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小津安二郎 逝世后半个世纪的重新发现
从图像学解读小津安二郎
有感于展览会“小津安二郎的图像学”

渡边玲子 [作者简介]

[2014.06.1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人们一直尝试用各种方法解读小津电影。在小津诞辰110周年、逝世50周年之际,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的影像中心举办了一个展览,意图通过“图像”这个切入点,来掌握小津其人及其作品,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为纪念电影导演小津安二郎诞辰110周年及逝世50周年,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影像中心举办了展览“小津安二郎的图像学(※1)”。这是个十分有趣的展览会。

该展览试图从绘画、设计、文字、色彩等“图像学”观点重新解读小津的魅力。它不仅展示了电影作品资料,更展示了小津从幼年至晚年,在日常生活的各个场景所留下的足迹。从这里人们可以看到,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私人生活中,小津对“美”都有着执着的追求。小津形象栩栩如生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热爱绘画

小津作 扇面画笺《贵多川》(江东区古石场文化中心藏)

展览最先展示的是小津从祖父那里继承的一幅浮世绘。小津对这幅画十分珍视,甚至曾把它带到松竹大船电影制片厂的导演工作室。1952年电影厂发生火灾时这幅画死里逃生,躲过一劫。绘画上隐约灼烤过的痕迹正是那段历史的写照。

小津和绘画大师们有着亲密的交往。在《彼岸花》(1958年)、《秋日和》(1960年)、《秋刀鱼的味道》(1962年)等彩色电影作品中,观众们可以看到桥本明治和东山魁夷的真迹不经意间自然而然地出现在影片中。

影片中还有小津本人的画作。小津在上小学时就画过鸽子、植物等精致的素描,展现出非凡的绘画才能。

超群出众的美术天赋

《山中贞雄脚本集》(1940年)

小津最重视画面中人与物的构图,他在绘画设计方面也发挥了卓越的才华。小津十八岁时制作的“邮票画框”便显露了这种才华的萌芽。他把收集来的邮票粘贴出一种全新的感觉,完全有别于一般收藏家,堪称“作品”。这样洒脱的品味让人不由得甘拜下风。

《大小姐》(1930年)、《淑女与髯》(1931年)等初期作品,宣传画和广告是由当时松竹宣传部的河野鹰思(1906-1999)参与制作的。河野后来还做了东京和札幌两届奥运会的设计委员,是日本美术设计界的先驱。小津无疑对河野那充满都市气息和幽默感的设计品味产生了共鸣,并从中受到激励。

从小津的书籍装帧上也能窥见其非凡的美术才能。为悼念山中贞雄导演去世而编纂的《山中贞雄脚本集》的装帧设计中,就使用了小津设计的、同时也被用于日本电影导演协会徽标上的无限大标记“∞”。小津曾经和山中在战地重逢,这让人感受到他对这位年仅28岁就离开人世的友人的思念之情。

端正的笔迹传递出的品格

当你看了小津安二郎写的字,就会明白“字如其人”这句话的道理了。少年时代的作文、习字、写给家人和朋友的明信片、每部作品的笔记、日记、门牌等等,从这些字迹端正而别具韵味的手写文字中,可以感受到小津的人品。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一张明信片(复制品)。它是小津写给经常在他的晚期作品中出任角色的演员佐田启二的女儿中井贵惠(女演员,演员中井贵一的姐姐)的,当时她才4岁。明信片上画着中井家人一起跳“苏达拉小调(※2)”的可爱插画。这不仅展示了小津和中井一家关系亲密、十分交好,还能看出小津是多么画艺高妙,和蔼可亲。

还有,战后黑白影片中的题词与演职员表,是由小津亲笔写在麻布上的,这早已为人熟知。这次并列展示了8部作品,你可以通过比较,看到布料纹理的粗细不同所导致的字体的微妙差异,这也非常有趣。

(左)小津亲笔书写的小津家门牌(复制品,镰仓文学馆寄存),(右)明信片 中井贵惠收(1962年,复制品,贵贵事务所提供)

讲究色彩

直至1958年的《彼岸花》,小津一直都没有拍彩色电影。这正可以说明他对色彩有着强烈的执着,你只要看一看《彼岸花》片中服装的参考布料,以及松竹4部彩色电影的所有演职员表,就能够体会到这一点。

小津亲笔书写的脚本《东京暮色》(1956年)(川喜多纪念电影文化财团寄存)

小津在拍电影的时候,必备“三件套”——亲笔书写的脚本,分镜头脚本和拍摄脚本。可以想象他是一边在笔记本上抄写脚本,一边把每一个镜头印刻在脑海里的。

其中,分镜头脚本上画的出场人物和每个镜头都用颜色区分,充满了色彩感和设计感。小津用颜色区分镜头种类,这是他独创的记述方法,“既有实用性又很自然脱俗,从中可以窥见小津独具特色的工作方法。”(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影像中心主任研究员冈田秀则)

《大学是个好地方》(1936年)这部作品的胶片已经遗失,但在分镜头脚本上,甚至记录了胶片的英尺数。冈田先生说,这应该是拿来记录的,不过上面的记载太详细了,根据它似乎都可以复原出电影来。这番话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小津的认真精神。

小津的分镜头脚本《秋刀鱼的味道》(1963年)(川喜多纪念电影文化财团寄存)

构图之妙

《彼岸花》片中服装的参考布料(1958年)(川喜多纪念电影文化财团寄存)

展览的最后一部分的内容,是以松竹大船电影制片厂美术指导滨田辰雄保存的资料为中心构成的。对于重视画面构图的小津来说,房型的协调性是次要的。看看《彼岸花》的布景设计图,你会发现那是一间走廊特别长的“奇特”的房子。一般来说,在摄影棚拍摄时,因为拍不到房间的天花板,所以布景都不做房顶的。但是,小津摄制组多用低位摄影,有时会特意制作一个屋顶。

做窗帘剩下的碎布头,纸拉门上用的贴纸样本等,都贴在了剪贴簿上。正是因为这类资料留存了下来,在数码复原作品时才能更为忠实地重现当时的色调。

《秋日和》布景照片(厚田雄春旧藏)

《秋日和》和《秋刀鱼的味道》的布景照片也很有看头。这是研究小津工作推进方法的极其珍贵的资料。小津会在开拍前特定一个“影棚布置日”,将那些小道具,像是酒瓶啊棋盘上的棋子等十全十美地布置停当,然后用与正式拍摄相同的机位拍摄下来。如果道具布置不到位,他是绝不会放演员进影棚拍摄的。我们可以看出小津在美术方面是如何着实做足事前准备工作的。

本次展览还特意为观众准备了拍摄纪念照的环节。一个是一幅巨大的背景画(左下方),再现了《秋刀鱼的味道》中酒吧林立的小巷,店家的招牌自然是小津的设计。另外,在会场大厅还再现了同为《秋刀鱼的味道》中的灯笼型店铺招牌,也是由小津设计的。当你蹲下来看时,可以实际体验到具有小津特色的低位摄影效果(右下方)。

看实物时感觉明显过大的招牌,一旦摄入镜头画面,不会有任何不协调感。这可以说是深谙视觉和空间的小津所独具的技巧。背景画和店家招牌,都是在日本电影电视美术监督协会的协助下为本次展览专作的。

小津安二郎将对美术的爱好和才能运用于电影创作,营造出了一个独特的世界。相信你看完展览会上的丰富的资料后,一定会被小津那一丝不苟的严谨的工作作风所打动。

(※1)^ 《小津安二郎的图像学》,2014年3月30日结束。展示作品定期更新。标题图片为前期展览的情形

(※2)^ Hajime Hana and the Crazy Cats乐队的一首幽默的流行歌曲。1961年发售,红遍整个日本。

合作: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影像中心
采访、文:渡边玲子
摄影:川本圣哉

曾任职电影发行公司和报社,现为自由撰稿人。涉足领域包括艺术、音乐、书籍、美食、服装和杂货等生活方式的各个方面。在Web Dacapo(MAGAZINE HOUSE)上刊载了许多电影相关的采访和报道。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小津安二郎的目光小津的作品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在俄罗斯人们怎样看待小津电影呢?把小津电影介绍到俄罗斯的最具权威的电影评论家诺姆・克雷曼将为我们带来他的见解。
  • 追寻小津安二郎的足迹1963年12月12日,小津安二郎导演在他60岁生日这天溘然长逝。此后50年来,他的作品被以各种方式无数次解读。究竟是什么令学者和电影人如此痴迷?本文将概述对小津电影评价的历程,探索小津电影的魅力所在。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