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时尚中的传统美“Cool Traditions”
和纸的世界 诞生于废纸中的西岛和纸
[2018.04.0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明治时代以后,随着机器抄制的西洋纸的出现,日本各地的手抄和纸作坊逐渐销声匿迹了。然而却有一个生产和纸的小村庄以非凡的热情坚守传统的抄纸技术,并幸存至今。这就是位于山梨县身延町的西岛手抄和纸之乡,据传这里生产的和纸曾经进献给武田信玄。

洇墨效果好的和纸

在位于南阿尔卑斯山山麓的山梨县身延町西岛,有一个手抄和纸历史长达400年之久的小村庄。这里享有富士川上游流域丰沛的水资源,村民们在从事农业之余,手工抄制以结香为原料的和纸。

这里的制纸工艺经历了时代的大浪淘沙才得以传承至今,如今主要生产画仙纸。这种和纸与其他手抄和纸相比,有些与众不同。它一点儿也不结实,写上去的字也洇得很厉害。这里似乎是特意制作这种纸的。

西岛的画仙纸是根据书画家的要求手抄的和纸,能将墨色和墨晕映衬得非常美观

书法和水墨画作品讲究浓墨厚黑、淡墨晕染和留白的搭配和谐。

西岛和纸的制作者笠井伸二坚称:“纸也是一种素材。”他抄制的和纸是用于书画作品的画仙纸,这种纸追求墨色的鲜亮和晕染的意境,轻薄纤柔,以至于无法一张一张揭开晾干。

笠井介绍说:“战后有一段时间,不再从中国进口书画用宣纸,于是西岛开始尝试制作画仙纸。书法家、纸店和批发商携手开发,经过多次尝试之后,终于在昭和30年代(从1955年开始的10年间——译注)制成了画仙纸。”此后,赌上产地命运而制成的日本画仙纸赢得了高度评价,手抄和纸之乡又恢复了生机。现在,这里有6家作坊生产手抄和纸。

将自然干燥的纸用水浸湿半日,小心翼翼地一张一张剥离,然后逐一贴在热铁板上,进行最后的干燥处理

坚持使用废纸的原因

“哗啦——,哗、哗、哗、哗。” 黏糊糊的乳白色原料在抄帘上晃动着,跳跃着。笠井说:“年轻时一天能抄1000张纸,现在只能抄一半了。”这位年逾八旬的抄纸匠人轻轻松松便抄制出一大张画仙纸。为了写出漂亮的墨晕,西岛和纸采用了独特的制作方法和技巧。

“我们使用废纸做原料。因为它纤维损伤恰到好处,油性也基本消失。”

所谓废纸,就是抄制过一次的纸。画仙纸剪裁后的边角、高级壁纸裁剩下的部分、在干燥工序中破损的画仙纸,都可以重现生机。在大锅中用水煮烂的废纸中,加入马尼拉麻和西岛产的稻草,用搅打机打浆,使其成为絮状的纸浆。

用搅打机将煮烂的画仙纸边角和废纸,与麻和稻草一起充分打浆,制成纤维较短的纸浆

纤维打浆的到何种短细程度,原料、水和粘性如何调配,这些都决定着纸的质量。调配的程度因当日的天气、温度和湿度的不同而有着微妙差异。这不是用数字可以衡量的,而是取决于有经验的匠人的精斟细酌。

抄制方式采用的是日本传统的流水抄制法。抄制的动作各地都是一样的,但这里手抄纸的水声与众不同。仔细观察发现,每当工匠踩下纸浆槽下方的踏板时,纸浆就以一张纸的量为单位涌入抄帘中。

满足书法家苛刻的要求

一般来讲,抄纸是将纸浆从纸浆槽中捞起来,前后左右晃动,一次抄出一张纸。这是一种重体力劳动,一天之内要重复数十次。因为简化了捞纸的动作,所以抄纸匠人的年龄也得以放宽。熟练的工匠可以从整体上调配纸浆,有利于保证纸质的均一。西岛的绝大多数抄纸作坊采用的都是笠井的上一代人设计出的这种方式。也只有工匠才能不断发现问题,反复研究、改进,使得手工抄纸得以延续至今。

前后左右晃动帘模,让粘稠的纸浆均匀分布成薄薄的一层(左);撤掉抄帘,将抄好的纸移到纸床上(中);300张纸摞在一起,自然去除湿气(右)

西岛和纸的干燥方法也很独特。将抄好的300张纸摞在一起,用压榨机去除水分,然后原封不动地竖立在通风良好的地方,用10~20天时间进行自然干燥。将纸张摞在一起干燥很难干透,但由于纸张轻薄、易破损,因此无法一张一张剥离开来。等到纸张干透后,再浸水半日复原,然后轻轻地逐张剥离开,进行最后的干燥。

由于纤维很短,无法逐张剥离开来,因此将300张纸摞在一起,竖立在通风良好之处,经10~20天自然干燥

制好的和纸轻薄柔软,可长达约2.42米。

笠井说:“拿起来时用力过大就会破损,含水量过大也会破损,彻底干燥后又会剥离不开。”用毛刷迅速将这个棘手的操作对象固定在热铁板上约1分钟时间。在用毛刷刷纸的这一面时,已经贴上去的另一面已经干透。随着工匠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一张张崭新的和纸制作完成。

如此费时费力的手抄和纸,与机械抄制的和纸有何区别,外行拿在手里大概是分辨不出的。

“仅从外观区分不出,写上一笔就明白了。”手抄和纸落笔触感柔润,运笔略感艰涩,洇墨漂亮。笠井表示,书法家是下笔试写后再选择纸张的。

“我们希望制作出不断满足用户意愿的和纸。”

赋予废纸以新的生机,彻底满足挑剔的玩家。这种和纸正在手抄和纸之乡一张张悄然诞生。

手抄和纸之乡西岛位于富士川河畔,群山环绕,具有得天独厚的优质水资源

采访、撰文:陆田幸枝
摄影:大桥弘

标题图片:西岛独创的一种作业装置,只需踩下脚边的踏板,调配好的纸浆便出现在抄纸帘上。劳动强度减轻,80多岁的老人每天也可手抄500张和纸

Tags: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和纸的世界③用美浓纸制作的“和伞”日本岐阜市加纳町,早在江户时代就是“和伞”(日本特色的油纸伞——译注)产地,这一传统一直传承至今,以生产五颜六色的“蛇眼伞”(因撑开后呈蛇眼状而得名——译注)而闻名。制伞材料取自附近乡村的优质苦竹和美浓产的彩色日本纸。“和伞”的魅力,在于纤细、轻巧、牢固,而且无论开合皆迷人美丽。
  • 探访忍者之乡“伊贺”与“甲贺”从南北朝时代(14世纪)到江户时代,忍者一直活跃在日本各地。其中尤以伊贺与甲贺的忍者作为最强的精英集团最为著名。来到两地的相关设施,就可以亲身体验忍者的修行和生活,亲手把玩下他们实际使用过的道具。
  • 建筑设计师KARL BENGS:让古民宅和社区重获新生一个德国建筑设计师,只身挽救了处于存亡危机的位于新潟县深山里的村落。他将老旧的民宅一个一个地进行修复,以自身努力让社区人们体会到了乡村生活的妙趣。不久,这个村落作为“古民宅村”而为人所知,移居而来的人也多了起来。我来到位于偏僻的竹所社区里KARL BENGS的家,拜访了这位创造奇迹的设计师。
  • 加藤卓男:为复原虹彩陶器奉献一生的陶艺家岐阜县多治见市不仅是闻名于世的“美浓烧”陶瓷产地,也是早在三个世纪以前就已销声匿迹的传统陶艺“古波斯虹彩陶器(Lusterware)”的重生之地。陶艺家加藤卓男历经近20年的反复试验,终于成功再现了长期以来始终是一个谜团的虹彩陶器制作技法。现在,加藤卓男之子加藤幸兵卫继承了父亲的遗志,正与伊朗方面有关人士密切合作,致力于推动虹彩陶器重归故里,落叶生根。
  • 武士风范的秋田犬2018年是狗年,本文介绍日本本土犬种中体型最大的“秋田犬”。秋田犬以欧洲为中心,深受全世界的青睐。为了让读者了解这一犬种的魅力,我们采访了出口业绩斐然的大阪市中川畜犬店。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