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生活在福岛——走访东日本大地震一年后的重灾区
灾区媒体的战斗 “让灾区讯息传到东京,传向世界”【Part 2】
福岛县内媒体座谈会
[2012.05.3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东日本大地震发生距今已过去了一年时间。核电站事故导致当地居民不得不撤离避难,在生活上承受了巨大的负担,此外,“流言灾难”也令福岛县身负重荷。在看不见的核辐射威胁下,坚守在灾区报道最前线的6名当地新闻工作者齐聚一堂,展开了坦诚对话。

福岛民报社 编辑局报道部部长 早川正也:
1984年入社。曾担任社会部、机动部队、县政方面的首席记者及报道主任,历任磐城分社报道部部长、编辑局社会部会长等职,从2011年起担任现职。

福岛民友新闻社 编辑局统括部部长 濑户荣治:
1983年入社。曾先后供职于县北分社、浪江支局(支局长)、总社报道部、若松分社报道部(部长),从2009年起担任现职。

福岛电视台FTV 报道部部长 后藤义典:
1988年入台。历任社会部记者、郡山分社报道部记者、县政记者、报道主任等职,从2009年起担任现职。

福岛中央电视台FCT 福岛报道部县政主管 村上雅信:
2000年入台。曾先后供职于总社报道部、事业部、东京分社事业部,从2008年起调入福岛分社福岛报道部工作。

福岛放松KFB 报道制作部部长 早川源一:
1984年入台。历任县政记者、社会部首席记者、报道主任等职,从2008年起担任现职。

福岛U电视台TUF 报道记者兼主任 高野浩司:
2005年入台。曾先后供职于报道制作局报道部、郡山分社报道部,从2008年起又调入报道制作局报道部工作。

主持人 一般财团法人nippon.com理事长 原野城治

如何对抗福岛遭受的区别对待,这是第二年的课题

原野 社会上,人们一般都会用3.11来指代这次地震,而我听说,福岛民众更在意3.14这个日子。

FTV 后藤 相对于3.11的地震,3.12、3.14的氢气爆炸和被认为辐射尘扩散量最大的3.15,给县民们带来的冲击更为强烈。我们公司所属单位大多在福岛市或郡山市设有总部,而福岛市在整个县内都算得上是辐射较严重的地区。我们同时也是本地的居民,虽说还谈不上受害者意识,但都具有强烈的当事人意识。如果我们在报道中介绍大多数福岛县民过着正常的生活,县外民众就会解读为“你们是想说福岛是安全的吗?”我认为,如何与这种氛围作斗争,正是第二年的课题。

民报 早川 地震发生后不久,我曾与总社位于广岛的中国新闻社的同仁进行过交流,他表示,福岛的报社与他们有着相同之处。他说,战后,中国新闻社背负着“原子弹”这个沉重的主题,而现在福岛也背负着“核电站事故”,这是再过50年甚至100年也无法逃避的主题。确实如此,这次核电站事故规模之大,在全世界也可谓是绝无仅有,而且,目前对低剂量长期辐射可能带来的健康影响也尚未得出科学的论断。我认为决不能让人们淡忘这些问题,必须下定决心,坚持进行采访和报道。前些日子,我又和熊本的一家报社的同仁进行了沟通,据说在发生过水俣病的水俣地区,除了健康问题外,还出现了各种社会问题。我有这样一种感觉:有着相似经历的地方报纸及地方民众,比东京的各大媒体出乎意料地更能理解我们的想法。

KFB 早川 这一年来,我们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捕捉现象上,作为本地的电视台,未能发布足够多的信息,以满足受到核电站事故影响的人们以及福岛县民们的需求。在面对这一问题时,我们是在苦恼中努力去进行报道的。这是一个必须这样苦恼、学习、再苦恼,然后不断报道下去的问题。从福岛县民的角度来看,有一种彷如有一种前进一步就会后退200步似的感觉。我认为,本地的电视台必须要去认真面对,即使没有做好也要勇往直前地去面对。

“希望人们了解这里有‘理所当然的日常生活’”

TUF 高野 我希望县外以及国外的人们务必要了解一点,那就是在福岛县,人们也理所当然地在生活,新的生命也理所当然地在诞生。这种理所当然的日常生活在新闻报道中总是很少出现。现实中存在着一种诡异的气氛,即新闻必报与流言有关的事态,这种必须播报的新闻类型似乎已经深入人心。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像地震发生之前那样报道人们的日常生活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能算是一个课题。

原野 地震发生后,一线的年轻记者大概相当不安吧?有人感到担忧,有人在灾难中失去了亲人,还有人不得不放下孩子去工作,我想许多记者都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不知各位的情况如何。

KFB早川 当时可以说是没有工夫为自己要做报道而烦恼,或者说是除去采访,别无选择。

民报 早川 有些记者的老家被划入避难区,父母都过着避难生活。包括辐射问题在内,不少记者都是带着各种苦恼坚持工作。

民友 濑户 我们社里有一名记者不幸牺牲了。当时他去采访,没想到就那样被海啸吞噬,被发现时,已是1个月之后了。那是一名年富力强的记者,所以我想与他同辈的记者们一定会感到某种不安。此外,尽管大家相互体谅而默不作声,但好像海啸发生时一片尸横遍野的景象。看到这样的惨状,依然能够若无其事的人恐怕寥寥无几。有必要针对这个方面给予心理指导。另外,海啸袭来时,有许多员工真的就是与海浪擦身而过,侥幸躲过一劫,我想,这种景象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一直对他们产生着心理影响。

至今仍有约200万县民生活在这里。希望大家热心关注他们。

原野 有什么能让人看到一线希望的故事吗?请让大家共同分享一下福岛民众顽强奋斗的事迹吧。

TUF高野 在福岛人口日渐稀少的形势下,有些人却从县外移居到福岛。他们自发成立了志愿者组织,想为福岛的重建尽一份力。实际上,这样的人远比想象中多,他们结成队伍,为地区带来活力,诸如此类的情况正不断增多。此外,尽管医生人数不足的问题相当突出,但在民间层面,有些医生自发来到了福岛开展医疗工作。我觉得这些事例都让人看到了一丝光明。

FCT村上 我自己几乎在每天的新闻中都会加入一些能让人看到希望的元素。采访的主题好象都是去寻找曙光的感觉,总想去挖掘一些什么。这些内容播出后,既有人能从中得到抚慰,也有人能因此恢复活力。但总体而言,即使看到了这样的曙光,随即发生的事件会令这些努力都变得前功尽弃。

民报 早川 我们民报在地震后开设了题为“福岛迈向不屈的明天”特别版面,每天用一页篇幅来介绍乐观向前的人物和各种积极不懈的努力。民友新闻社也是这样做的吧。

民友 濑户 我们开辟这种版面的意义之所在,就是想给读者以勇往直前的动力,即始终向前迈进的意志,用大幅照片来表现奋力向前、努力拼搏的人们。但是,最初的采访对象都是一些本来就有一技之长的人。比如,理发师在避难地点开店营业,荞麦面店老板重新开张等等。这样有一技之长的人,无论去哪里,都能维持生计,他们很容易重整旗鼓,所以如果光是选取这些人作报道对象,那些想工作而无能为力的人们就会愤愤不平:一味报道你们的成功经历,对我们根本无济于事。

KFB早川 福岛中央电视台制作的婴儿专题节目非常棒。

宝宝的笑容成为生存的动力

原野 那个节目的具体内容是?

FCT村上 那个节目是我最先着手策划的,日常生活中什么能让人看到希望的曙光呢?我想到了婴儿诞生的瞬间。关于如何才能在福岛坚强地生活下去这一问题,我想,大家共同守护诞生在福岛的孩子,那将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动力。我们这些成年人必须为孩子们创造一个环境,让他们茁壮成长,并为自己生在福岛而感到幸运。围绕每天新生的宝宝,展示他们的笑容,促使人们树立要为这个孩子而奋斗的意志,这就是我的初衷。

2012年1月播出(福岛中央电视台提供)

原野 各位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对海外人士说的话呢?

后藤时刻随身携带的辐射剂量测量器

FTV后藤 首先,我想说的是,世界上随处都存在天然辐射。尽管人们认为这是福岛的“专利专卖”,但其实自然界中存在着辐射,无论在什么地方,每天大约都会受到1微西弗左右的辐射。我们随身都带着辐射剂量检测器,能够基本准确地掌握自己受到的照射量。以我本人为例,经过种种计算后,按照4个月的平均水平来看,现在平均每天会受到3.8微西弗的辐射。但其实这当中有1微西弗左右的剂量来自自然界。话虽如此,但看起来仍存在极端化的误解,认为只要一进入福岛,辐射量就会骤升,而只要离开福岛,辐射量就会降为零,我想告诉人们,这是错误的想法。还有一点是关于约有6万2000人搬到县外避难的问题。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心情沉重的事实,一个很大的问题,但反过来说, 195-196万人仍住在福岛。我特别希望外界了解这一点。实际上,亲自到这里来是最好的。我希望人们能来福岛看看,然后将自己的真实感受原汁原味地传达出去,这将是最理想的。

民报 早川 由于地震和核电站事故的影响,福岛县确实陷入了十分艰难的境地。可是,辐射尘的扩散被控制在了核电站周围地区,大家都认为,其他地区只要推进核污染清除工作,前途将是光明的。希望外界不要给福岛贴上“污染地区”“危险地区”这样的标签,而能用更长远的眼光来热心关注福岛民众的努力。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灾区媒体的战斗 “让灾区讯息传到东京,传向世界” 【Part 1】东日本大地震发生距今已过去了一年时间。核电站事故导致当地居民不得不撤离避难,在生活上承受了巨大的负担,此外,“流言灾难”也令福岛县身负重荷。在看不见的核辐射威胁下,坚守在灾区报道最前线的6名当地新闻工作者齐聚一堂,展开了坦诚对话。
  • 福岛水土孕育的日本酒“飞露喜”“飞露喜”是一个曾引发过地方酒热潮的日本酒品牌,产自福岛县境内的一个小酒坊。一度濒临关门停业的酒坊,最终酿制出令日本酒拥趸们为之痴迷的地方酒,这其中的新生故事为福岛民众带来了莫大的勇气。
  • 会津 “不变”的魅力会津若松市是福岛县内著名的观光胜地之一。在地震后游客锐减的大环境中,有一家老字号旅馆却抵住了受放射性污染流言之苦,保持了业绩的稳步增长。我们将为大家介绍它以“不变”为武器,令世人为之而倾倒的魅力所在。
  • 献给故乡福岛的民谣安魂曲“民谣”是日本的一种传统音乐,融入了故乡的生活和文化,被人们代代传唱。其中,福岛县就因其众多优美的民谣而广为人知。在录制福岛民谣专辑过程中,我们聆听了能够抚慰地震创伤的音色和尺八的吟唱。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