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日本最大的离岛佐渡之旅
移居佐渡的年轻夫妇:改建古民居,经营民宿,传播海岛魅力
[2018.03.29] 其它语言 : 日本語 | ESPAÑOL |

东日本大地震后,有一对夫妇带着幼子从东京移居到了佐渡。在这座岛上,他们改建江户时代遗留下来的古民房,经营起了民宿。一家人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享受着真正的富足人生,同时向岛内外传递着佐渡的魅力。

以震灾为契机,探索脱离大都市东京的生活

日本海上的日本最大一座离岛–佐渡岛。位于这座岛屿中心的平原上,坐落着一家农家民宿,它是从一栋有两百多年历史的旧民居改建而成的。黑色的柱子和橙色的外墙格外引人注目。在田野、树林和河流环绕的院落里,完好地保留着旧时的米仓和味噌窖建筑。

两百多年历史的茅草顶民房,以“Karl Bengs古民家民宿YOSABEI”之名获得新生。院落内保存着现已不再使用的工具仓库

仲冢雄辉(31岁)和仲冢周子(30岁)是一对从东京都新宿区迁居佐渡的夫妇,他们从2016年5月起开始经营民宿,每天只接待一对夫妇或两三个结伴而来的游客。两人在法政大学读书时,在同一个课题小组相识,婚后在东京过着双职工的生活,并于2011年3月11日遭遇了东日本大地震。据说这场地震成了促使他们下决心离开东京的一个契机。

“没想到东京的城市功能居然那么脆弱。”雄辉说。这场日本观测史上最大规模的地震当天就让东京市的交通陷入瘫痪。仲冢夫妇各自从公司步行了五个多小时才回到家中。

之后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泄漏事故的发生,更是犹如雪上加霜,二人了经历了核辐射物质扩散的恐慌、电力供应不足导致的停电、物流系统瘫痪导致的物资紧缺……。妻子周子称当时内心充满了不安:“东京连食品安全都没法保证”,她甚至用瓶装水来淘米。

正巧这时周子听说了老家佐渡的老房子要拆掉的消息。她的祖父在那里一直生活到2001年,去世后,房子就空了下来。老房子地板脱落,房门无法开启,加上漏雨,所以很多人都建议拆掉。但是出身新潟市的周子回忆当时的情形说:“小时候,我好多次渡海去祖父母那里玩,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所以当时一心想把房子保下来。”

邂逅德国建筑师

刚开始摸索如何改建佐渡的老房子时,雄辉在图书馆发现了一本书。这本书介绍了在日本全国翻建古老民居的德国建筑设计师Karl Bengs。当得知Bengs本人就住在新潟县十日町市乡下的一幢翻建的古民房后,仲冢夫妇拜访了位于该市的Bengs事务所,提出了改建委托。

虽然预算有限,但Bengs说:“这对年轻夫妇珍视先祖代代传下的东西,这种想法让我深受感动。”在“尽量保留已有的古建材”的宗旨下,Bengs在设计上将内部改为“楼梯井”结构,大胆地把原本被天花板遮掩起来的房梁展露出来。

翻新后的老宅子,气势十足的柱子和横梁。抬头仰望这个空间,似乎能够隐约感受到祖祖辈辈生活的气息

周子得知,“纵横于屋顶的粗大梁柱用的都是佐渡特产罗汉柏,以及当地的栗树、松树、杉树等木材”,因此她说,自己对佐渡的感情也随着老房的翻新而愈加深厚了。

应仲冢夫妇的要求,外墙采用了和Karl Bengs事务所相同的颜色

理想的育儿环境

最终让二人下定决心移居佐渡的,是2014年长女木春的诞生,当时改建工程还在进行当中。周子说,佐渡所有儿童都能上托儿所,与此相比,“在东京想要入托可是太难了”。对仲冢这样的双职工家庭而言,能否给小木春找到托儿所至关重要,可谓是一件头等大事儿。

就在周子为育儿而奋战的时候,雄辉离开了东京,只身来到佐渡,开始了房子的内部装修。就在他每天搅拌灰泥和铁丹颜料,粉刷墙壁的时候,当地人抛来了橄榄枝:“想到新潟交通佐渡上班吗?”简直是“刚想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工作就这样定了下来。新家还未完工,雄辉就阴差阳错地在佐渡找到了工作,这也加快了二人离京返乡的步伐。

其实在地震之前雄辉就隐隐对田园生活有一种憧憬。2008年雷曼事件爆发时,他在人才派遣公司Pasona负责裁员工作,因而让他痛感“即便在东京也未必就有稳定的工作”。

当雄辉告诉当时公司的同事和朋友,以及住在埼玉县的父母“决定‘下乡’去佐渡”时,大家都吃惊地问:“为什么要冒险去走独木桥?”但雄辉却坚定地表示,选择移居才是“康庄大道”。

佐渡岛面积是东京23区的1.4倍,人口却不到6万。从人口比例看,托儿所、学校、医院的数量远超东京,更不用说新鲜的海产品、蔬菜和大米了。

根据佐渡市政府的数据,东日本大地震后的第二年,移居到佐渡的人数为22人,是上一年的两倍左右。此后移居者逐年增多,2016年度(2016年4月~2017年3月)上升至86人。现在,市政府的地域振兴科内还专门为那些有意“移居佐渡”的人们开设了支援中心,向他们提供有关移居的信息。

打造岛内外游客的聚会圣地

“佐渡新移民”中,仲冢一家或许是非常幸运的。周子的祖父母原本是当地的大地主和村官,因此虽然是空置了十多年的房子,但他们还能有可以继承的房屋和土地。而且最重要的是邻居都不当他们是外人,犹如“孙女一家搬了回来”那样受到热情相待。

仲冢夫妇为了回馈当地居民,从去年开始他们每逢周三、周四都将民宿作为咖啡厅对外开放,以方便附近的人来聚会。此外,还会应客人的要求,将部分空间租出去举办茶会、演奏会、艺术工作室等。

当然,按照最初的计划,他们还向从岛外来这里下榻的客人宣传“佐渡的魅力”,给计划移居到此的人们提供各种咨询服务,充当移居“礼宾部(concierge)”的接待员角色。

客房在二楼,三面都有窗户,采光通风都很好

借宿在仲冢夫妻经营的“Karl Bengs古民家民宿YOSABEI”,第二天早上,周子准备好了可口的早饭——越嚼越甜的佐渡米米饭,美味菜肴里,使用了大量夫妇二人在院子里种植的新鲜蔬菜和香草。雄辉在陪小木春玩了一会儿后,开车送她去托儿所,然后再去上班。在这里,时间缓缓地流过,你可以享受东京没有的丰富多彩的慢生活。

雄辉说:“如果有人问我是否还想重建一次古民居,我可能会回答让我好好想想吧,因为真的是体力有限。但是毅然决然地举家搬迁到佐渡来,还是非常英明的决定。”周子也说:“我会珍惜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同时跟岛内外的人们分享大自然的恩赐。”

采访、撰文:川胜美树
图片拍摄:中川晃辅

标题图片:站在“Karl Bengs旧民家民宿YOSABEI”门口迎接来客的仲冢一家

Tags: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人间国宝”伊藤赤水:源于佐渡的土与火的艺术“无名异烧”以金山闻名的佐渡岛,其矿脉附近出产含有铁质的红粘土“无名异”。“人间国宝”第五代伊藤赤水继承了以“无名异”为陶土烧制“无名异烧”的传统,并将其发扬光大。赤水先生将岛屿风情巧妙地融入创作中,烧制出风格独特的作品。让我们来倾听他讲述制陶的哲学及其对家乡佐渡的深情。
  • 日本酒“北雪”名扬世界,国鸟朱鹭提供质量保证海岛佐渡,具备了适宜酿酒的三大要素:气候、水质和大米,造酒厂为数众多,其中历史悠久的北雪酒厂更是深受当地人们的喜爱。在独具一格的酿造技术及经营韬略中诞生的这款日本酒,如今正朝着举世无双、为全世界名人雅士所钟爱的目标奋勇前行。
  • 黄金传说起源地,支撑日本发展的佐渡金银山佐渡金银山通过近400年左右开采的金银,支撑了江戸幕府的财政,在明治以后还为日本的现代化做出了贡献,并为佐渡的工农业发展及文化普及带来了巨大影响。现在佐渡金银山正积极申遗,争取进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本文就介绍一下佐渡金银山的历史与遗迹。
  • “金岛”佐渡游从东京去日本最大的离岛佐渡岛只需4个小时左右。如果读者了解其代名词“佐渡金山”的历史,逗留期间会体验到更大的乐趣。本文向读者介绍金矿山与佐渡独特的文化之间的历史渊源,以及这里美丽的景观、旅游设施、美食和传统表演艺术等各种“卖点”。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