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中的传统美“Cool Traditions”

世界最著名的忍者:初见良昭向当代人传授“武道的真义”

文化

外国人纷纷拜入“武神馆”门下,希望获得武艺传承。弟子们从世界各地来到千叶县野田市的道场,只为求得“户隐流忍法”掌门初见良昭(86岁)的指点。他们在这里看到的是完全不同于电影和动画片的另一个博大精深的忍者世界。

牛高马大的外国人聚集在宁静的小镇

武神馆道场,距东京中心地带大约电车1小时的路程,在千叶县野田市东武野田线爱宕站附近。每当日暮西山,就能看见一个个

牛高马大

的外国人在这个宁静的睡城下车。向车站员工询问了去武神馆的路线后,那名员工很熟练地告诉我怎么走,最后还对我说:“跟着那些外国人走,你就知道了。”

武神馆,是据传有900年历史的户隐流忍法第34代掌门初见良昭开设的道场。这里教授以户隐流忍法为核心并兼容各古武术流派技巧的初见流忍术。采访当天,50张草席大小(80平米左右——译注)的练习场上站满了约百名弟子。

武神馆授艺场面

其中一人叫Christian J. Petroccella(47岁),阿根廷人。他来到日本光转乘飞机就要花去30小时。他师从初见良昭,至今在世界各国总共办过五百多次武道研讨会。“我已经拜在武神馆门下32年,这次是第50次来日本。师傅是非常棒的武术指导者,也是我的人生导师。师傅帮我挖掘出了自己的潜能。就算再远,我也会来上他的课。”

忍术讲究的不是思考,而是感悟和控制

“好,OK”。随着初见中气十足的一声令下,指导开始了。刚才还在交头接耳的弟子们立刻安静了下来,视线全神贯注地追随着掌门的一举一动。初见讲解道:“不要老想着避开(对方的攻击),要去感知它。不是力度,也不是速度,一切都是控制。”

初见给个手势,一名体格倍于初见的弟子突然向他扑来。只见初见瞬间抓住对方手腕,行云流水般一下就将弟子撂倒在地。倒地的弟子发出低吟,一副“这就败了”的表情。或许是因为身手太利落,被击倒的弟子和观摩的弟子都很费解“是怎么击倒对手的”,然后又不禁露出了笑容。

初见轻而易举地将大块头弟子撂倒在地

壮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击倒的,不禁哂然

弟子们目不转睛地看着初见的一招一式

看起来初见似乎只是轻轻碰触了下对手,却让对方五官都扭曲了

“开始,PLAY。”初见发出指令后,这次由弟子们两人一组,演练刚才示范的招式。“这里我不会主动讲什么。比起讲解,我觉得让他们看我的动作,模仿我的动作更好。当然了,固定的套路招式是基础,肯定要讲解传授一番。但是招式练得再好也是不够的。”然后,初见对忍术做了这样的定义:“忍术不是体育运动,忍术是生存之术。没有任何规则可言。”

但是初见的招式非常难学。他可以用一只手指封住对方的行动,看起来就像是简单的两三招就能轻松地克敌制胜。或许击倒一说并不准确,应该是他封住了对手所有退路,对手只有倒地一途。中招的对手表示“根本动弹不得”,外行就是看多少遍也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八旬老人竟然有如此轻盈的身手,实在让人惊叹不已。

更神奇的是,看起来使出的力道并不大,动作如行云流水,非常潇洒。究竟怎样才能练就如此高超的身手?

“就像人活着必须与大自然取得平衡一样,所有事情都必须控制好平衡,朝着这个目标不断修炼,最终的结果就是那样的动作了。这里说的控制,很难用道理来讲清楚,也不是看一眼就能懂的。我的弟子都是修行了数十年的名人,但他们还继续来听课训练,可能就是因为奥义不是说把握就能把握得住的吧。”初见的话里透着很深的玄机。

美国FBI赠送的黄色卫衣,背后印着“SOKE”(掌门)的字样。初见笑吟吟地说把头发染成紫色“是受了太太的怂恿”

师从“蒙古之虎”,追求不以蛮力取胜的武道

宗师级高手初见是怎么走上武道家的道路,又是怎样在这条路上穷其一生,不断探索的呢?

“小时候正是战争年代,当时崇尚习武。我学了空手道、拳击、枪剑道,柔道拿到了五段。二十多岁的时候,在东京立川美军基地教习柔道。在那里,我亲眼看到了有段位在身的日本人一个个被不懂武术的外国人打翻在地。面对身强力健的外国人,我们之前修习的武道根本无法招架。”

就在这时候,初见遇到了有着“蒙古之虎”之称的高松寿嗣。

“高松师傅不仅继承了忍术,还在中国有过10年的实践经验,属于实战派忍者。刚认识师傅的时候,在师傅的强大威压下,我紧张得全身僵直。于是我当下就决定拜入他门下,经过长年修炼,我的武道也逐渐变成了真正有效的东西。我今天的成绩,全是师傅赐给我的。”

直到27岁那年师傅高松去世,15年间初见几乎每周都坐夜班火车从野田市到奈良县橿原市去学习武艺。武神馆道场的神龛里还供奉着很大一幅高松氏的照片,“道场一直都在师傅的庇佑之下。”初见表情沉静地说道。

供奉着恩师高松寿嗣照片的神龛

初见从高松那里继承了包括户隐流在内的九个流派的忍术,不到四十岁便创建了武神馆,开始收徒授艺。50岁时更是开始到海外授艺,25年间访问了美国、欧洲、中东、非洲、南美的五十多个国家。

初见的指导立足于实践,因而深受好评,不仅获得了美国洛杉矶和亚特兰大等城市的荣誉市民称号,也收到过美国FBI和英国特种部队颁发的友好证书和感谢信。

徒子徒孙遍布全球

“我觉得虽然把忍者这个名词传到全球的是日本,但它的历史非常悠久,如果追溯到古代,就会发现世界各地都有类似于忍术的文化。事实上,忍术是人类的看家本领。我刚开始在美国指导的时候,就爱跟学生开玩笑说‘I am no Japan’‘I am no contry’‘I am UFO’。像这样去除一些条条框框再去授课,就跟外国弟子相处得越来越融洽了。”

据说现在他在全球有30万、甚至50万弟子。初见说:“我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弟子。全球都有修行多年、获得‘大师范’称号的徒弟,最近来道场的大多是徒孙辈的。”徒弟成为大师范,这些徒弟又收了自己的弟子,就这样,如今初见门下的队伍越来越壮大。

今天来听课的人,近九成都是外国人。在一群猿臂蜂腰的大汉中,也能看见中等体格的男性和女性。“弟子里除了平时身处实践第一线的警察和军人,还有很多律师和医生等精英人士。其中也有为了对付狂躁患者而前来学艺的女医生。”

目不转睛地盯着初见教课的弟子们

弟子们又是如何看待武神馆的呢?一名在越南边当律师,边开道场收徒的男性(43岁)说自己只要到日本出差,就肯定会来听课训练。

“上武神馆学艺已经有17年左右了。我从以前就喜欢武术,也尝试去过各种道场,这里的武术最不一样的就是具有实践性这点。其他武术的话,会有很多比赛,出于争强好胜的心理,就会使用蛮力,这样会常常受伤。而武神馆的武术是为实践而生的,所以没有规则,没有比赛,而且力量不强也不吃亏。我感觉自从来这里修行后,人生变得越来越好了。”

传授真正的忍术、真正的武术的奥义

中途休息的时候,弟子们在一种轻松愉快的气氛中,到初见跟前排队。这时初见就会跟他们每一个人交谈几句,然后在弟子们拿出的挂轴和纸板上笔走游龙,写写画画。弟子们则会如捧珍宝似的将师傅的墨宝带回家去。

武神馆的最高段位是十五段,这一天也举行了五段的升段考试。考官手拿练习用的武器——包有缓冲材料、皮革面的竹棍“棒剑”,考生则背向考官跪坐。考生并不知道考官手上的棒剑何时劈下,得靠感觉来避开棒剑的偷袭。躲开了就算合格。获得五段后,就等于是获得了开设道场的许可,所以成功升段的弟子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之情。

五段升段考试。能够躲开背后劈来的棒剑就算及格

初见回忆自己的习武历程时,这样说道:

“习武一途并不容易,必须全心全意投入才行,而且心一定要纯。我就是一门心思想要让大家都了解真正的忍术和真正的武道,才走到了今天。开设道场至今差不多50年了,才终于在全世界培养出了后继者。能够把武道的真义传承下去,我很满足。我希望遍布全球的弟子们今后也能不断成长,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人,赢得世人的尊敬。”

采访、撰文:大西由花(POWER NEWS) 摄影:横山健 标题图片:上课训练前,带着弟子们在神龛前双手合十的初见良昭

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