缩小中日之间的“知”之落差——毛丹青教授访谈

原野城治 (采访者)[作者简介]

[2015.01.30]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中国有本介绍日本文化和艺术的杂志丛书《知日》。在该刊物的日语文摘版发行之际,担任主笔的神户国际大学毛丹青教授接受了nippon.com(日本网)的采访。毛教授指出,中日间在希望知悉洞晓对方这一点上存在很大的温差,他强调说,这种对“知”的不同态度,也就是“知”之落差,不仅对中日关系,而且对日本的经济发展也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毛丹青

毛丹青MAO Danqing中国北京市出生。北京大学毕业后,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1987年赴日,供职于某商社。2000年成为双语作家,2008年出任日本观光大使。主要著作有《日本虫眼纪行》等。

发行《知日》的日语文摘版

2015年1月20日,神户国际大学毛丹青教授在东京与《知日》杂志主编苏静、美术总监马仕睿等共同出席了日语文摘版《知日——为何中国人喜欢日本》(潮出版社)的出版纪念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前,毛教授接受了nippon.com(日本网)代表理事原野城治的采访,畅谈了在日本出版《知日》的意义。

毛教授说,《知日》在中国的发行量达到了每期5~10万册,以日本为专题的杂志之所以取得成功,就在于“尽管中国存在反日情绪,但是对日本的文化和生活抱有强烈兴趣的年轻人在不断增加”;进而他还指出,“政治不过是文化现象之一”,以日中政治关系不好为理由,中断整个文化交流的做法是不对的。

在中国,对日本文化感兴趣的青年大有人在

《知日》出版纪念新闻发布会。右起毛教授、《知日》主编苏静;左一,美术总监马仕睿

毛教授举了“中国到日本的游客大幅度增加,而访问中国的日本游客和留学生却在减少”的例子,对“中国人希望了解日本,而日本人关注的目光反而离开中国”这一状况表示担忧。日本在IT(信息技术)领域之所以被美国拉开了距离,就在于“Japan as number one”(日本世界第一)的自高自大思想作怪,失去了对美国的关心而导致的。相反,史蒂夫•乔布斯(苹果公司的创立者之一)等美国的IT企业家们憧憬日本文化,乔夫斯甚至到日本修炼“坐禅”,一直对日本怀有兴趣。他警示说,日美间这种“知”的落差,如今也存在于日中两国之间,他说,日本人即便是为了自身的经济发展,也应该更多地关注中国。

毛教授还进一步说,四年前在中国出版《知日》时,根本没有想到要出日语版;此次日语文摘版出版的一个最大理由,就是要让日本的人们知道“中国人怎样看日本”,为了日本,我也希望去消除这种“知之落差”。

日语文摘版《知日》中,还包括了中国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中国联想集团副总裁魏江雷等中国的七位有识之士的日本旅行记。以下是对毛丹青教授采访的主要内容。

分界线:东京成功申办奥运会的那一刻

原野 《知日》日语文摘版发行的目的是什么?

《知日》日语文摘版

毛 萌发此想法的契机是在东京成功申办奥运会的2013年秋天,日本因那场“Omotenashi(无微不至的款待)”的演讲而发生了变化。之前的书店,“厌华”、“厌韩”为主题的书籍随处可见,但此后,鼓吹“日本了不起”、“日语好听”、“日本比其他民族优秀”的书籍开始铺天盖地出现在各个角落。面对这种情形,我产生了“有必要把站在外部立场获取的日本真实形象,用既不谄媚也不贬损的态度,原原本本地告诉日本人”的想法。

还有一点,就是希望中日两国的年轻人无论如何要构建起“知”的体系。政治关系不顺利,似乎就要否定整个文化。然而实际上正相反。政治其实不过是文化现象的一部分,即使政治出现问题,全盘否定文化也是不对的。

原野 近来,日本的年轻人既不想去了解中国,也不打算去中国看看。相反,在中国虽然有“反日”情绪,但来日本的游客在增加,从中国来日本的留学生数量也在增加。日中之间呈现出截然相反的倾向。

毛 如果相互间在“知”的层次上发生偏差,那么10年、20年后将会出现严重的问题。最好的例子是日美关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人憧憬美国,而对美国来说,日本没有什么了不起,没想去“知”晓日本。但是,日本实现了经济高速增长,到1979年便出现了“Japan as number one”。日本竭尽全力地了解美国,结果赢了。某有识之士将此认为是“知”之落差所致。

但是,进入上世纪80年代,情况发生了逆转。读一下史蒂夫•乔布斯的《自传》就明白为什么日本没有诞生出iPhone、iPad了。它体现出一种东方精神,然而为什么日本却没能创造出这样的划时代产品呢?我认为这是怠慢了“知彼”所致的。尝试发行《知日》,就是要在这层意义上发出一个信息:相互间不很好地彼此了解,就无法比翼齐飞。

“酷日本”战略不尽人意

原野 最近,看各种出版物及电视节目就会发现,日本开始从“丧失自信”向“充满自信” 的国家迅速转变,从“自虐”转向“自满”。

毛 正是这样,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其实应该保持一颗平常心。NHK的民意调查显示,回答“日本极好”的占到6成。1983年也大致是同一状况,当时还处在泡沫经济崩溃的前夜,人们当然自信满怀;而现在,则是在“失落的20年”之后。此时本来应该不急不躁的,但现在的日本并非如此,让人感觉到日本人的精神状态似乎变得非常脆弱了。

在中国创刊《知日》的理念,是要把日本的文化转变成中国的智慧,吸收日本的优点,丰富自己的智慧。如今在日本出版《知日》的日语文摘版,就是要把这样的信息传递给日本的各位。

原野 “酷日本”(※1)深受人们欢迎。但动画片和漫画是否真正为世界所接受,这还是疑问吧。

神户国际大学教授毛丹青(左)和采访人原野城治

毛 确实如此。放眼世界,我认为,动画片和漫画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渗透,这是不争的事实。“酷日本”也许就是官僚们的工作,单纯把动画片作为商品出口到海外这种做法是不合适的。我想应该打造接受“酷日本”的平台。风物长宜放眼量,必须从更广阔的时空、多层次地考虑这个问题。

《知日》在重视年轻人视觉感受的同时,还缩小了字体。本刊并不以上年纪的人为读者对象,而是把最大的精力放在了年轻人身上。我由衷地期望日本也涌现出通晓深谙中国文化的青年俊才。

标题图片:接受采访中的毛丹青教授

(※1)^ “酷日本”(Cool Japan),是日本政府向海外推销日本文化软实力所采取的一系列对外文化宣传及出口政策。

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新闻工作者。1972年进入时事通信社,历任政治记者,驻巴黎特派员,秘书部长,编辑局次长。之后,任株式会社JAPANECHO社社长。2011年起任现职。2006年开始任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评议员。2008年获“意大利团结之星”骑士勋章。2009年任TBS电视台节目解说员。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