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林宣彦:电影、战争与和平
[2018.03.28]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尽管被医生宣告患晚期癌症只能再活3个月,大林宣彦导演依然完成了最新电影作品《花筐》。他把描写战争年代里年轻人青春的文学作品改编成电影,从构思到最终完成,经过了40多年岁月。为什么这部电影在今天拍成?让我们听听导演是怎么说的。

大林宣彦

大林宣彦OBAYASHI Nobuhiko电影作家。1938年出生于广岛县尾道市。从小开始拍摄电影,拍了许多8毫米、16毫米电影作品。20世纪60年代制作独立电影,成为日本实验电影运动的领军人物。同一时期至70年代末,作为广告导演也表现亮眼。1977年导演拍摄了其首部商业电影《鬼怪屋》,之后连续推出《转校生》《穿越时空的少女》等热门大作。截至2017年,大林导演的长篇电影作品已达43部。2017年12月公映的最新电影作品《花筐》广受好评,被日本《电影旬报》评为2017年“日本十大电影”第二名,获第72届每日电影大赛“日本电影大奖”。2004年获日本政府颁授紫绶褒章,2009年获授旭日小绶章。

被战后“背叛”的军国少年

“我觉得在全世界的电影作家当中,自己的情况也是世所罕见的。因为孩童时期的我,在还没看过电影之前已经在拍电影了”。大林宣彦导演和电影的结缘,可以追溯到他3岁的时候。他父亲是一名医生,出于个人兴趣买了一台8毫米胶片摄影机。于是大林从小就把这台摄像机当作了自己的玩具。当时,日本正朝着太平洋战争狂奔。7岁的时候,迎来了战败。这也是大林导演在谈论自身的时候总会提到的“原点”。

“7岁的我虽然还是个小孩儿,但这个年纪也已经能够冷静地观察大人的世界,完全理解战争的可怕和徒然。在小学的两年里,我受到的教育,是做一个为国英勇战死的人,也就是说,曾是个‘军国少年’。但我既不是战前也不是战时的一代人,但也谈不上是战后一代。因为我认为,那些战败后态度突变,轻易地谈论和平的日本大人们,是最靠不住的。即便是自己所尊敬的小津先生、黑泽先生、木下先生(※1),我对他们使用的35毫米胶片摄影机,也有那是加害者的电影器材这样的意识。所以我想,既然这样,那我就用8毫米摄影机这个受害者(才用得起)的工具来拍电影,以此安身立命吧。”

在《花筐》拍摄现场(©大林千茱萸/PSC)

远离“制度”的电影

大林宣彦1956年考入东京某大学的电影专业。1960年从大学中途退学之后,他仍然继续拍摄8毫米胶片电影,并在画廊等场所放映,被称为日本独立电影的先驱之一。1963年,他用16毫米胶片拍摄的影片《大肚汉》,获比利时国际实验电影节评委特别奖。他执导的第一部剧场电影,是1977年的恐怖喜剧片《鬼怪屋》。那之后至2017年的40年时间里,他一共拍摄了43部长篇电影。

大林宣彦凭《鬼怪屋》出道主流电影界之前,是实验电影运动的领军人物,同时,在随经济高速增长而迅猛发展起来的电视广告界也有亮眼表现。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中期的10年间,他参与制作的广告片据说超过2000多部。邀请查尔斯·布朗森、索菲亚·罗兰、凯瑟琳·德纳芙等大牌影星参演的广告作品引起社会热议。

“说我是广告导演倒也是事实,不过我自己从没这么自称过。在我看来,广告片也是电影,只不过它们是短篇的而已。我从没想过为电影来划分类型,这是剧情片,那是纪录片之类的区分,是将电影打造成商业活动的‘制度’,我们是最痛恨这个‘制度’的。因为是‘制度’引发了战争。而和平,直接关系到与‘制度’保持多大距离的自由度。所以,我拍摄电影时总是拼命思考着如何远离这样的‘制度’。”

(※1)^ 小津安二郎(1903~1963年)、黑泽明(1910~1998年)、木下惠介(1912~1998年)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