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納稅」:捐贈新舉措,縮小地區間稅收差距

政治外交 財經

日本為幫助解決地方城鎮稅收不足難題而創設的「故鄉納稅制度」,是一種捐款性質的非強制性納稅制度。該制度的利用者近年呈激增趨勢,2015年地方政府收到的捐款金額達1,652億日圓,為上一年度的4.3倍。這種現象的產生,可謂事出有因。由於各地政府投桃報李,向捐款人回贈豐厚的當地特產以示感謝,結果該項制度就演變成了「實際負擔2,000日圓(*1),即可得到數万日圓的回饋物品」這樣一種體系。網路銷售公司受各地政府委託宣傳他們的回贈特產物品,捐款人看上某一地區回饋禮品後,將錢捐給與自己家鄉並無關係的地區,於是一種奇妙的新型商業活動便由此得到推廣。

初衷:支援家鄉

「故鄉納稅」制度是在時任總務大臣(現任官房長官)菅義偉的推進下於2008年開始實施的。在地方城市人口減少,老齡化日趨嚴重的形勢下,不妨建立一個體系,讓工作就業後住在大城市的人們將繳納的部分稅款「回報給養育自己的故鄉」——這便是該制度創設的理念。

根據捐款的抵稅優惠制度,實際上大多情況下,全部捐款除了2,000日圓外,都可從所得稅和居民稅中抵消。比如,筆者住在東京都世田谷區,響應「故鄉納稅」制度給自己出生的故鄉千葉縣館山市捐款3萬日圓。但自己實際只負擔2000日圓,抵稅的結果,本來應該歸入國家、東京都及世田谷區的28,000日圓所得稅和居民稅,因此而轉到了館山市。

從2008年到2013年,「故鄉納稅」的捐贈額為每年100億日圓左右,但2014年上升到300億日圓。2015年4月,由於採用了不需要所得稅申報的「例外規則」,使「故鄉納稅」捐款人數暴漲。

(*1) ^ 「故鄉納稅」制度的捐贈者可以自由選擇某個地區作為「家鄉」,並藉鑑了個人所得稅制度的捐款抵稅做法,可享受個人納稅總額10%以內的免稅優惠額度;同時規定,在辦理退稅時,捐款者本人必須負擔2,000日圓,剩餘部分可以抵稅——譯註。

指望「回禮」:以捐款之名節稅

但是,這項制度得以普及的最大原因,在於地方政府為表謝意而贈送給捐款人的「回禮」。根據總務省的統計,現在捐款的4成被用作回禮的費用,如果加上對該舉措的廣告宣傳費用,捐款的一半便就此消失了。

實際上,「故鄉納稅」的捐款地並非必須是自己出生成長的故鄉。很多地方政府採取的戰略措施,是通過將這部分經費回報於捐款者來吸引「與本地無緣」的人士,以籌得更多的捐款。而捐款人大多數情況下也將「對自己故鄉的支援」放在次要地位,他們只是想利用這種制度讓自己享受到盡可能大的利好。

我們舉個例子來看看「故鄉納稅」到底有多麼「划算」。請看下表。假設一個年收入為500萬日圓的雙薪家庭,給5個地方政府共計捐款67,000日圓。如果辦理抵稅手續,那麼他們只用2,000日圓,便可得到牛肉、大米等共計相當於34,500日圓的物品。

雙薪家庭(年收入500萬日圓,有1個上小學的孩子)利用故鄉納稅制度的一例

捐款地 捐款金額 回禮 實際負擔
宮崎縣都城市 11,000日圓 宮崎牛腿肉片1kg (相當於6,000日圓)
山形縣上山市 10,000日圓 山形縣產「Tsuya姬」大米10kg (相當於5,000日圓)
北海道網走市 10,000日圓 新卷鮭1條 (相當於4,500日圓)
奈良縣曾爾村 10,000日圓 三輪素麵1盒 (相當於3,000日圓)
沖繩縣那霸市 27,000日圓 旅行優惠券 (相當於6,000日圓)
共計 67,000日圓 (相當於共計34,500日圓) 2,000日圓

各地政府用作回禮的多是農產品、大米、水產品等當地特產,也有當地工廠生產的啤酒、腳踏車、高爾夫用品等,還禮物品,形形色色、五花八門。有的地方還與有名的旅遊公司合作,贈送旅行優惠券等。雖然籌集捐款的經費增加,但如果當地產業以及旅遊服務業因此興盛起來,則有助於「地區經濟的振興」。

網路業者相繼開設「介紹回禮」的網頁,與熱心於籌集捐款的地方政府合作,以方便捐款人對想要的贈品進行斟酌比較,並能以信用卡結帳。可以預測,今後利用「故鄉納稅」制度的人還將持續增加,捐款金額也會進一步上升。

出現「赤字」的地方城市

據說北海道上士幌町推行該制度後,收到來自全國的大量捐款,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這裏是一個人口不足5,000人的偏僻小鎮,但它率先採用了接受信用卡支付捐款的方法。用於回禮的當地牛肉、義式冰淇淋得到一致好評,2014年籌集到來自全國的捐款約10億日圓,2015年上升到約15億日圓。

2014年上士幌町的地方稅收(居民稅、固定資產稅等)約為6.9億日圓,而捐款金額遠遠超過了它的稅收規模。該町利用這些捐款建立了「育兒與少子化對策基金」,從2016年起的10年裏,當地居民可免費利用認證托兒所。

在實施該制度的地方城市中,既有上述的「贏家」,也出現了「輸家」,成功和失敗日漸分明,為此有人質疑,「故鄉納稅制度是不是正在背離當初『提振地方活力』的主旨」。

人口55萬人的長崎市,在6月的市議會上透露,2015年度「故鄉納稅」收支出現約8,900萬日圓的「赤字」。收到的捐贈額為7,200萬日圓(1,801件),但由於市民向其他地區捐款,造成居民稅的收入減少1.16億日圓(2,692件),再加上回禮用品和寄費等,支出約為4,500萬日圓。

在議會上質疑這個問題的山口政嘉市議員在接受nippon.com的採訪時說,「我覺得制度實施的結果與當初的理念已經相去甚遠。但既然制定了制度,現在只能努力去增加捐贈金額」。該市今後計劃在東京舉辦相關活動,加強宣傳力度,並爭取達到2016年度籌得2.1億日圓捐款的目標。

精通稅制的中央大學法學院教授森信茂樹指出,從收入中扣除捐贈本是一種被廣泛遵循的國際標準,但「故鄉納稅」制度的實際情況是,捐贈人既享受抵稅政策又接受饋贈,從而「得益」匪淺,這背離了原來的捐贈本質。各地政府不應在回饋禮品上競爭,而應進行政策競爭,充分利用好這項制度,復甦經濟,提振地方活力。」

採訪、撰文:編輯部 石井雅仁 標題照片:投資理財雜誌發行的以故鄉納稅制度為專題的增刊,介紹了「眾人關注地區」的各種回饋禮品

財政 稅收方式 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