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近距离接触残障运动员
金木绘美:希望传播坐式排球的乐趣

吉井妙子 [作者简介]

[2018.09.10]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金木绘美选手18岁时骨肉瘤发病,左腿落下残疾,随后邂逅坐式排球,感受到它的乐趣。面对美国、中国等强国对手,金木选手燃起昂扬的斗志,决心在东京残奥会上“展现日本的实力”。

金木绘美

金木绘美KANEKI Emi1982年生于神户市。自2006年开始在野村证券高槻分店工作。18岁时左腿落下残疾,19岁开始坐式排球运动,2003年进入日本国家队。参加了2008年北京残奥会、2012年伦敦残奥会。2014年在韩国亚洲残疾人运动会上获得铜牌。

巨人军团的选手也陷入苦战

在日本职业棒球赛开幕前的3月4日,读卖巨人的选手们参加完在东京巨蛋举办的开幕战,直接奔向巨蛋内紧急搭建的临时球场。

“那边,接球”

“扣球!”

大嗓门的吆喝声和快乐的笑声响彻全场,这是读卖巨人球队为了帮助大家提高对残疾运动的认知度而主办的一个活动“G hands Day”。与普通参加者一起,选手们体验的是残疾人体育项目中的坐式排球

由于这项运动规定臀部不能离地,只能使用上身来进行比赛,所以擅长运动的棒球队员们控制起排球来也十分不自在。指导他们的是引领女子坐式排球的金木绘美等日本国家队选手。金木兴奋地说: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们能教明星齐聚的巨人选手们打球(笑)。不过,坐式排球的爱好者又增加了,这真是件开心的事情”。

读卖巨人的社会贡献活动“G hands Day”(3月4日东京巨蛋),正在体验坐式排球的高木京介投手(中)和若林晃弘选手(右)©Yomiuri Giants

在北京体验到残奥会的精彩

参加过2008年北京和2012年伦敦两次残奥会的金木,是坐式排球日本国家队的主力队员。同时,她也是野村证券高槻分店的市场担当,还是一个小学三年级男孩的妈妈,每天都过着忙碌的生活。

金木是在19岁时接触坐式排球的。当时她拜访神户市当地的残疾人体育中心,教练推荐她试试排球,这成为她打坐式排球的契机。幸运的是由于中学时代就很喜欢排球,金木很快就入选国家队。但是,她在决定2004年雅典残奥会出场的最终选拔赛中落选了。

“在此之前作为康复训练的一环我一直在做运动,所以脑子里并没有想残奥会的事,但已经进入最终选拔却落选了这件事,一下子点燃了我的斗志。因为我意识到,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到”。

4年后的北京残奥会,金木终于如愿参赛,并担当了国家女队的主将。但是,这届比赛中日本队一次都没能获胜。

“现在想来,当时队员几乎都没集训过,仓促之中组队参赛,所以得到这样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另外,我作为主将也还很不成熟”。

在北京的经历让金木有了很大的改变。残奥会的氛围与她以前参加的世界锦标赛和亚洲运动会完全不同。装饰得华丽眩目的球场座无虚席,支持本国球队的观众竭尽全力发出加油喝彩声。她整个人仿佛要被席卷现场的巨大的能量所吞没,同时作为日本代表队一员的责任感和自豪感陡然而生,不禁斗志昂扬。

“也许到最后我都不会知道,自己的人生中究竟什么是最好的体验,但至少我知道如果我不是残障人士,就参加不了残奥会”。

工作时,很多时候会整天都面对电脑(照片提供:野村证券)

“身体既然治不好,又何必自怨自艾”

那是18岁时的事情。因为金木从小就非常擅长算术、数学,所以她的理想是在银行工作,高中选择了上商业高中。毕业后确定在当地的银行就职,这时作为职场新人她对工作抱着满腔热情。但是,在银行上班仅仅一周,她忽然感到左大腿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到医院后被诊断为“骨肉瘤”,医生要求立即住院。

“那时脑子里立即想到的不是疾病的严重性,而是担心不能去银行工作了。因为我最先问医生的问题是‘那我是不是不能去银行了?’”。

但是,很快事态的严重性就如山一般压了过来。骨肉瘤是恶性肿瘤的一种,恶性肿瘤=死亡,这种想法在金木的脑中挥之不去。但是,“也许自己从此失去未来”这种恐惧感,在全身心奉献的家人的支撑下渐渐褪去。妈妈细心地捕捉着女儿的心理变化,寸步不离地护理着她。爸爸和两位哥哥也经常抽出时间来医院陪她。

“看到家人这样对我,我暗下决心,无论自己再怎样痛苦,决不掉眼泪。当然,我的头发脱落,去卫生间时也摔倒过无数次,每天都会因为突发呕吐无比难受,这些时候我也哭过;但是,如果因为这些而自怨自艾,我的身体并不会变好,只会徒增家人的痛苦”。

一年之后,金木终于出院了。当她在市役所接过残障人士手册时,才第一次真实感受到自己身有残疾。虽然避免了左腿的截肢,但骨头里植入了金属板,膝盖再不能弯曲了。

感受到坐式排球的乐趣

出院后开始学习的坐式排球,比她想像的要难得多。相比普通排球,坐式排球的场地比较狭窄,球网设置得更低,除了在接球时可以有短暂的抬离,运动员的臀部是不允许离开地面的。金木在中学时代打过排球,所以她的身体里已经浸透了跳跃的习惯,在没有习惯坐式排球规则时,犯规过很多次。但是,一直陪伴她的妈妈这样说道。

“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开心的样子”。

从那以后,她便把每个周末都用来打坐式排球了。

坐式排球是指臀部的一部分要始终保持与地面接触的一种排球运动。因为救球、拦网、击球等站起或跳跃都算犯规。这是2017年的“World Super 6”比赛中,正准备击球的金木选手(左)(照片提供:野村证券)

恶性肿瘤有可能复发,虽然这一抹不安始终存在,但金木战胜了“寿命5年说”,在23岁时结婚,搬到丈夫赴任的高槻市,在野村证券高槻分店就职。

从那以后,她忙于工作、家务、育儿,还有坐式排球的训练,同时还积极开展面向健全人的坐式排球普及活动。

严苛的训练环境中,能出成果吗?

离东京残奥会还有2年多时间。坐式排球比赛每次上场6名队员,与普通的排球比赛一样,每局25分,胜三局(五局三胜制——译者注)者为胜。比赛要求选手必须坐在场地上进行,球网的高度和场地的大小与普通排球不同,除此之外,规则与普通排球比赛几乎没有区别。虽然金木说要在残奥会上大力表现,积极展示坐式排球的魅力,但现实情况其实还是相当严峻的。

坐式排球与个人竞技不同,如果选手凑不齐,就无法进行有效的团队训练。现在日本女子国家队的候补队员有将近15人,但大家分散住在全国各地。而铺设了具备国际标准的竞技用场地地板材料(Taraflex)的体育馆,目前只有兵库县的姬路市才有。每个周六、周日是集中训练的日子,但不能保证所有队员每次都能到场,团队内部的沟通交流还远远无法做到,这就是现状。

“大家都受到各自的工作、家庭环境等条件的限制,从全国各地赶到姬路进行集训,真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有些选手出征海外时只能利用自己的带薪年假。这次在东京召开奥运会和残奥会,与以前不同,选手不用自己承担海外远征的费用了。

“几年前大家都好像是在为挣出海外远征的费用而工作。不过,只要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就已经感觉很幸福了”。

现在野村证券成为赞助商,日本的训练环境也终于一点点完备起来。尽管如此,与能够得到国家丰厚援助的中国等强国是无法相比的,他们都习惯于长期集训,然后参加残奥会比赛。训练不足的日本代表队没能参加里约残奥会。外国选手大都个子高而且手长。金木说,东京残奥会获得奖牌的门槛应该也不低,但是日本选手在这次的胜负关头一定要向世人展现日本队的实力。

“谁都希望在祖国召开的残奥会上大显身手。当六名队员的执念在球场上契合为一体时,也许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力量”。

金木是场上的二传手,是球队的指挥官。到现在为止,无论发生什么,金木都以笑脸面对,掌握着自己人生的方向盘,相信她也一定能通过球场上精彩的二传来发掘其他队员的能力,将奖牌最终收入自己的囊中。

(4月2日)

标题图片:“2017亚洲、大洋洲坐式排球锦标赛”中与伊朗队的比赛场景

采访照片拍摄:大久保惠造

体育记者。生于宫城县。在朝日新闻社工作13年后,1991年起成为自由撰稿人。同年,《回不去的季节 中岛悟F1第五年的真相》(文艺春秋)获美津浓体育记者奖赏。以人类未知的能力为主题从事撰稿工作。著作有《神之肉体 清水宏保》(新潮社,2002年)、《日本女排 日本为何强大》(文艺春秋,2013年)、《才子才女是如何培养出来的》(文艺春秋,2016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