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日本历史学家,铭记着广岛原子弹轰炸中遇难的美军俘虏

政治外交 社会 文化

1945年8月6日的广岛原子弹轰炸死难者中,包含有12名美军俘虏。业余历史学家森重昭为寻找这些美军俘虏遇难者家属,花费了40多年时间。美国电影导演巴里・弗雷谢特在《放河灯(Paper Lanterns)》中记录了他的有关工作活动历程。

森重昭 MORI Shigeaki

1937年出生。业余历史学家,广岛原子弹轰炸的幸存者。2008年出版了《死于原子弹轰炸的美军士兵》(光人社)。现在和妻子佳代子居住在广岛,他们有两个孩子。

巴里·弗雷谢特 Barry FRECHETTE

1970年出生,1992年毕业于美国石山学院(Stonehill College)。在波士顿从事广告宣传片的制作工作长达25年。目前在广告公司Connelly Partners担任创意服务总监。《放河灯(Paper Lanterns)》是他的第一部电影作品。与妻子卡罗琳和两个孩子居住在波士顿郊外的比尔里卡。#h3# 总统的拥抱画面传遍世界

花费40年的时间,森重昭弥合了在原子弹轰炸中与广岛14万人一起遇难的12名美军俘虏欠缺不全的记录。尽管在漫长的岁月里,他既遇到政府机关的敷衍,又不乏来自各方的闲言碎语。

森先生今年79岁,他本人就是一个原子弹轰炸的幸存者。然而,他长年呕心沥血,坚持不懈的努力以及取得的重大成就,几乎不为人知,直到因一个偶尔的机会而引起美国电影导演巴里・弗雷谢特的关注。这位导演的叔公是遇难美军俘虏Normand R. Brissette的好友。

巴里・弗雷谢特导演说:“当我了解到长期以来森先生致力于彻查真相的工作过程,不禁深深地为之感动。”但是,他从不曾想到,这部电影会彻底改变有关人士的人生。

“森先生耗费40年的岁月,解开了原子弹轰炸中遇难美军俘虏的谜团。对于珍视史实的他来说,发现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是非常重要的”,导演如此说道。“他想对这12名空军飞行员表达敬意,让他们留在每个人的心中,并向他们的家属传达当时在广岛发生的事情。森先生很好地实现了他的目标。”

在广岛的家中接受采访的森重昭先生(图片提供:草野清一郎)

美军轰炸机战遭击落,俘虏们的命运

两人的相遇的命运,从1945年7月末就已经开始。当时美国空军B24轰炸机Lonesome Lady和Taloa以及2架海军战斗机,在轰炸日本巡洋舰中遭击落。那还是弗雷谢特导演出生之前的事情。

被击落的飞机机组人员并非都能幸存,靠跳伞生还的13人,被运送到位于附近最大城市广岛的中国(指日本本州岛的西部地区,下同——译注)宪兵队司令部。之后,托马斯・卡特赖特(Thomas Cartwright)中尉被转送到东京接受审问。不想命运的捉弄,拯救了卡特赖特中尉的性命。

Thomas Cartwright中尉和Lonesome Lady轰炸机的飞行员(图片提供:草野清一郎)

1945年8月6日早上8时15分,原子弹在广岛上空爆炸,关押美军俘虏的宪兵队司令部,距离轰炸中心仅有400米远。

据说美军俘虏中9人当场死亡,只有来自西雅图的休・阿特金森(Hugh H. Atkinson)中士在核爆中奇迹般地保住性命,但却在第二天死于辐射性损伤。另外两名俘虏,陆军中士Ralph J. Neal和海军航空三等兵Normand R. Brissette,因受审而被带到广岛市内的宇品,这里虽然稍微远离于原子弹在600米上空的爆炸地点,但他们2人也没能幸免于难。虽然接受了日本医生的治疗,但依然在13天后死于辐射性损伤,并被宇品的宪兵埋葬。

第二次原子弹轰炸是在3天后即8月9日的长崎,日本终于于8月15日投降。

原子弹爆炸圆顶屋,一个女孩在写生(图片提供:草野清一郎)

世界上第一次原子弹轰炸后的混乱

在二战结束前后的混乱时期,美军无从知晓关押在广岛的俘虏的情况,只能以“失踪”来通知他们的家属。即便在亲属们对他们的生还不再抱有希望之后,长期以来官方对有关问询都采取千篇一律的笼统回答。终于,到了1983年,美国政府不情愿地证实,美军俘虏在广岛原子弹爆炸中牺牲。

1945年,当时只有8岁的森重昭,在吞噬了他的故乡的巨大惨祸中死里逃生。

他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原子弹轰炸时,我正在距核爆中心西北2.5公里的学校附近的山丘上”,“爆炸冲击波把我掀进小河,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蘑菇云里。周围一片漆黑,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核爆令人难以置信的威力,将房屋、树木以及周围的一切卷入空中,我还以为是地球爆炸了”,森先生说。

“我竟然安然无恙,简直是奇迹。”

在战后重建的同时,森重昭也重新开始了自己的人生规划。在学校,他最擅长历史,成绩也出类拔萃,梦想着成为一名历史学教授。然而他却没能如愿,大学毕业后,他先进了一家著名的证券公司,之后又在乐器制造商雅马哈一直工作到退休。据说,他都是利用周末时间从事有关调查工作的。

发现业余历史学家的使命

即便如此,也没有磨灭森先生对历史的浓厚兴趣和倾注于研究的热情。

38岁时,他听说了二战结束前夕美军战斗机坠毁在伊陆村(现山口县柳井市)的事情。

“于是,我亲自去了飞机坠落地。据当地农夫说,大家都知道飞机坠落的事情,他们还带我去了坠毁现场。”

森先生在现场看到的是轰炸机Lonesome Lady的残骸。此后的数年里,通过研究,他查清了机组人员的详情并确定他们当年被带到了广岛的宪兵队司令部;而且还确认,稍后被击落的美军轰炸机的三名机组人员被俘后也被关押在了一起。

手拿B24轰炸机Taloa号残片的森重昭

但森先生认为,只调查名字还很不够,他希望尽可能找到这些美军俘虏的家属,并将自己查明的情况告诉他们。因为无法指望政府机关的协助,所以他先从死去的美军人员的姓氏着手,找出同姓的美国人。通过当时的国际电信电话公司接线员的翻译,他从华盛顿州开始了查找姓氏一致者的工作。

“但是,调查没那么简单。我心脏不好,不能前往当地;而且美国又有50个州,数千万的人……。”

“于是我下决心,无论如何在自己死前全部找到那些死者的家属,把遇难的美军俘虏的照片和名字,作为原子弹轰炸死难者正式列入广岛和平纪念资料馆。”

联系到美军俘虏家属

当时,森先生的国际电话费经常高达7万日元,调查迟迟不得进展。就在这时,他发现了詹姆斯・瑞恩(James M. Ryan)的哥哥弗朗西斯・瑞恩。

“美军核爆遇难者的名字首次列入和平纪念资料馆的名单,我不禁感概地流下眼泪”,森先生回忆说。“没有人让我这样做,也没有人帮忙,谁都不相信我能成功,但我还是决心千方百计要做到。”

从弗朗西斯・瑞恩那里得到了包括出征前机组人员合影在内的新的资料和信息,依此找到了Lonesome Lady轰炸机的前机长卡特赖特中尉,之后他们的友情保持了20多年,直到去年卡特赖特逝世,两人之间的信件往来多达百余封。

森先生说:“广岛有数十个原子弹轰炸死难者的纪念碑,但没有一个是为遇难的美军俘虏所建的。”“我奇迹般地幸存下来,因此,我发誓要想方设法找到死难者的家属,转告他们亲人们最后遇难的情况。”

1999年,在中国宪兵队司令部的遗址上,森先生为这12名死于原子弹轰炸的美军俘虏修建了一面铜制纪念牌。2012年原子弹轰炸纪念日,他与当年下令投下原子弹的美国总统哈里·S·杜鲁门的孙子克利夫顿・杜鲁门・丹尼尔,一起来到纪念牌前敬献了鲜花,并表达了哀悼之意。

1945年在原子弹轰炸中遇难的美军俘虏铜制纪念牌(图片提供:草野清一郎)

渐渐地,森先生的努力开始得到回报。通过马里兰州美国州立国会图书馆等的大量有价值的文件资料,森先生终于找到了所有12名美军俘虏的家属。

森先生查明最后一位广岛核爆遇难美军俘虏的家属后,看似他的目标已经实现,但他并没有就此罢休。现在,森先生又开始了新的调查活动,以期找到第二次原子弹轰炸时在长崎遇难的英国和荷兰俘虏的家属。

森重昭的贡献感动了电影导演

在原子弹轰炸中遇难的美军俘虏Normand R. Brissette的家属,对森先生提供的各种信息由衷地表示感谢。Normand学生时代的好友Eddie Chandonnet告诉侄孙巴里・弗雷谢特导演说,他们一家人为终于获知60年前发生的事情而感到高兴。

弗雷谢特导演承认,死难者亲属汇编的Normand的故事“立刻吸引了他”。“它虽然讲的是关于在广岛遭遇原子弹轰炸的美国军人的事情,但我们却对此几乎毫无所知,令我深感不可思议。为此,我有一种要把这个故事告诉大家的冲动。”

弗雷谢特导演第一次和森先生联系是在2013年春天,第二年的2月,他为了亲眼确认书中内容的真实性,只身来到日本。

“当我走进森先生家客厅时,看到钢琴上、茶几上到处摆满了有关每一个机组人员的资料,森先生对他们的情况了如指掌。是否结婚、有无孩子、家乡在哪儿、所乘飞机的名字等等。之后,直觉告诉我,必须有人去讲述森先生的故事”,弗雷谢特导演说。

左起,森佳代子夫人、巴里・弗雷谢特导演、森重昭先生

“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在日本见到比马萨诸塞州洛厄尔(Normand R. Brissette的家乡)的居民更了解Normand的人。”

此后的两年里,弗雷谢特导演在记录片制作中倾注了全力,他带着Normand R. Brissette的侄女Susan Brissette Archinski、继承了死去的伯父名字的侄子Ralph Neal来访日本。

死难者家属与森先生的会面,当然是感激涕零,它将弗雷谢特导演60分钟记录片《放河灯(Paper Lanterns)》的全篇内容推向最高潮。这部纪录片,将每一个美军士兵和各自的家属,以及把他们12人联成一体的日本历史学家的故事,展现在观众面前。

“坦率地说,制作这部记录片的三年时间充满了困难。不过,我觉得这一切都很值得”,导演表示。“如今,死者家属及有关人员犹如近在身边的一家人一样,世界似乎也令人感觉因此而小了很多。而对我来说特别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人知道森先生的功绩,他是一个很难得的好人。”

森先生在纪录片的最后这样说道:“这,就是战争。所以不能发起战争。我通过这些工作学到的,是绝对不能再有战争。让我们来共同祈愿世界永久和平。”

电影《放河灯(Paper Lanterns)》预告片

广岛原子弹轰炸中遇难的美军俘虏

姓名(使用英文) 家乡 飞机
Hugh H. Atkinson 华盛顿州,西雅图 Lonesome Lady
Charles O. Baumgartner 俄亥俄州,锡布灵 Taloa
Normand R. Brissette 马萨诸塞州,洛厄尔 Curtiss SB2C Helldiver
Joseph E. Dubinsky 宾夕法尼亚州,华盛顿 Taloa
Buford J. Ellison 得克萨斯州,阿比林 Lonesome Lady
John J. Hantschel 威斯康星州,阿普尔顿 Grumman F6F Hellcat
John A. Long Jr. 宾夕法尼亚州,新堡 Lonesome Lady
Durden W. Looper 阿肯色州,亨廷顿 Lonesome Lady
Julius Molnar 密歇根州,卡拉马祖 Taloa
Ralph J. Neal 肯塔基州,科尔宾 Lonesome Lady
Raymond L. Porter 宾夕法尼亚州,巴特勒 Curtiss SB2C Helldiver
James M. Ryan 纽约州,宾汉姆顿 Lonesome Lady
(原文英文。根据5月13日与巴里・弗雷谢特导演举行的视频会议及5月14日在广岛对森重昭先生的采访编写。标题图片:在客厅里手拿美军飞行员照片的森重昭先生[图片提供:草野清一郎])

历史 电影 第二次世界大战 广岛 俘虏 原子弹轰炸 森重昭 Paper Lanter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