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史探险

西博尔德:双重身份,光影交织

文化

江户时代后期,德国医生、博物学家菲利普·弗朗兹·冯·西博尔德(Philipp Franz von Siebold)来到日本。在日本的6年间,他收集了数以万计的植物标本和有关日本地图及工艺美术品等,并以《日本》、《日本植物志》、《日本动物志》三本著作成就了其日本学大家的地位,为欧洲各地的日本博物馆建造做出重要贡献。在他逝世150周年之际,让我们来观察一下他的功绩。

双重身份

1823年,西博尔德作为服务于荷属东印度贸易站的医生来到日本的长崎县出岛赴任,当时他年仅27岁。在日本的约6年间,除任职诊疗所兼私塾“鸣泷塾”,培养了很多能够读写荷兰文的所谓“兰学家”外,他还潜心研究日本的动植物。同时,他还开展了许多有助于日荷贸易的市场调查,并接受荷兰政府特别任命,进行“收集日本的政治、军事情报”的工作。表面上西博尔德是医生、博物学家,而背后则是“市场调查员”。

德国的名门贵族出身的西博尔德在维尔茨堡大学学医,毕业后开了家私人诊所行医,但他一直希望离开政局动荡、经济萧条的德国,到国外大显身手。当时恰逢荷兰政府为成立新贸易公司招聘随行医生,并有计划在受其贸易垄断的日本收集植物、生活、文化、人口、军事等相关情报。于是,德意志联邦巴伐利亚王国出身的西博尔德在选拔中脱颖而出。

冒充荷兰人

德语方言分为低地德语和高地德语两种。当时荷兰通用低地德语,但成长于德国的西博尔德,母语是高地德语,不擅长低地德语。日本入境审查时,日本翻译商务专员心生怀疑,讯问了他的出身地,这时站在旁边的荷兰贸易站长临机应变,称:“他是来自山地的荷兰人,说的是方言”,就这样西博尔德通过了入境审查。

1824年,西博尔德获准到长崎活动,在长崎郊外的鸣泷,从日本的荷兰翻译那里接手了土地和别墅,开设了第一家有旅日外国人主持的学塾,他的名字因此而迅速在全日本的“兰学家”中传播开来。就这样,想学习最新西洋近代医学的医生与兰学家纷纷聚集到长崎,怀着极大热情去听西博尔德的讲座。“鸣泷塾”是一座两层木造建筑,庭院里移植、栽培了西博尔德和门生们从日本各地采集来的药草。

西博尔德还按不同专业给学生们布置了课题,让他们用荷兰语提交报告。如班长美马顺三将贺川玄悦的《产论》及其养子玄迪的《产论翼》整理成论文,还与塾生户塚静海和石井宗谦共同翻译提交了由四部构成的《灸法略说》。在这里学习过的大部分日本人日后都成为了日本现代西医学和自然科学的先驱。

鸣泷塾:开展国际调查的据点

西博尔德利用来自日本各地的塾生们,开展了各种各样的调查并收集了大量有关日本的资料。鸣泷塾也是西博尔德在日本的进行情报收集活动的据点。

鸣泷塾

因西博尔德的治疗均为免费,所以患者们为了向他表示感谢纷纷回赠以美术品与工艺品。荷兰国王为了收集日本的美术工艺品,曾将大约1万2000荷兰盾(按现在的货币价值核算约合2亿5000万日元)作为经费给了西博尔德,于是他就成为了直属国王的买手。

利用江户参府收集情报

荷兰贸易站长前往江户城给将军进献礼物宣示忠诚的“江户参府”之行,对西博尔德来说是了解江户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因为当时的幕府是禁止外国人在日本国内自由旅行的。1826年,西博尔德加入到荷兰贸易站长带领的“江户参府”队伍中,一行中除了日本翻译,还有作为西博尔德的佣人一同前往的塾生凑长安、高野长英、二宫敬作等。此外,画师川原庆贺也在同行之列,专事记录旅途中的风景及风俗。

在江户(现东京),他们经常投宿于日本桥本石町的长崎屋。在那里,西博尔德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其中与熟悉日本国情的最上德内的相遇意义非同小可。因为最上是北方探险家间宫林藏的上司。为确认库页岛是不是岛屿,西博尔德问最上:“可否将你绘制的虾夷(北海道)、桦太(库页岛)的地图转让与我?”最上知晓将日本地图给外国人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行为,于是低声回复说:“给你是绝对不可能的,借给你看看吧。但切记此事绝不可说出去。”

当时到这家旅馆来求见西博尔德的人络绎不绝。如幕府的文书管理调查官员高桥作左卫门景保就曾多次前往长崎屋,目的是要通过西博尔德手中的克鲁辛斯特恩的《世界一周记》,确认伊能忠敬等绘制的日本地图北部海岸中尚不清楚的地方。高桥说:“如果你给我《世界一周记》,那我可以送你日本地图的复制版。”那个地图,是包括北方库页岛、千岛的日本沿海地区测量图。

女儿“Ine”:日本第一位女医生

其扇,原名Taki。她的祖先来自长崎西南细长的半岛尽头的野母,后人代代居住在“铜座迹”。Taki是她父亲31岁、母亲25岁时出生的第四个女儿。

她的父亲佐兵卫在铜座迹做蒟蒻买卖,曾经家业繁盛,佣人众多;然而,因经营失误而欠债,生意败落,最终落得连家也拱手让人的惨境。走投无路的佐兵卫只能把长女Tsune送去做艺妓。

“Tsune是美女,但泷更漂亮。她的美貌从少女时起就闻名远近。丸山地区规格最高的青楼“引田屋”,曾强烈建议她来做艺妓。于是Taki也步Tsune后尘,成了引田屋的艺妓,并在15岁那年被赋予花名‘其扇’。”(吉村昭著《冯·西博尔德的女儿》上)

西博尔德对其扇怀有好意,两人很快坠入爱河。1825年,其扇19岁时生下第一个孩子,取名Ine。Ine后来成为日本第一位妇产科女医生。

西博尔德事件的内幕

1828年,发生了“西博尔德事件”。西博尔德回国时乘坐的一艘荷兰商船在即将离开港口驶往印度尼西亚时遭遇暴风雨而触礁。从船内装载的货物中,发现了被禁止携带出境的日本地图、江户城示意图以及库页岛测绘地图等的复制本。这些都是西博尔德在“江户参府”期间通过各种途径得到的。其中被视为问题的,是从高桥处得到的库页岛详图。

事发后高桥自然受到怀疑。虽然知道将日本地图复制品送给西博尔德的行为属于触犯国家禁令的大罪,但他认为“这样我国可以从中获益”——由此可以看出高桥是“明知故犯”,违犯国家禁令几近是自己的信仰理念所使然。

管理国家机密地图的高桥被逮捕后,坦白了送给西博尔德禁品的事实。西博尔德则否认了间谍嫌疑,称:“这只不过是自然科学调查的一个环节”。高桥受到惩处,而西博尔德的收藏品则被悉数没收,他本人在受审后被驱逐出境。

佩里和西博尔德

1830年,西博尔德回国,定居荷兰的莱顿。根据带回的大量资料,他在1832年编著了巨作《日本》,同时整理编辑了日本动植物的相关书籍。据《日本植物志》的记载,喜欢紫阳花的西博尔德用妻子的名字为盛开于鸣泷塾周围的花取学名为“Otakusa”;《日本动物志》中记载称,已被视为化石的“日本大鲵(大山椒鱼)”,第一次在欧洲做了介绍后,获得人们的极大关注。这三本著作以西博尔德三部曲而享有盛名。

展览会“西博尔德:向世界展示日本的自然”上展出的紫阳花压制标本。紫阳花取妻子之名命名为“Otakusa”(图片提供:东京大学综合研究博物馆)

西博尔德在日本搞到两条日本大鲵,并将它们活着运往荷兰。其中1条安然无恙抵达荷兰,并人工饲养了50多年(图片提供:国立科学博物馆)

1853年,美利坚合众国海军东印度舰队提督佩里带着米勒德·菲尔莫尔总统的亲笔信现身浦贺。对佩里来说,西博尔德的日本情报极有价值,但对在背后操控西博尔德的荷兰则高度警戒。所以,他完全拒绝了荷兰的帮助,而是决定通过自己国家的力量,逼迫日本打开国门。

特为纪念西博尔德逝世150周年而策划的“昔日重来!西博尔德的日本博物馆”展的策划人之一、江户东京博物馆的小林淳一副馆长指出:“佩里是了解西博尔德的,但却没有参考他的做法,而是以武力作为后盾逼迫日本打开国门。最终令日本幕府屈服,放弃了闭关锁国政策。同样在对日政策上,西博尔德对待日本的方式则是想要通过振兴贸易来促进日本开放国门。”

特展“昔日重来!西博尔德的日本博物馆”,再现了19世纪在欧洲举办“日本博物馆”展的情形

西博尔德在促进日本开放这一点上虽然输给了佩里,但他在西方创立了日本学,在历史上留下了功不可没的学术意义。较之1900年巴黎万国博览会上对日本的介绍以及之后在欧洲被称作“日本主义”的日本审美情趣热潮,西博尔德领先一步,设立了日本博物馆,并力图广泛的介绍日本,对日本的“西洋学”和西方的“日本学”双方的发展都做出了贡献,这一点是我们不能忘记的。

取材、文:长泽孝昭
插图:井塚刚
翻译合作:JST中国综合研究交流中心《客观日本》

特展“昔日重来!西博尔德的日本博物馆”概要
【长崎会场】

会期: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2017年4月2日(星期日)
会场:长崎历史文化博物馆(邮编850-0007 长崎县长崎市立山1-1-1)

【大阪会场】会期: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2017年10月10日(星期二) 会场:国立民族学博物馆(邮编565-8511 大阪府吹田市千里万博公园10-1)

历史 日本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