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钱汤”,乐享日常

“钱汤”画师 田中Mizuki

生活

为公共浴池“钱汤”的墙壁绘制大型油漆画的画师,在全日本仅有3人。作为其中唯一的一位年轻人,肩负着继往开来历史重任的,是一位在大学里攻读过美术史专业、被钱汤壁画的魅力深深吸引的女性。

田中Mizuki TANAKA Mizuki

1983年出生于大阪,在东京长大,毕业于明治学院大学美术史专业。2004年,大学在读期间,拜“钱汤”壁画家中岛盛夫为师,开始学习钱汤壁画,2013年出师开始独立工作。同年,与经营杂务服务店的驹村佳和结婚。现在夫妻二人合作,在绘画现场,驹村负责搭建脚手架等工作。目前,他们承接全国各地各种场所的壁画制作,包括钱汤、私人住宅、店铺、护理设施等。另外,他们还热心于各种宣传钱汤魅力的活动,随时更新博客“钱汤壁画师的见习日记”。

专注力和体力是绘画成败的关键

听到钱汤这个词,日本很多中老年人会勾起心中的一抹乡愁。在他们的记忆之中,家附近的钱汤曾经是几乎每天都要光顾的地方,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家庭浴室的普及,钱汤的数量也在逐年减少。巅峰时期的1968年,全国共有18000家钱汤,此后逐年减少,目前仅剩2625家(据2016年4月全国浴场工会调查)。提起钱汤,很多人的眼前浮现出的一定是浴池上方那巨幅的油漆壁画——高耸的富士山和山脚下广阔的原野。过去,画这种油漆画的“钱汤画师”有数十人,而如今只剩下3人了。他们是最年长的丸山清人(81岁)、去年11月被评选为“现代名匠”(日本政府表彰具有卓越技能的一种制度——译注)的中岛盛夫(71岁)以及其中唯一的一位年轻人、现年30多岁的田中Mizuki。

1月份的一天,在位于东京都江户川区葛西的钱汤“仲之汤”,田中从早上8点左右就搭建起脚手架,开始了女浴池的壁面油漆画绘制工作。她计划利用钱汤的休息日的一整天时间,先后完成女浴池和男浴池的壁画绘制。壁画宽约6米,(从浴池起算)高约3米。她爬上梯子,先从接近天花板的天空图案部分开始着手漆绘。

颜料是油性的外墙用油漆。各种色彩是由红黄蓝三原色与白色调制出来的

将油漆画脱落的地方剥掉,先涂上天蓝色。站在梯子上的是田中Mizuki的丈夫驹村佳和

用滚刷在原有的图案上反复涂刷

树叶和繁茂的树丛,细微部分也都用毛刷来描绘

每刷一笔,松树愈显栩栩如生

女浴池大功告成后,紧接着转战男浴池

包括1个小时的午休,绘制工作一直持续到将近晚上9点

“仲之汤”原来的壁画是已故壁画师早川利光绘制的,画中的富士山,郁郁葱葱色彩鲜艳。但油漆画时间一长就会劣化,因此很多情况下都是每隔几年,就要在原画的基础上重新涂刷。据说有一条雷打不动的规矩,就是每次修复的时候,即便同是富士山,也要做一些调整,或者在位置上左右错开一些,或者变化一下色调,或者改画成红色富士山等,总之不能与原画完全相同。并且,男女浴池的图案景致也各不相同。

田中的工作从去除现有绘画上油漆脱落的部分开始。然后,一边考虑构图的整体平衡,一边用刷子层层叠叠地描绘出天空、云彩、近景、远景和富士山。这份工作需要胆大心细,同时也要具备充足的体力和专注力。女浴池的壁画绘制完成后,立刻转战男浴池。完成全部工作的时候,已接近晚上9点了。与上一幅绘画相比,田中新绘制的图案色调柔和,展现出一派优雅的富士山风光。

田中绘制的富士山有一种柔美的感觉,令人心情舒畅

学徒时期,反复涂画天空

田中大学时在明治学院大学是攻读美术史专业的。她脑海中没有孩提时代关于钱汤的记忆。那么,是怎样的机缘让她成了一名钱汤壁画师呢?

田中对现代美术感兴趣,她喜欢福田美兰和束芋这二位以全新的视角去观察日本美术史、捕捉日常生活场景的艺术家。因对他们以钱汤为主题的作品感兴趣,田中在大学时第一次去了钱汤。当泡在浴池里心不在焉地望着刷满墙壁的油漆画时,她发现那壁画让空间变得深远,似乎在邀人去做远离凡尘的“旅行”。田中说,自己就是被这种不可思议的魅力所深深地吸引。

田中还承接私人住宅的浴室油漆画绘制工作。几年前,受一对曾经在日本生活过的英国夫妇委托,她去伦敦出差,在那对夫妇家的浴室,绘制了江之岛的景色,那是他们曾经居住过的神奈川县藤泽市的象征

“泡在钱汤里,时间的流逝似乎也和平常变得不一样了。在进入如同寺庙建筑一般的古老钱汤的瞬间,会产生来到另一个世界的感觉。泡在浴池里朦胧中眺望富士山,许多旧时的记忆会意外地涌上心头;住在附近的常客还会过来搭话,‘我没见过你,你是从哪里来的?’‘你个子好高啊,有多少公分?’……虽然只泡短短的半个小时,但是那种短暂而有趣的相逢,会让人感觉自己犹如出行在外,做了一次小小的旅行。”

之后,田中开始了关于壁画的调研,毕业论文的主题也是关于钱汤壁画的历史。在调查中,田中了解到,由于建筑物的年久失修和后继无人等原因,关门停业的钱汤逐渐增加,油漆画师也随之减少,并正走向老龄化。这让田中切身感到了“100年后,钱汤文化即将消亡”的危机,进而想到“如果没有年轻人从事钱汤的油漆画绘制,那最便捷的解决办法就是我自己来学习这门技艺并把它传承下去”。于是,2004年,她拜中岛盛夫为师,开始潜心学习油漆壁画的方法。

学习的过程并不轻松,但是只要看到中岛师傅工作的样子,田中就会觉得很有意思。“在短短一天时间里,那么大的一幅画就换了个样子,这让我有一种情绪得到了宣泄的快感”。在刚刚拜师的几年时间里,田中需要做的,就是日复一日地画天空。师傅看似轻松随意就完成了的涂画,实际上并不那么简单。由于墙壁上有凹凸不平的地方,还有一些小洞,所以要求画师要能够用纯色涂刷出颜色均匀的一面墙。在这个阶段,首先要学习的是油漆的使用方法。

要表现出在天空中自由飘浮的云朵也绝非易事。一开始,田中只会用白色油漆去画形状单一的云朵,结果被师傅批评说“那不是云”。通过反复研究色调浓淡搭配,她渐渐地提高了作画本领。

从富士山到《新・哥斯拉》

毫无疑问,最需要潜心练习的还是富士山,尤其是山脊棱线的画法。“虽然很多作品都象葛饰北斋那样,把富士山画得山势陡峭,但实际上,富士山并没有那么险峻。我画富士山的时候,会特意画得比较平缓,让人看到之后感觉心情舒畅”。

田中参考研究了明信片和旅行社宣传册上的富士山。“这是一种调研工作,目的是为了搞清普通人眼里的富士山究竟是什么样子。所以,或许可以说,我画出来的富士山,是人们记忆中的富士山的荟萃。”田中的目标,是画出任何人都会心生某种怀念之情的富士山。钱汤的油漆画有一些约定俗成的定规,比如不能画樱花、红叶这类季节性的景物,夕阳也不行,必须都是晴朗的白昼景象。

据田中讲,东京及其近邻的神奈川、埼玉等关东地区的钱汤壁画,多选择富士山为主题。明治时代,浅草的一个富士山形大观景台和神田锦町的一幅绘有从火车上看到的窗外富士山景色的全景画很受欢迎,那时就有“大家一起欣赏巨大的富士山模型的习俗”,因此钱汤里的富士山壁画或许也是昔日风俗留痕吧。据说在关东以外的其他地区,钱汤很多都采用马赛克瓷砖图案或者仅仅是涂成白色的木质墙壁,不用这种油漆画。

2013年,田中开始独立工作。田中表示,作为一名手艺人,在很多地方她还还需要学习改进。“因为我是那种事无巨细的性格,非常在意绘画的细节……。而熟练的手艺人则能够做到有的放矢,画得很快。所以我也必须学会更快地完成工作”。

最近,出于各种宣传的目的,出现了活用钱汤壁画的新动向。去年,位于大田区西蒲田的公共浴池“大田黑汤温泉 第二日之出汤”,限时4个月,在浴池墙壁上使用了田中绘制的哥斯拉油漆画。这个题材源自于当时热映的影片《新・哥斯拉》。

“这项工作是受大田区委托的。因为电影在蒲田进行大规模的外景摄制,区政府希望借此机会为所在地区做一些宣传”,田中说道。那幅画的构图,左侧是蒲田车站前的商业街、站前大厦上的屋顶观览车和池上本门寺;右侧是大田区及这一地区最具代表性的羽田机场和多摩川,富士山则高高地耸立在远方。宣传期结束后,田中在这幅画上又重新画了一幅富士山风景图。

“大田黑汤温泉 第二日之出汤”浴池墙壁上的“哥斯拉”油漆画。2016年7月至11月上旬限期展出,画面上有田中绘制的哥斯拉 TM&©TOHO CO.,LTD.

传播信息,开拓钱汤的未来

虽然钱汤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持续面临遭遇淘汰的生存危机,但是田中坚信“钱汤不会彻底消亡”。为了弘扬钱汤的魅力,热爱钱汤的企业家和文化界人士开展了各种各样的活动。田中也通过在钱汤和孩子们举行绘画讲习班、现场绘画等活动,为宣传钱汤文化助一臂之力。

20来岁年轻人的意识也在发生改变,他们对钱汤的印象开始由“陈旧过时的地方”渐渐转变为“具有怀旧氛围的地方”,据说还出现了通过社交网络(SNS)分享有关钱汤活动信息的动向。2015年,一位喜爱钱汤的30多岁的网页设计师开设了为年轻人发布钱汤信息的网站“东京钱汤―TOKYO SENTO―”,浏览量正在不断增加。此外,这位设计师除了运营该网站,去年4月还承接了埼玉县川口市一家开业于上世纪50年代的钱汤“喜乐汤”,并且“掌柜的”也是20多岁的年轻人,亲自接待客人的到来。

虽然出现了上述这些新动向,但是田中认为,能够引发人们对钱汤兴趣的信息发布量还很有限,而且她还希望向访日外国游客传递钱汤的魅力。虽然目前已有多种尝试,包括多语种的钱汤沐浴方法说明招贴画或“指南手册”、以及沐浴方法的视频指南等,但是田中认为还有许多可以做的事情,比如在网站以多语种形式发布信息、在旅游行程中加入参观钱汤项目等。“我很希望每一位来日本的外国游客都有‘来了日本就要去泡泡钱汤’的愿望”,田中说。

采访、撰文:板仓君枝(nippon.com 日本网 编辑部) 摄影:大久保惠造 翻译协作:客观日本

观光 富士山 温泉 钱汤 公共浴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