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名誉费时44年——“日本的辛德勒”杉原千亩

政治外交 社会

在日本外交中,像杉原千亩这样在海外被广为人知的外交官很少。他违反外务省命令,不断向犹太难民发放签证,在战后第46个年头才得以恢复名誉,期间新党大地代表铃木宗男做了大量工作。他为我们讲述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铃木宗男 SUZUKI Muneo

1983年12月,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共当选8次。曾任外务政务次官、防卫政务次官、国务大臣北海道与冲绳开发厅长官、内阁官房副长官、自民党总务局长、众议院议员运营委员长、外务委员长、新党大地代表。

根据杉原千亩“严酷的半辈子”拍成的电影2015年冬上映

时值战后70周年,描述前外交官杉原千亩(1900~1986年)严酷的前半生的电影《杉原千亩スギハラチウネ》将于2015年冬公开上映,杉原在立陶宛救助了6000名犹太难民。杉原由演员唐泽寿明扮演,执导此片的则是在日本出生长大的美国导演塞林·格拉克(Cellin Gluck)。

铃木宗男

杉原在海外以救助犹太难民的“日本的辛德勒”之名广为人知。1985年1月,以色列政府授予杉原 “外国国民正义之士”的称号,这一称号专门授予那些曾救助过犹太人的人。此外,还给他颁授了“外国国民正义奖”。自然,日本人中仅杉原一位而已。

但是,无视外务省训令擅自持续发放日本签证的杉原千亩,战后1947年被迫从外务省辞职。实际上直到44年之后的1991年,才恢复其作为外交官的名誉。

时任外务省政务次官铃木宗男邀请杉原千亩的遗孀幸子夫人会面,高度赞扬了杉原人道而勇敢的决断,并向杉原一家表示谢罪,为杉原恢复了名誉。那之后25年过去了,我们采访了对恢复杉原名誉做出贡献的新党大地代表铃木宗男,听他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无视外相松冈洋右的训令擅自发放签证

——铃木宗男先生对恢复杉原的名誉做出了贡献,事情经过是怎样的呢?

铃木宗男

  1991年,我是外务省政务次官。那一年发生了海湾战争爆发、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遭绑架等重大事件。结果,1991年苏联解体了。当年10月,为了与再次独立的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在时隔51年之后重建外交关系,我代表日本政府,作为政府特使前往上述三国。

说起立陶宛我马上想到了杉原千亩先生。他不顾时任外相松冈洋右下达的不能让犹太人出境的命令,为犹太人出境提供了方便。现在全世界都盛赞这一行为。

——杉原是因为违反外务省训令而在战后被迫辞职的吗?

铃木

  杉原先生自己认为,是由于违反了外务省训令而被免职的。而且,听说他还断绝了和外务省的一切联系。于是,因为我要去立陶宛,就想着要为杉原先生恢复名誉。

外务省一直不愿恢复名誉

铃木  问题在外务省。我向时任外务省官房长佐藤嘉恭说起为杉原先生恢复名誉的事,他答道“没有恢复名誉的必要”。其说法是,当时日本战败了,外务省职员有三分之一都下岗了,杉原先生就是在这一过程中辞职的。他说,因为“杉原先生并不是因为责任问题而被免职的”,所以最好还是就这样不再提起为妙。

一般情况下那就闭嘴不多说了,但我说请等一下,“杉原因擅发签证一事而被外务事务次官说请你辞职吧,其本人是基于这一认识离开外务省的”。杉原本人虽已去世,但我从他的家属那里听说“他自认是被免职的”。现在,国际社会都在称赞杉原先生,“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善待前辈呢”?我继续坚持。即便如此,外务省还是认为外务省并没有处分过杉原。

——杉原先生是1947年6月离开外务省的吧?

铃木

  是的。他回国之后提交辞呈辞职了。但是,他很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外务事务次官跟他说的话。因此,我坚持认为就此有必要明确地为杉原先生恢复名誉。佐藤官房长比较能听从别人的意见,所以最后我的坚持有了效果。到了第三天,佐藤官房长说,“一切交由铃木政务次官处理”。

为幸子夫人的著作《六千人的生命签证》而感动

——起因是杉原幸子夫人所写的书籍《六千人的生命签证》吗?

铃木

  我读过幸子夫人(已故)的书之后,非常感动。因为是发生在1940年(昭和15年)的事情,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德苏战争开始之前。从历史进程来看,1939年8月份签订了《德苏互不侵犯条约》,9月德国即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由此拉开战幕。

杉原在第二年即1940年就任立陶宛考纳斯市的副领事。同年9月,波罗的海三国被苏联吞并。在此前的7月,立陶宛举行了大选。感受到有人身危险的犹太难民,立即蜂拥到日本领事馆要求发给签证。这一情形一直持续到8月底。当领事馆关闭之后,杉原还在入住的酒店为他们签发签证。

杉原千亩手写的签证

所以,我向佐藤官房长详细说明了杉原先生是如何开展人道主义工作的。这是我作为政治家做的事情,能为其恢复名誉我认为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恢复名誉的具体时间是在1991年10月3日。

铃木

  我邀请幸子夫人和杉原先生的长子夫妇到饭仓公馆会面,对迄今为止的不敬行为表示道歉。当时,评论家竹村健一先生在富士电视台的早间节目里表扬了我,“这件事情是官僚政治家二世们做不到的。正因为铃木宗男先生的不懈努力,为杉原先生恢复了名誉”。

被杉原救助过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终身荣誉主席

——在那之后,杉原千亩便在国内外广为人知了。

铃木

  1999年4月,小渊惠三首相访美时去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交易所终身荣誉主席梅拉梅德(Leo Melamed)先生,是世界犹太人成功人士中的佼佼者。他本来应该陪同在小渊首相身边的,但却一直陪着我这个官房副长官。当时不明白是何原因,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因杉原先生发放的签证才幸存下来的。梅拉梅德先生之后给我寄来他的著作,上面题写了感谢的话。

——杉原千亩从外务省离职后,从1960年起作为贸易公司的职员在俄罗斯一直待了15年。但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再提起过发放签证的事。铃木先生为其澄清事实恢复了名誉,这在国际上、外交上都有重要意义。

铃木

  杉原先生最了不起的是,作为一名外交官,他首先是“一个人”。聚集到考纳斯领事馆前的犹太人,有很多无辜的妇女儿童。他向日本外务省发电报称“应该给他们发签证”,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应。由于日德意三国同盟,再加上当时德国的进攻正势如破竹,此时给犹太人发签证是不妥的,这是时任外相松冈洋右的考虑。即便如此,杉原还是第二次、第三次向国内发电报要求批准,但三次都被拒绝了。

“外交实力”就是“人的力量”

铃木

  于是,杉原作出决断——“做作为一个人理应做的事情”。他的想法是,“如果我不给他们签发签证,这些人必定会遭遇不幸甚至丧失生命。他们都是一些和战争毫无关系的妇女和儿童。我要做作为一个人理应做的事情”。

因此他开始签发签证,但竭尽全力一天也只能签发200份。可这些签证最终拯救了6000条生命。我认为“外交实力”就是“人的力量”。在这个意义上,杉原先生因为做了“理应做的事情”而心安理得。

不过,他并没有向社会宣扬这件事情就去世了。如今在世界上鼎鼎大名的杉原千亩,是代表日本的了不起的外交官。希望外务省也牢记这一点,从国家利益的观点出发开展外交。

比真正的辛德勒更高贵、更有价值的行为

——“日本的辛德勒”很伟大啊。

铃木

  杉原千亩经常被称作“日本的辛德勒”。但辛德勒是把犹太人用在自己的生意上。我觉得这里面有辛德勒的精明算计。在纯粹出于真心救助难民的意义上,杉原先生的行为更高尚。

而且,外相已经再三明确禁止向犹太人发放签证,他还是决定做了作为一个人理应做的事情。我觉得这和辛德勒是有区别的,杉原先生的行为更高贵、更有价值。

立陶宛为表示感谢将街道命名为“杉原街”

——您作为政府代表前往立陶宛的时候,还去了杉原先生曾经待过的考纳斯市日本领事馆遗址?

铃木

  我是去了。在和时任立陶宛最高会议议长兰茨贝吉斯谈判恢复邦交之时,我说,“要是贵方能为杉原先生做些什么纪念就感激不尽了”。于是,兰茨贝吉斯议长当即表示,“就把考纳斯市以前日本领事馆所在的那条大街命名为‘杉原街’吧”。现在那里还叫“杉原街”。

位于立陶宛首都(当时)考纳斯的原日本领事馆,杉原1939年就任副领事

杉原千亩肖像的立陶宛邮票

进而,兰茨贝吉斯议长说“我带您去看以前的日本领事馆”,安排了警车和礼宾摩托车随行。过去的领事馆现已成为公寓。由于我们去的时候车队拉着警笛,又挂着白色旗帜和太阳旗,公寓里的居民以为“日本前来接收了”,谁也不愿意出来。当我们说明来意并非如此之后,居民陆续出来。于是我们说这里有这么一段故事,大家都很佩服,气氛非常好。实际上,和兰茨贝吉斯议长会谈时的翻译就是佐藤优(作家)。真是缘分呐。

——佐藤优先生和曾是情报官员的杉原先生很像呢。

铃木

  因为杉原先生和佐藤先生都是情报人员。所以,佐藤先生也很推崇杉原先生。

要求在外交史料馆里制作“表彰”

——虽然恢复了名誉,但之后的事情好像也不是那么简单呢。

铃木

  恢复名誉之后,宫泽内阁时期渡边美智雄担任外相。但可惜的是,渡边先生也受官僚牵制,只能说“做了事务性处理而已”。继任的是河野洋平外相,当时我觉得“必须有形式上的东西留下来才行”,于是我让外交史料馆(东京赤坂)制作了“表彰铭牌”。那时是杉原诞辰100周年。外务省不知为什么对非储备干部职员总是很冷淡。外务省应当以有这样的前辈而自豪,向世界介绍宣传。

在杉原诞辰100周年的2000年,在日本与立陶宛恢复邦交纪念日的10月10日,“杉原千亩表彰铭牌揭牌仪式”在外交史料馆举行。这里成为1947年6月杉原离职50多年之后,外务省为其“恢复名誉”的场所。(左)外交史料馆大厅的展示牌

已故的堤清二(实业家、作家),曾以杉原的事迹为题材写了一部歌剧。堤先生来找我说,“是铃木先生为他恢复了名誉啊。我对您看走眼了”。在横滨公演的时候,我应邀前去观赏。我很期待今年冬天东宝公司创作的电影。

杉原纪念馆的名誉馆长,不知何时被免掉了

——名誉恢复之后,杉原的家乡岐阜县加茂郡八百津町建立了杉原千亩纪念馆。铃木先生马上成为了首任名誉馆长。

铃木

  是啊是啊。因为町长跟我说请您担任名誉馆长,我说可以啊就接受了而已。但当2002年“打压铃木”开始后,他们也没和我联系,我就被免掉了名誉馆长。在电视上看到写有“名誉馆长 铃木宗男”的匾额被扔进仓库的画面。但毫无疑问,是我为杉原先生恢复了名誉。作为政治家我觉得我做了正确的事情。

标题图片:(左)扮演杉原千亩的唐泽寿明  (c)2015《杉原千亩》制作委员会;(右)杉原千亩  (c)NPO杉原千亩生命签证

(2015年4月7日于东京)

采访人: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 原野城治

外交 第二次世界大战 杉原千亩 犹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