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时尚中的传统美“Cool Traditions”
走进忍者的真实世界
[2017.12.12]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常在电影和动画中出现的忍者不仅在日本人气极高,也风靡全球。然而关于忍者依旧迷雾重重,真实面貌鲜为人知。近年的研究终于揭开了忍者的神秘面纱,让我们得以一窥真容。

被创造出来的忍者形象

如今得益于小说、动画片和电影等的传播,忍者不仅在日本,在全球范围内都具有极高的人气。一身皂衣,拥有超人的体能,能够飞檐走壁,遭遇敌袭则掷出手里剑,一招打出便瞬间消失踪影。想来大家脑海里浮现出的忍者就是这样一种形象吧。

然而这种忍者的形象都是后世创造出来的。就连“忍者”一词,也是在50年代后期随着历史小说、漫画和电影的风靡之后才固定下来的。古代忍者有很多叫法,如“乱破(Rappa)”“素破(Suppa)”等,不过一般称为“忍(Shinobi)”。因为忍者的作用就是要操纵秘术来隐秘行动,相关的史料记载自然就不会多,所以关于忍者一直都谜团重重。近年来,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终于可以看见部分真相了。

伊贺流忍者博物馆内张贴的60年代火爆的“忍者”系列电影海报

研究忍者就要探访伊贺和甲贺

伊贺(三重县伊贺市)和甲贺(滋贺县甲贺市)是著名的忍者之乡。伊贺位于三重县西北部,甲贺位于滋贺县南部,两地实际上是隔山相邻,直线距离不过20~30km,步行只需半日。

伊贺市东部接壤的津市有国立三重大学,2012年作为“借助伊贺‘忍者文化’盘活地方经济”工作的一环,正式开始了忍者研究。研究团队在文学系教授山田雄司的带领下,试图从历史学的观点来探究忍者的真相。

“能揭秘忍者线索的忍术书,只有伊贺和甲贺才有。想要了解忍者,就必须探访这两个忍者之乡。”(山田教授)

甲贺流忍术屋展示的忍术书

伊贺甲贺,是友非敌

战国时代,两军对战时会雇佣当地人充军,一般认为这就是忍者的由来。但实际上甲贺忍者的前身是为反抗庄园制度揭竿而起的农民结成的自治组织。而伊贺忍者也是起源于庄园斗争中的武装反抗力量。

两地离京都很近,京都的最新消息很容易传到这里。又因为地形上是群山环绕,使得内部信息难以外泄,所以这里非常适合谍报活动。山野生活非常艰苦,却是能够锻炼忍者强健体魄的好地方。此外,地方大名的统治较弱,也让自治组织越发壮大。

在小说和漫画里,伊贺与甲贺常被描写为敌对关系,但事实上两者关系非常密切,有“甲伊一国”之称。双方互有联姻,信息交换也很频繁。1579年织田信长之子织田信胜攻打伊贺国,史称“天正伊贺之乱”,忍者们就靠火术和夜袭抗敌。“这场战役中,甲贺忍者也当仁不让地参战助威。”山田说。

1582年,身处堺的德川家康在接到“本能寺之变”的急报后,便在伊贺与甲贺忍者的护送下,翻越伊贺山,安全地回到三河大本营。家康对忍者的功劳大为嘉奖,并继续予以任用,招纳作为江户城的警卫等。忍者的这些战绩广为人知后,其他大名也纷纷雇佣忍者做起保镖来。日本各地都有源于伊贺或甲贺的地名,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

在“甲贺之里 忍术村”体验攀爬石墙

忍者无需上阵杀敌

“伊贺、甲贺的人们上午从事农作,下午集中训练,磨炼技能,为随时出任务做准备。”(山田教授)

忍者最大的使命是收集敌方情报,上报主公。为此必须极力避开战事,想尽办法生还复命。一旦潜入敌方控制区,就随时可能遭遇敌袭,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因此日常训练都不是练习攻击敌人,而是以保命技巧为主,磨练提高逃跑和自保的能力。

不仅要提高肌肉强度和持久力,还要彻底调整肌体运动和吐纳的方式,以最大限度提高运动能力。而且执行危险任务的忍者还需具备强大的内心。通过每日不懈的锻炼,培养临危不乱的沉稳心态和临机应变的灵活性。

据说实战几乎不会使用手里剑(“甲贺之里 忍术村”手里剑道场)

忍者的工作需要创意钻研和对科学的求知欲。锻炼身手的同时,还要大量收集情报,储备知识。如此精心创立出来的忍术也可以说是一种生存之术。其中不少招数巧妙地利用了人类心理盲点。隐形术也是一种利用心理盲点的绝技,通过改变身形,让自己从敌人视野里消失。

“伊贺和甲贺的忍者具有丰富的火药和药理知识。因为邻近京都,所以容易获得火枪知识,然后也从山伏(进山苦修的修验道行者——译注)那里学得药理知识。不仅如此,他们还会查阅佛教典籍,求知欲非常旺盛。得知火药配方和材料不同能得到不同效果后,他们就会反复实验。结果,创造出了符合科学原理的各种道具,如抗风的火把、能垂直升空的狼烟等。”(山田教授)

功能丰富的忍者服和道具(伊贺流忍者博物馆展)

让忍者精神在现代发扬光大

忍者的使命是向主公传回情报,在此之前他们必须想尽办法求得生机。山田教授说,他们不是拥有超人力量的超级英雄,却是“善于保身,或为保命而不断锻炼精进的一群人”。这就是通过近年来的研究而探明的忍者的真实面目。

“如今生活变得越来越便利,长此以往,可能人类就会失去各种生存技能。勤奋、身处逆境仍坚韧不弃、无论何时都努力地生存下去——这就是忍者的真实面貌,我觉得生命力越发孱弱的现代人可以从忍者身上学到很多很多。”(山田教授)

伊贺流忍者博物馆内

采访、撰文:佐藤成美
拍摄:大岛拓也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尺八演奏家布鲁斯·许布纳:为东北受灾地区奉献一份爱出生于美国加州的尺八演奏家布鲁斯·许布纳(Bruce HUEBNER)热爱着福岛县的自然、文化和人,在东日本大地震后也依然通过尺八演奏与东北灾民保持着心灵的交流。今年他也为福岛县桑折町无能寺举办的第四届东北复兴演奏会献上了热情洋溢的演出。
  • 和纸的世界 诞生于废纸中的西岛和纸明治时代以后,随着机器抄制的西洋纸的出现,日本各地的手抄和纸作坊逐渐销声匿迹了。然而却有一个生产和纸的小村庄以非凡的热情坚守传统的抄纸技术,并幸存至今。这就是位于山梨县身延町的西岛手抄和纸之乡,据传这里生产的和纸曾经进献给武田信玄。
  • 和纸的世界③用美浓纸制作的“和伞”日本岐阜市加纳町,早在江户时代就是“和伞”(日本特色的油纸伞——译注)产地,这一传统一直传承至今,以生产五颜六色的“蛇眼伞”(因撑开后呈蛇眼状而得名——译注)而闻名。制伞材料取自附近乡村的优质苦竹和美浓产的彩色日本纸。“和伞”的魅力,在于纤细、轻巧、牢固,而且无论开合皆迷人美丽。
  • 探访忍者之乡“伊贺”与“甲贺”从南北朝时代(14世纪)到江户时代,忍者一直活跃在日本各地。其中尤以伊贺与甲贺的忍者作为最强的精英集团最为著名。来到两地的相关设施,就可以亲身体验忍者的修行和生活,亲手把玩下他们实际使用过的道具。
  • 建筑设计师KARL BENGS:让古民宅和社区重获新生一个德国建筑设计师,只身挽救了处于存亡危机的位于新潟县深山里的村落。他将老旧的民宅一个一个地进行修复,以自身努力让社区人们体会到了乡村生活的妙趣。不久,这个村落作为“古民宅村”而为人所知,移居而来的人也多了起来。我来到位于偏僻的竹所社区里KARL BENGS的家,拜访了这位创造奇迹的设计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