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卜力工作室的今昔与未来

“现在进行时”的宫崎骏导演和吉卜力工作室——访制作人铃木敏夫

文化

宫崎骏导演长篇动画创作封笔已历时3年。其间吉卜力工作室发生了哪些变化?我们采访了掌舵吉卜力30年有余的制作人铃木敏夫。

铃木敏夫 SUZUKI Toshio

1948年生于名古屋市。1972年庆应义塾大学文学系毕业后,进入德间书店。曾供职于《周刊朝日艺能》,1978年参加动画杂志《Animage》的创刊工作。在担任副总编、总编之余,参与高畑勋、宫崎骏的《风之谷》(1984年)、《萤火虫之墓》(1988年)及《龙猫》(1988年)等作品的制作。1985年参与创办吉卜力工作室。1989年起,成为吉卜力工作室的专职人员。此后,参加截至《起风了》(2013年)为止的全部剧场版作品的创作,以及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2001年开馆)的设计工作。现任吉卜力工作室株式会社董事长兼制作人。吉卜力工作室的新作《红海龟》预定于9月17日公映。

宫崎骏导演为世间创作了《风之谷》(1984年)、《幽灵公主》(1997年)、《千与千寻》(2001年)等多部动画名作,以2013年的《起风了》为收山之作,他宣布长篇动画创作“封笔”,至今已历时近3年。吉卜力工作室以宫崎导演(75岁)和高畑勋导演(80岁)两位大师的作品为中心,制作了多部长篇动画影片,2014年由米林宏昌执导的《记忆中的玛妮》公映后,宣布制作部门解散,进入重大转型期。

在此背景下,据称宫崎骏导演正埋头于短篇动画《毛毛虫波罗》的制作,而且是首次采用电脑动画(CG)技术。此外,吉卜力工作室还将于9月推出首部与海外联合制作的新作《红海龟》(由迈克尔·度德威特执导)。这部作品构思10年,在5月举办的戛纳国际电影节获“一种视点”单元特别奖。

目前,吉卜力工作室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又将何去何从?怀着这样的问题,笔者前往东京小金井市的吉卜力工作室,采访了吉卜力董事长兼制作人铃木敏夫。对一直以来给予两位导演大力支持的进行。在近40年的时间里,铃木与高畑和宫崎两位导演不时发生意见冲突,但总是在坦率的交流探讨中不断创作出新作品,无疑为导演的工作和吉卜力的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向宫崎导演建议:“换换心情”,制作一部CG短片

眼下,铃木制片人每天奔走于东京惠比寿的私人办公室和吉卜力工作室之间。他表示,不知为何,“自己在创作影片时,更感从容自如”。

“停止国内电影制作有各方面的原因。其一是宫崎导演的长篇动画创作封笔,高畑导演也已80多岁高龄。不假思索地只顾培养年轻人,让他们不断创作新作品,这样是没有前景可言的。我希望拿出一段时间,梳理一下思路,我自己也需要一些学习时间。”

不过,这样一来各方人士都以为铃木有了空闲,便都想约他见面。于是最近他主要在惠比寿与人会面,必要的时候到吉卜力去工作。其实,个中原因是他不喜欢每天去吉卜力工作室上班。

“真受不了啊,见到‘宫先生(指宫崎骏——译注)’的话。每天一到公司,就要和他消磨掉两、三个小时。往返吉卜力,路上花费两个小时,即便只和他交谈两个小时,我一天当中的宝贵时间就被占去了四个小时,该做的事情都没办法完成。这就是我不愿每天来吉卜力的一大真正原因。”

在位于小金井市的吉卜力工作室

铃木笑着补充说,“谢天谢地”,现在埋头制作首部CG短片的宫崎导演“稍微安静了些”。铃木将宫崎导演称作“宫先生”,半开玩笑地谈到导演的近况,那“不敬”的口吻中,让人感觉到了他与导演之间牢不可破的关系。实际上,建议宫崎导演挑战CG作品的正是铃木本人。

“是我劝他换换心情的”,铃木说。“手绘(动画)不错,不过我想,换一个做法,或许更有新意,更有干劲呢。”

“宫先生”想做《毛毛虫波罗》

《毛毛虫波罗》实际上是宫崎导演以前就想实现的策划,当时正值《幽灵公主》的策划完成之时。

“宫先生当时提出想做《毛毛虫波罗》,但我表示反对”,铃木说。“这个故事里没有人物出现,所以要作成一部80~100分钟的长篇动画相当困难。而且要创作《毛毛虫波罗》,我觉得还是等再上些年纪之后为好。另外,《幽灵公主》是‘动作片’,这样的作品我认为要趁现在这个年龄(当时导演55岁左右)去做,因此我提议他考虑《幽灵公主》的创作。这是我基于现实做出的判断。”

铃木非常了解宫崎导演的心情:虽然宣布“引退”,但内心实际上却非常渴望动画影片的创作。有一天,铃木对“无所事事,总是找话过来闲聊”的宫崎导演说:“要不做个短篇(动画)吧,《毛毛虫波罗》怎么样?”

“听我这么一问,他甚是气恼:‘我暗自琢磨的事,你怎么抢先说了出来?!’他心里想的那些事情,我当然知道了。我们毕竟打交道这么长时间了。”

于是,宫崎导演决定制作首部以CG为主要技术的短篇动画,铃木提出了两个选择方案——与皮克斯的工作人员联合制作,其领军人物约翰·拉塞特与吉卜力有着多年的密切交往;或者与日本年轻的CG工作人员共同创作。宫崎导演回答说:“还是日本的CG吧,皮克斯的人说的都是英语。”

《毛毛虫波罗》有望1~2年后在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公映。

与高畑和宫崎两位导演“奉陪到底”

架子上摆放着迄今制作的动画作品资料以及为人熟悉的动画角色模型

有时用办公桌上的电脑观看喜欢的影片DVD

宫崎导演曾多次接受铃木的建议,对创作方针做出重大改变。他的最后一部长篇动画《起风了》也是如此。宫崎导演当初据说是想创作《悬崖上的金鱼公主》续篇。然而,铃木的初衷是希望看到宫崎导演如何表现战争题材,他建议将当时宫崎导演在模型杂志上连载的漫画、以零式舰载战斗机的设计师堀越二郎为主人公的故事改编成动画电影。当时导演并不感兴趣,但最终还是尊重了铃木的提议。“那时他想创作《金鱼公主2》,可我不想看。仅此而已。”

铃木曾戏言要用《起风了》(2013年7月公映)和高畑执导的《辉夜姬物语》(2013年11月)替代作为两位导演的“退休津贴”,他打趣道:“我真心希望他们俩早点儿去见上帝。”

“我和两位导演是在1978年相识的,算起来已经共事38年之久。和他们一路走到今天,我除了“奉陪到底”,已别无选择。总之,今后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怎样让这两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起风了》和《辉夜姬物语》公映后,有一次我们三个人一起聊天。我开玩笑说,当初筹划两部影片在同一天举办首映式,却没能如愿;下次有机会你们配合一下,同一天去死吧,这样只要举办一次葬礼就了结了。高畑先生听了笑起来,但宫先生却面露一幅莫名其妙的神情。”

高畑导演和宫崎导演在长达半个世纪的交往中,彼此间既有竞争意识,又相互尊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他们的个性都很强,作品的风格和志趣也各不相同。也正是得到这样两位大师的信任,并推出多部名作的制作人,铃木才能跟他们开出这样的玩笑吧。

以吉卜力的合作为条件,首次挑战长篇动画

预定于9月公映的《红海龟》由迈克尔·度德威特执导,他生于荷兰,主要在英国从事动画导演工作。短篇动画《父与女》(2000年)获美国奥斯卡短篇动画奖。铃木被这部作品所感动,就是否愿意制作长篇动画直接探询了迈克尔导演的意向,这是10年前的事情。

“他回答说,自己只制作过8~10分钟的作品,如果能得到吉卜力的合作,愿意尝试一下长篇动画。于是我问高畑是否愿意合作,他欣然应允。”

“当初在脚本制作阶段,双方分别在英国和日本协调磋商的,工作进展缓慢。于是我提议让迈克尔导演来日本。那是大约8年前了,迈克尔导演来日本租了一间公寓,从那里到吉卜力来上班,和高畑一边磋商一边干,初步完成了脚本和分镜头工作。”

如何确保制作费也是一大问题,我们决定和法国的电影制作发行公司Wildbunch合作,动画制作的实际工作也主要是在法国进行的。

今后无国界电影制作将更加有趣

《红海龟》由荷兰导演执导,由欧洲各国的工作人员制作完成。铃木表示,今后“不仅是欧洲,还可以请美洲、亚洲或非洲的工作人员联合制作一部影片。如今已是这样的时代了。”

“不同国籍的人们联合制作一部影片的时代已经到来”

现在日本的动画片已有六、七成在东南亚制作,据说美国的动画行业情况也相同。“日本的制片人或导演去那边(东南亚)一起制作影片的时代已经到来。”

“日本也好,今后的亚洲也好,如果不掌握汉语、泰语等多种外语,工作就无法顺利开展,这是时代发展的趋势。作品的趣味恐怕也会发生变化,不过这也正是有趣之处。在这一过程中会产生怎样的新鲜事物呢?我认为,无国界时代将变得非常有趣。”

动画制作行业从手绘到数字,再到无国界,如今已迎来巨变时期,其宣传战略的主流也从与报纸、电视、杂志或企业的密切合作,逐渐朝充分有效地利用互联网和SNS的方向转变。铃木坦承自己“已经应付不了了”,据称,如今他在各方面都感到靠得住的人,是曾在吉卜力“拜师学徒”的IT企业Dwango的董事长川上量生。“不仅是动画的制作,如何将动画作品推向社会的工作也在向数字化发展,那是令我陌生的世界,我终要淡出这个时代了。”

一个时代确已结束。然而当前,作为模拟时代的吉卜力粉丝,希望在这个夏天于东京举办的“吉卜力大博览会”上,让记忆的翅膀在昔日初次相逢吉卜力每部作品的万千思绪中尽情翱翔。

2016年6月13日

采访、撰文:nippon.com日本网编辑部 板仓君枝 摄影:大河内祯

宫崎骏 千与千寻 起风了 高畑勋 风之谷 吉卜力 辉夜姬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