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日本的祭祀活动(2)博多袛园山笠和博多导游
博多祇园山笠,“让男人成为男人”的祭祀
[2012.11.0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在大约2周的祭祀期间,男人们把工作和家庭统统放在一边,一切以山笠为优先,被称作“山笠狂人”。他们奉献出时间、金钱和体力,任劳任怨,一直坚持到祭祀最后一天的“追山笠”。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吸引他们?

山笠属于大家 人人都尽一份力量

7月15日凌晨4点59分。鼓声响起,宣告追山笠(※1)正式开始,几乎就在同时,男人们一齐发出“呀——!”的吼叫声,响彻云霄。今年的一番山笠(※2)是“千代流”。将山笠抬入博多总守护神——栉田神社的仪式被称作“进神社”,只有一番山笠才有资格在这个仪式上高唱博多祝歌。因此对于各个流派来说,一番山笠可谓7年一次的荣耀时刻。

男人们转过清道旗(※3)之后,将木棒从肩上卸下,摘下缠在头上的手巾,面向正面排成整齐的一列。欢声鼎沸的神社安静下来,男人们威风凛凛地唱完祝歌,便向着5公里之外的终点“决胜处”飞奔起来。 

孩子和大人一起奔跑,完成自己的任务

“今年不会只追求速度。队长绫部直树说了,我们要完成一个任何人都不曾做过的史上最美的进社仪式。所以这成了我们的目标之一。不管是摘下缠头巾,还是扛山笠的人放下肩上的木棍,这些都会造成时间的浪费。不过,大家都非常赞同队长的想法。”内藤健太(31岁)说道。从出生那一年起,他就和祖父纯吉(已故去)、父亲真人一起参加山笠,今年也不例外,他和比自己小六岁的弟弟淳一同担任山笠背面(※4)的扛手。

内藤健太

今年轮到内藤所在的千代町三丁目(三条)街道来掌管流派山笠运营的一切事务。在成为一番山笠的年头又正轮上值班街道,这在千代流历史上大概五十年才能赶上一回。“追山笠开始之前的一周时间里,根本无法工作。因为是值班街道,要操心的事情肯定少不了,我从一开始就做好了这个思想准备。”可是,为了祭祀,整整一周都不工作,这难道不会影响信誉和收入吗?我将自己的疑问对内藤说了,结果他这样答道:“我是自己经营买卖,比起那些上班族来时间要自由得多。山笠的成功举办要靠大家一起努力,能尽一份力就尽一份力吧!”

“街坊邻里唱博多祝歌送走祖父,我要报答这段深情”

山笠祭祀时的家庭照。右边是内藤。(内藤先生提供,1993年7月拍摄)

内藤自小参加山笠,不过五年前祖父的去世却大大改变了他对山笠的认识,也改变了他与山笠的关系。祖父曾是流派的高层人物——总务会会长。

“为祖父守夜时,绫部只对我说了一句话:‘站出来吧!’在我听来,他是想说,‘就算爷爷不在了,你也是千代流的一员啊’。在那之前,我总觉得是因为沾了祖父和父亲的光才让我参加山笠的。可是,绫部的那句话点醒了我,我开始意识到自己也是这群男人中的一员。”内藤从小就称呼绫部“直树哥哥”,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的关系如此亲密,才能够心灵相通吧。

“葬礼时,来了很多人。直到那一天我们才知道有那么多邻里街坊在守护着我们。出殡时,所有参加葬礼的人齐声唱起‘博多祝歌’,为祖父送行。那一幕让我既欣喜又感动。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义务将爷爷与街坊邻里一直珍视、守护的东西继承下去,从那一刻起,我发自内心地想为街道做一些事情。”

 

(※1)^ 七台山笠沿着铺设在街道中的线路奔跑竞技,是祭祀活动的最高潮。虽然不是比赛谁快谁慢,但是参加者都动用全部的体力与技术,争取能第一个抵达终点。

(※2)^ 追山笠时,第一个进入栉田神社的山笠和流派(街道)。

(※3)^ 山笠进入栉田神社时,用作折转点标志的长长的旗子。

(※4)^ 面向栉田神社的一方是“正面”,另一方则被称为“背面”。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漫步博多——探访古代日本的门户博多位于九州第一大城市福冈市,自古以来便与中国大陆交流频繁。我与中文翻译一起走访了博多区。此行的主题是寻找“生长在博多风土中的亚洲元素”。我们会有怎样的发现与邂逅呢?两名女子的博多之旅即将开始,就请跟随我们一探究竟吧。
  • 山笠的另一朵奇葩“装饰山笠”——装缀街道的12米艺术有着770余年历史的博多祇园山笠。人们除了可以欣赏身穿兜裆布的男人扛山笠的勇猛身姿,还痴迷于山笠上的装饰。尤其是矗立在大街上的“装饰山笠”,它那压倒一切的气势瞬间就将游客们带入祭祀的氛围中。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