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田龙之介:在熊本地震中设立宠物避难所的兽医

社会

兽医德田龙之介积极开展各种提高人和动物“生活质量”的活动,比如设立携宠物入住的避难所、采取措施减少野猫处死的数量、推动消灭巴厘岛狂犬病的活动等等。是怎样的信念支撑着他开展这些活动的呢?

德田龙之介 TOKUDA Ryūnosuke

1961年生于鹿儿岛县。1989年麻布大学研究生院兽医学硕士课程毕业。在千叶县我孙子市、神奈川县相模原市从事兽医工作后,1994年在熊本市开设“龙之介动物医院”。以“年中无休、24小时急诊”的经营体制为动物提供诊疗。2004年创办九州动物学校,为动物医院、宠物店、宠物美容店和动物园等“动物行业”培养人才。

2016年4月熊本大地震后,兽医德田龙之介开放自己在熊本市内经营的动物医院,用作灾民携宠物入住的避难所。他坚信“救助宠物,也是对宠物主人的救助”,在地震发生后立即通过SNS(社交网络服务)发布信息,表示接纳灾民和宠物前来避难,总共保护了1500人和1000只宠物。

借鉴东日本大地震的教训

——您是如何想到要开设携宠物入住避难所的?

德田

 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半年后,我考察了受灾地区,发现那里没有为灾民设立可以和宠物一起入住的避难所。对于主人来讲,宠物是家庭成员之一,可是在避难所,这种心情却得不到理解,面对这样的现实,我感觉有必要设立携宠物入住的避难所。我经营的动物医院本来就是全年365天、24小时为动物提供诊疗的,所以有了一个打算,即在动物医院改建之际,设立灾害发生时可以携带宠物一起避难的地方。借鉴东日本大地震的教训,2013年我将自己的医院建筑改建为抗震结构,并配备了自家发电设备和贮水罐。我还考虑在灾害发生时,将同时设立的动物专门学校作为避难所向灾民开放。

——动物医院改建3年后发生了熊本地震。听说地震发生后,您马上通过SNS发布信息,表示将设施作为携带宠物入住的避难所对外开放。

德田

 我是在地震发生两小时后发布这个信息的。携带宠物的家庭聚集而来,曾经在避难所感觉带着宠物很不好意思的人们也陆续前来。在专门学校的学生和工作人员的配合下,避难所开放了1个月时间,总共救助了1500名受灾者和1000只宠物。之前对设施进行了改建,实在是太好了。因为有了那栋建筑,主人和宠物才得以共同度过避难生活。熊本地震的经历证明了携带宠物一起入住的避难所是必不可少的,我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事实。

2016年,在熊本地震的受灾地区益城町。房屋倒塌,生命线系统恢复后依旧有很多人无家可归

——基于这次的经验,您发起了签名活动,呼吁将避难所25%的空间用作可携带宠物共同避难的场所,是吧?

德田

 至今已征集到3.4万人的签名。在设立避难所给宠物看病,或者前往灾区出诊的过程中,我看到很多饲主因为宠物得到救助,自己也松了一口气,恢复了精神。我切身体会到,要想救助受灾者,也必须要同时救助他们的宠物。当然人的性命是最重要的,不过救人是需要宠物的。如果饲主能和动物一道避难,主人和宠物都能保持情绪稳定,身心得到治愈。养猫的老年人意识到“如果我不在了,这只猫就活不下去”时,就会产生活下去的动力。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自己守护,那些生命就无法存活的话,那么人就会感觉到自身的生存价值,从而振作精神。饲养宠物的人占日本总人口的两成左右,所以将避难所25%的空间提供给携带宠物避难的灾民,那是非常合理的。有人讨厌动物,有人对动物过敏,所以要设立完全独立的宠物避难所。与欧美相比,日本对宠物的认识还很落后,所以只能采取这种办法。

将宠物当“物”看待的日本

——在对待宠物的态度上,日本落后在哪些方面呢?

德田

 最近,日本人也开始理解到宠物是家庭成员之一;可是在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人们认为宠物是超越家庭的,是社会成员之一。不过在日本,宠物在法律上还是“物”。遭到汽车碾轧或碰撞时,它们是作为物损交通事故或损坏器物来处理的。宠物没有被当作宝贵的生命来对待。乘坐飞机旅行时,日本也是将宠物放在货舱里;而在欧美,宠物可以在客舱内活动。不过,从一则新闻报道中,我切实感受到日本也在逐步发生着变化。2015年关东和东北暴雨引发鬼怒川泛滥,直升机对撤离慢了一步、被困在民房屋顶上的一家人进行救助,救助队员最后连动物一道救出。动物在法律上被视为“物”,属于个人财产,因此规定动物是不可救助的。但救助队员却让动物也一起搭上了直升机。我感觉这是很大的进步。

到熊本县益城町的临时住宅出诊,为“患者”看病(上图)。震后心理关怀活动之一:访问益城町的保育园(下图)

在日本行动起来,消灭巴厘岛的狂犬病

——您正在协助开展消灭印尼巴厘岛狂犬病的活动,契机是什么呢?

德田

 2017年,熊本县和印尼的巴厘省签署了促进国际交流的“MOU(谅解备忘录)”,以此为契机,巴厘省省长访问了龙之介动物医院,请我们协助消灭在巴厘岛蔓延的狂犬病。在巴厘岛,由于人们对注射狂犬病疫苗的必要性认识不足,因而疫苗接种的工作难以推进。和巴厘岛一样被海洋环抱的岛国日本,已经消灭了狂犬病疫情。如果给狗进行预防接种并做绝育,狂犬病就不会再进一步扩大。因为被海洋环绕,所以还可以防止病毒从外部入侵。日本就是这样成为无狂犬病疫情国家的。巴厘岛也是一样,首先要向居民宣传预防接种和绝育的必要性。我深刻体会到,消灭狂犬病最重要的一步,是先要让人们关注这件事。

——制作消灭狂犬病的手环,就是为了引人关注的一种方式吗?

德田

 我们制作了手环,用于消灭巴厘岛狂犬病的宣传和资金筹集。蓝色的手环上印着白色的“Eradication of Rabies(消灭狂犬病)”文字,以每个300日元的价格出售,已经卖了3000个。为了消灭狂犬病,必须发起一项什么行动,出于这种考虑,我们制作了手环。通过这种方式让那些想为动物做点儿什么的人了解实际情况,他们买了手环戴在身上,也会起到普及推广作用。我相信,在日本行动起来,一定可以激励和带动巴厘岛的居民。作为日本的一名兽医,我希望通过活动向世界发送信息,积极采取行动消灭狂犬病。日本能做到的,在巴厘岛一定也能做到。

为消灭巴厘岛狂犬病活动而制作的手环

关爱野猫的行动改变社区生活

——除了消灭狂犬病的活动外,听说您还积极开展“TNR”活动,请你介绍一下好吗?

德田

 TNR是由“Trap(诱捕)”“Neuter(绝育)”和“Return(放归)”三个词的首字母组合而成的,指的是为了控制流浪猫的数量,为捕获的猫实施绝育手术后再放归原处的活动,这是全世界共同的做法。野猫增加会给附近的居民带来麻烦,它们的粪尿散发出恶臭,觅食时会把厨余垃圾翻得到处都是,趴在汽车或摩托车上,会把车辆弄脏或留下抓痕。为了控制野猫数量而展开的就是这个TNR活动,具体的做法就是将捕获的流浪猫带到医院来,我给它们做手术,观察几天后在放归原处。不喜欢猫的人或者对猫不感兴趣的人,他们对和野猫“打交道”很感困惑,是勉勉强强地开始这项活动的,可是不少人一经参与,就感觉到了活动的意义,开始对动物产生了感情,这一点非常有趣。很多人赞同并配合进行TNR活动,因此产生了交流,令社区焕发出活力。我深切感到,人和社区都托动物的福而发生了变化。

给野猫实施绝育手术,以减少处死数量

——今后您还有怎样的打算?

德田

 我希望能不断提高宠物生命的价值。我的动物医院附设有“学校法人昭德学园九州动物学院”。我们这所学校教育学生将动物和人同等对待,动物也是社会的一员。为了那些渴望生存的动物们,为了和动物共存的人们,为了动物和人类共同生活的社会,我们要努力提高人类与动物的“QOL(Quality Of Life:生活质量)”。为实现这个目标,社区动物医院需要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的作用,办成一个动物全部信息的传播基地。我喜欢挑战极限,只要有必要,就会不惜全力。

“龙之介动物医院”的正门,“狗医生”是医院的标志

和龙之介动物医院的工作人员在一起

采访、撰文:片冈优佳

标题图片:兽医德田龙之介和用于供血的土佐犬“saigou”。有病犬需要输血时,就由这只犬供血

图片提供:龙之介动物医院

震灾 熊本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