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浴的功效,看看千叶大学宫崎良文教授怎么说
[2018.11.21]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FRANÇAIS |

森林浴的放松效果、健康效果在全球范围内获得关注。千叶大学宫崎良文教授长期对森林浴展开研究并出版了英文著作《Shinrin-yoku: The Japanese Way of Forest Bathing for Health and Relaxation(日本的森林浴:健康和身心放松)》,用科学依据来解释森林疗法给人体带来的好处。请看笔者的采访。

宮崎良文

宮崎良文MIYAZAKI Yoshifumi千叶大学环境健康园艺科学中心教授。专门从事森林浴研究,有森林医学、森林疗法相关的多部著作。1954年出生。东京农工大学硕士研究生课程毕业,东京医科齿科大学医学博士。1988年进入农林水产省森林综合研究所,90年开始在屋久岛开展森林浴相关科学实验。2007年起任现职。

人类本身就应该在大自然中生息

——森林浴是什么?

宫崎   森林浴是人类追求与森林和谐的“林人合一”活动。森林浴这个词是1982年日本林野厅长官秋山智英创造的。林野厅希望让更多的人走进森林,放松身心,进而提高森林的价值。

——您是如何以科学的方法开始对森林浴展开研究的?

宫崎   1990年由我带队在屋久岛做了第一次实验,对森林浴的效果进行分析。那时我35岁,也没有研究资金,幸好NHK伸来了橄榄枝,要求合作,作为节目的一环,为我们提供了实验经费。当时,有人研发出通过唾液检测“压力荷尔蒙”皮质醇的新方法,我们就用这个方法对紧张状态和放松状态进行了测定。而“森林疗法”这个词,则是我2003年创造的,意思是“具有科学依据的森林浴”。

在森林中边走边测脑内活动的研究者(图片提供:宫崎良文研究室)

——最近,森林浴受到人们的高度关注,您认为其原因是什么?

宫崎   现代人需要森林浴的理由有两个。第一是因为我们已经步入人工社会。人类有约700万年的悠久历史,而这期间,人类99.99%的时间都是在大自然中度过的。人类的基因已经适应了大自然,即使从工业革命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三个世纪,但这种基因依然没有改变。人类的身体是适应大自然环境的,所以生活在现代社会,就很容易产生压力。

第二个理由是我们正在步入电脑信息技术社会。有趣的是,在森林浴一词诞生两年后的1984年,美国出现了“科技压力(Technostress)”一词。我们已经进入了压力的第二阶段。

减轻压力,恢复免疫力

——森林浴改善健康状况的机制是怎样的?

宫崎   人类离开了大自然,就容易陷入压力状态,所以需要森林加持,因为它是大自然的典型代表。压力减轻,那么免疫力也会恢复,对疾病的抵御能力就随之提高。我认为最终还能降低医疗开支。

不过,大家对森林浴也存在很多误解。森林浴是无法治愈癌症之类的疾病的。当然也不可能治好流感,反而可能会因为森林里气温偏低而导致症状恶化。只不过,森林浴能够帮助我们强身健体,让我们少得病。

宫崎教授称,只是安静地坐着远眺森林,就有很好的效果(图片提供:宫崎良文研究室)

——哪些人做森林浴最有效?

宫崎   一般来说,是容易生病的那类人。举个简单的例子,高血压就可以通过自然疗法达到缓解效果。

现代社会,年轻一代接触大自然的机会越来越少,所以承受的压力也是过去无法比拟的。因为人体天生更亲近于自然环境,所以变成现在这种样子也不奇怪。而且,现今儿童抑郁症患病率也有增加趋势。

我们给高中生做了实验,让他们观赏玫瑰花和绿植。那些青春期的孩子们光是看植物,身心就能明显放松下来。

用你喜欢的方式去拥抱自然

——为什么森林浴在日本获得了发展呢?

宫崎   因为日本古来就有这种观念。日本人认为,每个人都是与自然同在的。我在英文版的新书里也写了,日本人在插花之前,会先向花鞠躬行礼。一般认为,欧美人都是将自己置于大自然之上的。即便如此,只要走进森林,拥抱自然,身心会感觉舒畅。这点无论是欧美人,还是日本人、韩国人,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如果所处的环境不太容易接触到自然,该怎么办?

宫崎   这个问题问得不错。能走进森林固然很好,但也有人一个月甚至一年也就只能去一次。而且也有很多不喜欢森林的人,日本还有花粉症或对虫子过敏的人。

这样的话,可以考虑去公园走走,或搞搞园艺。到公寓的阳台上去待一会儿也行,还可以用精油和鲜花来达到类似效果。但最重要的是要选你喜欢的东西。调查结果显示,只要是自然界的元素,不管多小,都能够达到放松身体的效果,而且你还能长时间置身其中,这也是它们的一大优点。

大约10年前,半岛电视台(总部位于卡塔尔、以阿语为主的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过我。这位记者说他们国家没有森林,问我沙漠是否也有相同效果。我回答说,目前还没人做过这类研究,所以我也不确定,不过就个人直觉来说,应该是有同样的放松效果的。

开发有效的森林浴方案

——您为什么选择研究这一领域?

宫崎   小学的时候,我经常帮爱摆弄花草树木的父亲搞园艺。我发现自己在种种树、看看郁金香、弄弄泥土的过程中,心情都会变得很好,非常放松。我一直忘不了这种感受,所以选择了学习农业。我想弄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34岁进了森林综合研究所。当时我突然意识到可以结合医学和农学的科研成果,来研究森林浴的生理功效。两年后的1990年,我就去屋久岛做了全球第一个森林浴生理学实验。

宫崎研究室的研究员池井晴美(后),正在测定被试者吸入森林芬芳后前额叶皮质的活跃状况

——到现在为止,您做过哪些实验?

宫崎   我的实验分为以嗅觉刺激为主的室内实验和室外实验。最开始找的都是愿意参加实验的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女。最近则是在收集特定高风险人群被试者的生理数据。例如高血压、抑郁症、脊髓损伤的轮椅使用者、高龄复健患者等。

——今后计划做哪方面的研究?

宫崎   日本开发了好多种森林浴方案。从慢步走、静坐这类基础的东西,到深呼吸、越野行走、抱树、瑜伽、冥想、拉伸、野餐等,涉猎面很广。遥望夜空、观测云层、戏水玩耍、远望瀑布、在森林开演唱会等,我们在探讨开展各种活动的可行性。

初期的实验,是调查15分钟左右的短时间森林浴对人产生的影响;最近则在调查耗时大半日的森林疗法的效果。

只不过,至今为止我们收集到的都是一次性的实验数据。我们必须进行反复多次实验,再根据结果来设计森林浴方案。未来还要开发面向高血压、抑郁症患者的持续性森林浴疗法,因为森林浴被认为是对他们最有效的。

(原文英語)

采访、撰文、拍摄:Tony McNicol

标题图片:宫崎良文教授在接受采访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