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熊楠:突破日本人潛力極限之人

中澤新一 [作者簡介]

[2018.01.0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今年是博物學家、生物學家、民俗學家南方熊楠誕辰150週年。日本各地舉辦了討論熊楠思想的論壇活動,並且出版了許多相關書籍,介紹他在知識領域獨樹一幟的背後故事。我們可以從中看到這位試圖超越以西歐為中心發展起來的傳統學問的「知識巨人」的偉岸形象。

過去,人們總是說日本人中很難出現萊布尼茲和洪保德那樣的全能型學者。我想大概是因為這麼幾點理由吧。首先,日語是一種孤立的特殊語言,以日語為母語的人,難以形成可以自如運用以印歐語系為代表的世界各種語言的能力。要想構建可以囊括一切知識領域的普遍科學(Mathesis universalis),除了現代語言外,古語知識也是不可或缺的。在這一點上,日本人生來就背負著不利的條件。

同時,明治維新割裂了此前構成日本人學問基礎的東方學問傳統,這一點的影響也頗為巨大。近代西方學問思想如驚濤駭浪般席捲日本,日本人對學問整體性的感覺幾乎被破壞殆盡。尤其是討論人性價值問題的人文科學與快速發展的自然科學的乖離越來越大,而官學派精英學者根本想不到有必要創立一種包含人文科學和自然科學的統一學問。偏居遠東之一隅,日本在學問的領域無疑是一個落後國家。

矗立在和歌山縣白濱町南方熊楠紀念館前的昭和天皇歌碑上刻有「雨中見神島,思念生於紀伊之國的南方熊楠」

就在這樣的時代,南方熊楠(1867~1941)出現了。這個生來就擁有驚人記憶力和強大思考能力的少年,將自己從枯燥的學院派秩序和常識中解放出來,面對當時許多知識份子沉迷的西方文明並沒有產生自卑感,而是扎扎實實地提升自身潛力,到了歐美國家以後,與當地學者們唇槍舌戰也毫不遜色。他可以自如運用英語、法語、義大利語、德語、拉丁語、西班牙語,甚至知曉希臘語、梵語和希伯來語。遊刃有餘地閱讀漢文典籍更是不在話下。他是一位研究黏菌和隱花植物的生物學家,同時又在人類學、民俗學等人文科學領域開展了許多具有獨創性的研究。我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無論在當時還是現代,沒有任何人能像熊楠那樣在如此眾多的領域突破日本人的極限。

晚年的南方熊楠

日本民俗學創始人柳田國男,雖然本身也是一位超越時代的英才,但與生活在同一時代的南方熊楠交流後,對其打破常規的非凡能力依然是讚歎不已。柳田曾評價熊楠突破了「日本人的潛力極限」。熊楠的確就是這樣一位將日本人的潛在能力發揮到了極限的曠世奇才。如果要在日本人中尋找萊布尼茲和洪保德那樣研究普遍科學的天才,那就非南方熊楠莫屬了。

左側是熊楠寫給柳田國男的書信。右邊是曾用作反對神社合祀運動資料的大山神社的照片

  • [2018.01.03]

1950年生於山梨縣。思想家、人類學家。現任明治大學野生科學研究所所長。曾赴西藏研習佛學,回國後規劃、開闢了著眼於人類所有思想活動的研究領域——精神考古學。著作有《西藏的莫札特》《森林的巴羅克》《PHILOSOPHIA JAPONICA》《Earth Diver》《Cahier Sauvage》系列、《藝術人類學》《野生的科學》《大阪 Earth Diver》等。近期作品有《熊楠的星之時間》《潛入俳句之海》。多年的研究成績深受好評,2016年5月榮獲第26屆南方熊楠獎(人文類)。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熱門報道

nippon.com專欄 全部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