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作「飛虎將軍」的日本人

政治外交 社會 文化

祭祀日軍飛行員的寺廟

位於臺灣南部的古都臺南市郊外,有座祭祀日軍飛行員的寺廟,正式名稱為鎮安堂飛虎將軍廟。「飛虎」是戰鬥機的意思,而被視為神明的勇士則被尊稱為「將軍」。這個廟宇祭祀的是二戰中殞命的日軍飛行員杉浦茂峰氏。

飛虎將軍被認為是武將之神,也能加持獲勝的運氣,因此有不少人將准考證供奉在神像前。而我想將焦點放在紅色布條上的文字(攝影、提供:片倉佳史)

臺灣的宗教信仰極富多樣性,以道教為基礎,繁複地結合了敬天、崇祖等自然信仰,其中也能看見些許祭祀日本人的寺廟或神龕,這些信仰融合了臺灣歷史、文化與民族性,不只陣亡士兵、警察或教師等也被尊為神明,而飛虎將軍廟則被視為當地的守護神,受到當地民眾熱烈的崇敬與信仰。

實地探訪可以發現,廟宇本身呈現臺灣各地常見的道教寺廟的風貌,但正中央垂掛著紅色布條,上面大大地寫著以下文字:「歡迎日本旅客參拜」。筆者於1997年初次到訪時,雖然還沒有這個布條,但當地人對於突然到訪的日本旅客相當友善地款待,無論是現在還是過往,對日本的特殊情感都未曾改變。

飛虎將軍廟神像。正中央是本尊,兩側則安置分尊的塑像(攝影、提供:片倉佳史)

一入堂內,杉浦的神像安置於正中央,臺灣的寺廟一般都是供奉數尊神明,但這裏只有飛虎將軍,而且考慮到供奉的是日本人,其存在又更加罕見。

供奉的3座神像都是飛虎將軍,中央是本尊,左右2座設為分尊,使用於分靈或移動的時候,這是由於信眾的請求,常常需要離開寺廟而設置的分尊。

為了守護村莊而殞命的士兵

被尊為神明的杉浦茂峰氏,1923(大正12)年11月9日出生於茨城県水戸市,後加入乙種飛行預科練習生,於霞浦海軍航空隊接受基礎訓練後,到臺灣進行飛行練習生的教育課程。

杉浦茂峰氏的遺照。戰後,杉浦的姊姊造訪此地時所贈(攝影、提供:片倉佳史)

當時,臺灣為日本帝國南進的據點,不僅如此,作為軍事基地的臺灣更是兵家必爭之地。因此盟軍聯合菲律賓戰線,空襲位於臺灣和沖繩的空軍基地,特別是對臺灣軍事設施的猛烈攻擊奏效,造成了極大損害。

1944(昭和19)年10月12日上午7時19分左右,美軍第3艦隊開始大規模空襲臺灣南部,這就是所謂的臺灣空戰。臺南上空進行著與美國軍機的激烈空戰,日軍迎擊為數眾多的敵機,但明顯地屈於劣勢,此時盟軍投入臺灣戰線的飛機數量已高達1378架。

此戰役中,杉浦氏所駕駛的零式32型戰機雖驍勇善戰,但還是受到了美國戰機的襲擊,尾翼起火,勢必墜毀,但在火勢之中杉浦氏仍緊握駕駛桿,為了避免墜落於村莊,他拉高機頭飛越而去,其後墜落於被稱為海尾寮的此地。

也許是這個空戰規模相當龐大之故,記憶深深烙印在許多人的腦海之中,當時疏開到此地的莊政華先生,見到急墜而下的零式戰機,腦裏浮現了「飛機要掉下來了」的念頭,結果雖然避過了直接墜毀在村莊,但他說道:「如果能早點跳機,飛行員應該能保住一命。」

機體墜落在農田之中,飛行員的遺體則落在一旁,目睹這慘劇的吳成受先生至今仍住在當地,也是飛虎將軍廟的虔誠信眾。根據他的說法,飛機嚴重損害,飛行員的遺體也受到機槍掃射之故,面目全非,慘不忍睹。但軍靴上寫有「杉浦」二字,可以確定身分。

翌年,於高雄的海軍航空隊舉行海軍合葬儀式,其後於水戸也舉行了與其他陣亡士兵的合葬儀式。

英靈長存臺灣土地,護持民眾

戰爭結束後,日本放棄臺灣的領有權,中華民國的國民黨政府成為新的統治者,其後的某個時期,出現了不可思議的現象,好幾個當地居民都做了同樣內容的夢。

夢中都有個帶著白帽的士兵站在枕邊,不僅如此,這一帶有許多魚塭,也出現了一個穿著類似海軍夏季服裝的白服青年,每晚都站在魚塭附近。

民眾到古有盛名的朝皇宮請示保生大帝,保生大帝在臺灣是普遍信仰的神明,被尊稱為「醫學之神」,擁有醫治所有疾病的力量而受到民眾的景仰崇敬。

從保生大帝之處獲得「此人是殞命此地的士兵」的答案之後,民眾判斷應該是為了避免飛機墜落在村莊之中而喪失生命的杉浦氏。戰爭之後雖然已經過了20多年的歲月,杉浦的悲劇故事仍然靜靜地流傳在民間。

1971年,當地民眾建造了一個約4坪大的小神龕,其後,這個地方一切風調雨順,大家認為這是為了村莊而獻出生命的杉浦氏暗中庇佑,無可諱言地,當時還是中華民國政府施行嚴格的言論控制及排日政策的時代,祭祀日本兵的寺廟當然會招致許多的騷擾,但民眾始終將飛虎將軍當作自己的守護神,持續供奉,由於相當靈驗,參拜民眾與日俱增。1993年,由小神龕修建成如現在所見的廟宇。

一年之中超過600名日本人參訪飛虎將軍廟。笑臉說著「歡迎日本人來參拜」的郭秋燕女士(撮影、提供:片倉佳史)

贈自日本的神轎

朝皇宮在臺灣也是屈指可數的大型宮廟,其下有數個所屬寺廟,舉行祈安清醮等祭典之際,許多神像會齊聚朝皇宮參醮,此時神像會送上神轎移動,但飛虎將軍廟並沒有這樣的神轎,根據管理委員會的吳進池主委所言,請示杉浦氏的意思後得知,希望能有純日本式的神轎,但因此事不太容易實現而延宕許久。

贈自日本的飛虎將軍廟神轎。純日本式的神轎在臺灣相當稀少珍貴(撮影、提供:片倉佳史)

這樣的狀況之中,創立Kurofune Company在日本各地巡迴演講的中村文昭代表,出面募集志工,成立計畫要贈送神轎給飛虎將軍廟。這個神轎的贈與儀式於2015年3月10日舉行,神轎成為飛虎將軍廟的精神象徵,頂部置有金色的零式新型戰鬥機,遠遠地就非常引人注目。

神轎初次上場是在同年的4月30日,神像乘著贈自日本的神轎向朝皇宮行進,此時關心飛虎將軍廟約200名的日本人也趕赴當地參加祭典,共襄盛舉。

這也許可以說是杉浦氏的英靈所遺留下的交流種子,現在終於開花結果了吧。這個神轎現今安放於朝皇宮。

信眾崇敬飛虎將軍的「心情」

為何人們會崇敬杉浦氏呢?其中有許多原因,其一便是臺灣人同情去世的人,特別是對於陣亡者的憐憫之心特別強烈,縱使對象是不相干的他人,但對於抱著遺憾而死之人的憐憫,可以說比日本人的想像還強烈。於此同時,對於日本人,也存有一種類似「在約半個世紀的日本統治期之中,雙方處境雖有不同,但在戰爭悲劇之下同甘共苦的共同意識」,再加上對於年長者、先人和前輩的崇敬之心也有很大的影響。

關心飛虎將軍廟的日本人一年多過一年,因此還準備了作為參拜紀念的圖章(撮影、提供:片倉佳史)

飛虎將軍廟相當靈驗也是很大的原因。祈願皆能達成和保平安之外,還能指示遺失物品的方向,指引人生前途。最近甚至有許多考生將准考證影本放在神像前以祈求考試順利。如此一來,飛虎將軍和當地民眾之間的親近關係更是日漸深厚。

此外也必須考慮臺灣戰後形成的對日情感。戰後成為統治者的中國(中華民國)來的移民被稱為外省人,自我定位為特權階級,施行言論控制鎮壓當地住民。如此狀況之下,被迫屈從的臺灣人,開始冷靜客觀地判斷對於統治者的評價。而對日本的那種心情,並不是「對日情感」那麼單純的東西,如果將其視為一種透視本質之後所形成的評價,也許更能深入地觸及臺灣人的想法。

飛虎將軍廟早晚兩次向神像獻上香菸,然後播放「君之代」和「海行兮」作為祝禱詞,讓神像聆聽。如果有來自日本的參訪者,則隨時播放這兩首歌曲(撮影、提供:片倉佳史)

飛虎將軍廟早晚兩次會獻上香菸,這當然是因為當時香菸是唯一的慰藉之故,「當時21歲的杉浦氏在戰時的困境中應該也喜愛香菸吧」,眾人如此細心地為杉浦氏著想,讓人深受感動。

而早上播放「君之代」,傍晚播放「海行兮」作爲祝禱詞的儀式,則是始於1993年,至今仍是每日舉行。筆者初次到訪之際,對於信眾們挺直地站立並凝視神像的姿態至仍今印象深刻,由此得知,飛虎將軍的存在實際上早已深深地融入此地。

除此之外,飛虎將軍廟不僅是當地的守護神,更已成為當地文化的一部分。附近的安慶國小之中,上課時飛虎將軍的故事被當作鄉土史的教材,學童更在學校的成果發表會上搬演杉浦氏的故事。前面提到的吳進池主委說道:「藉由了解飛虎將軍的心意,希望小朋友也能替他人著想」。

年紀輕輕便殞命的杉浦氏跨越了日本人與臺灣人的界線,被當作在臺灣這塊土地上生活過的一個人,成為獲得人們深厚信賴的存在。

守護神終於回鄉

2016年9月21日,飛虎將軍,也就是杉浦氏的神像,在26名信眾陪同之下,終於回到茨城縣水戶市的故鄉,是在水戸市的藤田和久先生的盡力協助之下,讓回鄉計畫能順利進行並實現。而眾人都很擔心神像在飛機上會被當成貨物般對待,所幸中華航空特別安排座位。

茨城縣護國神社舉辦慰靈祭的現場狀況。信眾一行和飛虎將軍的神像都受到當地的優厚對待(撮影、提供:片倉佳史)

22日,於茨城縣護國神社舉辦慰靈儀式。這一天不巧似乎是陰雨天,但當儀式一開始,雨勢便轉小,在肅穆的氣氛之中儀式順利進行,圓滿結束。

在水戸市内乘上神轎遊行的飛虎將軍。杉浦茂峰氏為臺灣人所崇敬,尊為神明,當地稱「飛虎將軍」(撮影、提供:片倉佳史)

遊行之後,神像和信眾一行移動到市內,午後讓志工抬上神轎,繞行周邊地區。曾是杉浦氏老家的地方現在是茨城縣信用合作社的農林水産部大樓,這裏設有杉浦氏的解說牌。

翌日拜訪杉浦曾就讀的水戸市五軒小學和三之丸小學,與學童交流,也拜訪了鄰近的那珂市。

回鄉故之行結束後,前往静岡縣的三島遠眺富士山,然後轉往京都。郭秋燕女士是飛虎將軍廟的信眾,也是臺南市日升大飯店的經營者,她說道:「當然要回家鄉看看,但說什麼也要讓杉浦氏望一眼富士山。」從這樣的一句話,讓人可以一窺信眾的內心想法,也顯示出對於飛虎將軍的崇敬。

日本之行的最終日,信眾一行參拜完住吉大社之後,經由關西國際機場踏上歸途,郭秋燕女士邊笑著邊說道:「我很能了解想要留在祖國的心情,但是飛虎將軍也要守護臺南的人們嘛。」

飛虎將軍為期一週的日本之行至此劃下句點。

最後的拜訪之處是住吉大社。關西的志工們聚集在此,恭迎飛虎將軍(撮影、提供:片倉佳史)

信眾一行常與神像共同行動。有時休息,有時奉上香菸(撮影、提供:片倉佳史)

最後想寫下一個旅途中的小插曲。水戸的行程結束後,信眾一行搭乘開往東京的「常陸」6號特快列車,大家應該都有些感到疲憊,但卻都露出一副喜氣洋洋的愉快表情。

列車由土浦出發,一路輕快地行走,就在將要通過荒川沖站之際,列車突然急停。雖然僅是短短的一段時間,但卻無人說明緊急停車的理由,而為何會出現緊急停車的訊號更是不得而知。

此地緊鄰杉浦氏以往受訓的舊霞浦海軍航空隊預科練習部附近,正是與飛虎將軍有深厚淵源的地方,但也不可能是為了飛虎將軍才緊急停車,不過郭秋燕女士事後回想起來時,還是興奮地說道:「飛虎將軍能在懷念之處多待就算1秒也好,真是太棒了。」那段暫時停車的時間,僅有1分30秒,莫非是飛虎將軍與信眾一行的意念而出現的「奇蹟」?

這是深根臺灣,為人們所崇敬的一位日本人。日本與臺灣橫跨半個世紀交織出的羈絆,今後也必將吸引更多人的注目和參與。

標題圖片:飛虎將軍廟早晚兩次向神像獻上香菸,然後播放「君之代」和「海行兮」作為祝禱詞,讓神像聆聽。如果有來自日本的參訪者,則隨時播放這兩首歌曲(撮影、提供:片倉 佳史)

日本 臺灣 臺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