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时尚中的传统美“Cool Traditions”
建筑设计师KARL BENGS:让古民宅和社区重获新生
[2018.02.02]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一个德国建筑设计师,只身挽救了处于存亡危机的位于新潟县深山里的村落。他将老旧的民宅一个一个地进行修复,以自身努力让社区人们体会到了乡村生活的妙趣。不久,这个村落作为“古民宅村”而为人所知,移居而来的人也多了起来。我来到位于偏僻的竹所社区里KARL BENGS的家,拜访了这位创造奇迹的设计师。

卡尔・本格斯

卡尔・本格斯Karl BENGS建筑设计师,1942年出生于柏林。1966年为了学习空手道第一次来到日本,便迷上了这里的木造建筑。此后在日本、德国开展古民宅的修复及移建业务,同时于1993年在新潟县十日町市竹所的“限界集落”(指由于人口外迁,常住人口半数以上为老年人,经济和社会共同生活难以维系的社区--译者注)购买了一处古民宅,修复之后作为自己的家。在日本,他已经修复了50处古民宅。他自己的事务所位于一家经过改造的老旅馆的2楼,通过修复古民宅,他向全国传达着山村的魅力。2017年,他与夫人共同获得“家乡建设大奖(内阁总理大臣奖)”。
http://www.k-bengs.com/

古民宅宛如未加雕琢的珠宝原石

从新潟县的越后站乘坐当地线路电车大约40分钟,在无常驻管理员的“matsudai”站下车。穿过冷冷清清的商店街,大约10分钟后,格外引人注目的KARL BENGS事务所便出现在眼前。这个建筑是一座经过改装的停业老旅馆,一层用作咖啡屋兼活动室,二层是办公室。

逾100年历史的老旅馆,经过改装变成了办公等多用途建筑

从这里出发,BENGS驾车载我在山路上行驶了约20分钟。“这里就是竹所的入口”,他指给我看他自己画的社区地图的指示牌。社区很小,如果不知道的话,只要几分钟就可能开过了。蜿蜒曲折的窄窄的道路两边,不时可见BENGS经手修复的形形色色的木造民宅。再往里走,就看到BENGS的宅邸背倚山林伫立在那里,茅草屋顶颇具特色。

位于新潟县竹所社区的自家住宅,让人联想到日本的原始风光

“古民宅就像珠宝的原石,只要打磨,就闪闪发光”,BENGS说的没错,24年前面临被拆毁命运的破房子,如今器宇轩昂,威风凛凛地屹立在那里。房子的外墙被涂成淡粉色,窗户使用了非常耐寒的德国产双层玻璃。推开厚重的房门,展现在眼前的是没有任何隔间的、由粗粗的纯木柱子和横梁支撑的大堂,没有天花板的空间显得十分宽敞。

BENGS说,为抵抗冬天的大雪而被结实地组合起来的房屋的框架“先被解体,然后再完全按照原来的样子重新组装起来”,那些木头骨架是特意不加遮掩而让其自然显露在外的。在室内家居布置上,旧木材制作的和式家具与外国制造的舶来品共处一堂,看上去并无违和感。

办公室天花板上保留着粗粗的柱子和横梁,墙壁加入绝热材料,重新涂成淡淡的粉色

“在以前的日本,人们建筑房屋并不只是为了一代人居住,而是为了代代相传。我觉得这个国家木匠的技术是世界一流的。如果将房屋毁坏、木材扔掉,是非常可惜的事情。不过,如果只是按照原样对老房子进行修缮,现在的人们也不一定喜欢住。但因此就一味使用现代材料的话,建成的房子也不利于健康。要将生物学与生态学结合起来。也可以说,日欧融合是必然的趋势”。BENGS如是说。

以前曾经做过德国汉莎航空乘务员的Christina夫人站在德国产高高的厨具旁,感叹住在这里的舒适安详,说道,“没想到在茅草屋顶的房子里,睡眠竟然这么好”。

与爱好园艺的Christina夫人一起,在自家房前合影

为振兴乡村社区作出贡献

BENGS在竹所社区共计修复古民宅8处。将自己用来居住的古民宅修复之后,他怀揣一种信念,坚信“一定有人会像我一样,喜欢上这个村子”,即使在买主未定的情况下,他也一个一个地去修复那些废弃的房屋。这样一来,很快就有房子找到了买主,也有从大城市过来居住的人。不仅如此,据说从全国各地涌来参观修复古民宅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BENGS先生来之前,谁也没有想过古民宅会有什么价值”,当地土生土长的五十岚富夫说道。去年为止他一直担任社区区长,现在在BENGS先生着手修复的村里2栋民宅里(俗称黄房子)帮忙,周末在咖啡屋帮忙,向前来参观BENGS作品的人们传播他的哲学。

“BENGS先生特别注意保护古老的东西,比如,深8米的老井他也不会埋掉,而是下井去打扫干净。之后在上边盖上玻璃,用灯照明,所以现在还能看到黄房子的地板下淌着清澈水流”。

被BENGS感染,五十岚认为“村人什么也不做的话太没面子了”,他开始为实现BENGS长年提出的“竹所之梦计划”而奔走。比如,他从住宅与社区基金(Housing and Community Foundation)获得扶助金,将破烂不堪的牛棚外部涂成庄重的橘色,并在外壁安装了装饰用柱子,让它变成了“BENGS风格”。每年冬天到来之前,他都会帮BENGS的茅草房顶铺上防雪布,制定整个社区的传统活动以及小型旅行的计划,接收实习生等。

这些努力终结硕果,竹所社区的人口一度下降到只有9户人家19位居民,而现在增加到11户人家34位居民。成为了一个罕见的、从别处移居过来的居民人数甚至超过当地原有居民的村落。8岁以下的孩子有5名。去年4月,BENGS修复的群租公寓也竣工了,6名来此帮助开展以农业为主的地区振兴的年轻人入住,一下子满房了。

国家也对BENGS给予高度评价,认为他“保护了日本传统建筑文化,让因人口稀少而衰落的村落得到新生”。BENGS夫妇因此获得2016年度“家乡建设大奖(内阁总理大臣奖)”。BENGS说,“这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我们要让更多的人来竹所居住”。

在修复自己的住房时,做到了日欧合璧。楼梯的扶手(右),是他在古董店发现的窗户栅栏;壁龛“床之间”(中),突出了日本建筑元素;同时使用了德国造双层玻璃和厨房用品(左)

与日本的缘分始于空手道

离开BENGS的家,我们返回了位于松代(matsudai)市内的办公楼,在一层咖啡馆的架子上,我看到德国建筑家布鲁诺·陶德(Bruno Julius Florian Taut)的书被镶在镜框里精心装饰着,这位建筑家因高度赞誉日本的建筑之美而闻名。这是BENGS的父亲收藏的东西。父亲原是修复壁画(fresco)的匠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死。其后一个月,BENGS在东柏林降生。他说他是望着父亲的遗物,诸如书籍、刀、浮世绘、根付(和服上用来在腰带上挂小物件的坠子–译者注)长大的,因此对日本产生了无限向往。

Bruno Taut所著《日本的房屋和生活》是BENGS出生前即战死的父亲的藏书。正因为它,BENGS才有机会了解日本,所以这部重要藏书被装饰起来展示在一层的咖啡屋里

BENGS初次来日本是在1966年。在巴黎从事家居设计工作的时候,他遇到了曾是日本大学空手道社团成员的毕业生,在他的推荐下,BENGS赴日本大学留学,学习空手道。亲眼见到日本的传统建筑之美,他被那些木制建筑强烈吸引,之后,他在日本和德国之间往来穿梭,大显身手,主要开展的业务是将日本房屋移建到德国的杜塞尔多夫。在日本,他还担任自己尊敬的建筑家Antonin Raymond东京事务所的顾问设计师,在关东的高尔夫球场建造了茅草屋顶的茶屋。

与竹所社区的相遇,正好是从德国顾客那里接到古民宅移建订单的1993年秋天的事情。据说有相熟的东京的木匠要去竹所的邻村买大米,BENGS便陪同前往,结果对竹所“一见钟情”。他也没与妻子商量,当即买下了村里的空房子,着手进行修缮。

后来,BENGS搬到竹所居住,作为修复古民宅之能人而名声大振。荣幸的是,无巧不成书,同在新潟县内,就在Raymond设计的新发田教堂旁边,BENGS获得了修复民居的机会。从新潟县外,比如长野县、东京都、埼玉县、枥木县、山梨县等地也有订单涌来,至今他已共计修复50处古民宅。

“没有老房子的城市,就如同没有回忆的人”。这是BENGS在德国见过的日本画家东山魁夷的话,他将此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比日本人更理解日本的传统建筑之美,这就是德国出生的建筑家BENGS。他说,“我要将木造建筑的美好保留下来,同时巧妙地引入现代的家居体系,希望造出更多可以世代传承的房子”。

采访、撰文:川胜美树
摄影:羽鸟宏史

(文中省略尊称)

标题照片:站在办公室入口处的全扁柏木制神龛下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造就力士的相扑训练与相扑火锅相扑“部屋”是力士们刻苦训练和共同生活的地方。此次,我们拜访了位于东京清澄白河的高田川部屋,在这里为读者介绍力士们清晨开始接受严格训练以及训练结束后的生活。
  • 战胜地震灾害,“大堀相马烧”陶德窑的挑战“大堀相马烧”这种陶瓷器源于福岛县浪江町,在当地有300多年历史。受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及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影响,曾一度面临灭绝危机,为了使制陶传统流传后世,如今正迈出新的步伐。本文介绍以陶德窑年轻的当代传人为核心,迈出全新步伐的制陶家庭的现状,他们的目标是在郡山市重建窑址。
  • 和纸的世界 古色古香的雪村团扇日本茨城县常陆太田市一户团扇商家代代以制作质朴无华的雪村团扇为生,手抄和纸上的水墨图案飘逸洒脱,人气弥久不衰。如今的第四代传人已95岁高龄,是雪村团扇制作的最后一人。出自老派手艺人手中的团扇经历时代洗礼,流传至今。
  • 世界最著名的忍者:初见良昭向当代人传授“武道的真义”外国人纷纷拜入“武神馆”门下,希望获得武艺传承。弟子们从世界各地来到千叶县野田市的道场,只为求得“户隐流忍法”掌门初见良昭(86岁)的指点。他们在这里看到的是完全不同于电影和动画片的另一个博大精深的忍者世界。
  • 《上野清水堂不忍池》:浮世摄影师喜千也的《名所江户百景》樱花盛开的季节,上野公园游人如织。清水观音堂建在西乡隆盛像附近,堂内浅红色的樱花、朱红色的舞台和青翠的松树色彩对比强烈,交相辉映。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