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灣扎根的日本人系列:十年磨一劍ーー臺灣電影導演・北村豐晴的夢想與堅持

文化 臺灣香港

北村豐晴 KITAMURA Toyoharu

1974年出生於滋賀縣,平時定居臺灣,身兼電影導演、戲劇導演、演員等身分。畢業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電影系,他執導的代表作品,電影有《愛你一萬年》(2010年)、《阿嬤的夢中情人》(2013年),電視連續劇則有長澤雅美領銜主演,在日本也引起話題的《流氓蛋糕店》(2013年)、今年獲得金鐘獎7項共9人提名,並獲得戲劇節目女主角獎及新進演員獎的《戀愛沙塵暴》(2016年)。曾參與許多電影、電視劇、廣告的拍攝工作,如《海角七號》(魏德聖導演2008年)、《甜・秘密》(許肇任導演,2012年)等。
(圖片提供:北村豐晴)

有臺灣艾美獎之名的「金鐘獎」頒獎典禮於日前舉行。由日本導演北村豐晴執導的電視連續劇《戀愛沙塵暴》是本屆最被看好的一部作品。這部作品共有9位成員入圍7個項目的提名,其中也包含北村自己的最佳戲劇導演獎在內,最後榮獲戲劇節目女主角獎及新進演員獎的肯定。於去年首播的《戀愛沙塵暴》是「植劇場」系列第一部作品,「植劇場」由資深製片兼電影導演王小棣推動,企圖為臺灣的電視連續劇開創新的一頁。《戀愛沙塵暴》是部愛情喜劇片,以輕快的節奏描述一家5口每個成員悲喜交織的戀愛故事,讓電視機前的觀眾隨著情節歡笑落淚。北村豐晴不論是身為電影導演或演員都逐漸步入成熟階段,以下為筆者追蹤踏上臺灣的土地後,北村豐晴20年一路走過的足跡。

夢想的起點

距今剛好20年整,1997年8月,年僅23歲的北村豐晴買了單程機票,降落在臺灣桃園機場。其實早在一年前,北村就曾為了當「能講中文的舞臺劇演員」,前往中國電影暨戲劇界的登龍門,北京中央戲劇學院遊學。後來他研判起碼要花上2年時間紮實地學習中文,否則不可能達到足夠在戲劇中使用的中文程度,再加上留學費用即將用盡,於是考慮先暫時返回日本,重新整頓一番。當此之際,有位來自臺灣的留學生對他說了一句話,「在臺灣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學語言」。北村於是開始將眼光轉向臺灣。

「那時候我想要去臺灣賺錢,然後存錢回北京留學。」北村笑著回想。

這位以「凡事先做再說」為信條的樂天年輕人,就此飛向了臺灣的懷抱。

走自己的路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北村心裡就有著要當演員的夢想。高中畢業後,他下定決心,離開故鄉滋賀縣搬到大阪居住,加入了一個小小的劇團。從那之後過了約莫2年,他心頭又萌生別的想法,打算去當一個「能表演落語的舞臺劇演員」,而拜師於笑福亭福笑的門下,獲賜藝名「笑福亭Hatena(問號)」,從此投入落語的練習。但事與願違,1年後北村突然被逐出了師門。不過,北村豐晴還是沒辦法放棄當演員的夢想,下一個浮現於他腦中的點子,就是去當個「能講中文的演員」。

《戀愛沙塵暴》樊光耀、柯淑勤、陳妤(提供:好風光)

抵達臺灣後不久,北村就到一間日籍老闆開的日本料理店工作。雖然這間餐廳的待遇很好,但一年過後他的北京留學資金卻還存不到原本預定的一半,他也開始對每天往返於餐廳跟家裡的單調生活感到厭倦,覺得成為演員的夢想彷彿離自己逐漸遠去。就在北村開始煩惱要不要回日本時,唯一一位尊稱北村為「老師」的打工大學生如此開導他。

「北村老師這麼有才華,要不要留在臺灣再努力一下呢?只要去語言學校上課把中文學好,之後想做什麼都沒問題的。」

這一番話讓北村深受鼓舞,便決定去政治大學的語言教學中心就讀,同時也幸運地獲得校方給予的獎學金補助。在北村的回憶裡,待在語言中心唸書的這一年,是段充滿玫瑰色彩的美好時光。那時候他不光是跟臺灣人與日本人相處,也每天和各式各樣的外國人交流,曾幾何時,北村開始萌生「真希望就這樣進大學念書,繼續當學生」的想法。

大膽嘗試、積極參與

1999年某日,北村來到了臺灣藝術大學電影系的面試會場,他把一頭金髮綁成辮子頭,穿著條紋皮褲,腳踩木屐就這樣出現。北村的戰略是要用外表的強烈印象來一決勝負,而且,當負責面試的教授要他「拿出你過去的作品」時,北村是這麼回答的。

「我的作品就是我自己。」

北村的誇張演出,究竟有沒有打動面試官不得而知,幸運的是,那一年臺灣藝術大學初次對留學生打開大門,而臺藝大開放給外國留學生的2個名額,只有北村跟另一位英國來的考生報考。北村高興地說:「如果我晚一年考,恐怕就會落榜了。」之後,北村迅速展露頭角,入學隔年2000年時,他首度執導的作品《歐巴桑》獲得了臺北電影節市民影展評審團特別獎的肯定。

下一次轉機在2002年到來,他以演員身分參加吳米森導演的《給我一隻貓》的演出。這部片遭到隔年爆發的SARS疫情正面衝擊,票房成績並不起眼,不過全片由武田真治領銜主演,年紀尚輕的張孝全也在其中尬戲。透過這部片,北村體會到學生製片跟商業電影間的水準差距,讓他深受震撼。另一方面在2003年時,北村也以製片兼演員的身分,參與製作由他在臺藝大的同學蕭力修執導的《神的孩子》一片。

「一般來說學生電影只要花幾天就拍完了。不過,這部片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拍攝,走遍彰化、臺中、臺北、新北、基隆各地。我那時候的責任是要統籌拍攝團隊,這段過程中所有成員同心協力,徹底專研劇本,對每一個鏡頭都窮極講究,最後確實感受到自己真的成就了一部超越學生電影等級的作品。」

一如他所體會到的,《神的孩子》在那年獲得了金馬獎最佳短篇電影獎以及最佳視覺效果獎共兩項提名。於是,他再次湧起一股渴望,渴望要在真正的電影拍攝現場工作。對此他的同行夥伴也幫了北村一把,在《給我一隻貓》裡擔任副導,後來執導《甜・秘密》的導演許肇任,以及《翻滾吧!阿信》的導演林育賢等人都對北村伸出援手,讓他除了當演員參與演出外,也獲得一些幕後工作機會,好比說導演助理或現場口譯等。除此之外,他也接連參與許多日臺合作電影的拍片,例如魏德聖導演創造臺灣電影史上空前旋風的作品《海角七號》、由侯孝賢執導,一青窈主演的《咖啡時光》、行定勳導演的《春之雪》等等。北村豐晴一邊親眼見識各家大師互有千秋的拍攝手法,同時也奠定自己拍電影的各項知識、經驗、人脈等基礎。

執導電影上院線片,贏得業界與觀眾的肯定

2006年,北村自臺灣藝術大學畢業,隔年進入臺北藝術大學研究所就讀。他在報考時繳交的個人作品,就是短篇電影《愛你一萬年》。這部片在2008年時,獲得專替年輕電影人設立的影展「金穗獎」短篇電影獎項提名。同時,還引來多年來擔任臺灣「金馬影展」主席,主掌影展並兼任臺北藝術大學教員的製作人焦雄屏關注,建議他改寫劇本發展為長篇電影。當北村花兩年時間寫好劇本後,焦雄屏更親自出任製片,於是,2010年時,這部北村首部於大銀幕上映的長篇電影處女作《愛你一萬年》正式殺青。本片請來臺灣人氣偶像團體F4的成員周渝民,以及日臺混血女星加藤侑紀擔綱主演,在臺灣以及北村的故鄉滋賀縣拍攝,描述一對分別來自臺灣與日本的男女,雙方締結90天戀愛契約引發的愛情喜劇片。

《戀愛沙塵暴》吳慷仁、陳妤、鄧育凱(提供:好風光)

接著在2013年,由北村豐晴與前述的蕭力修兩人共同執導,推出的第二部長篇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正式上映。這部片請來臺灣當紅的演員藍正龍以及安心亞擔綱主演,全片交雜著臺語,拍成一部向半世紀前臺灣電影黃金時代致敬的愛情喜劇片。這部片不但獲得當年臺北電影節的最佳劇本獎,也獲邀前往隔年的大阪亞洲電影節上映,並奪下頒給優秀娛樂作品的ABC賞殊榮。

對愛情喜劇情有獨鍾的堅持

2013年起,北村豐晴開始參與電視連續劇的拍攝工作。由長澤雅美主演,後來也在日本上映的《流氓蛋糕店》,就是北村第一部執導的電視連續劇。在那之後,2015年時有《臺灣愛情捷運——奉子不成婚》、2016年時則執導了本文一開頭提到的《戀愛沙塵暴》,劇中還請來日本影星櫻庭奈奈美客串演出。此時有一個現象引起了媒體關注,那就是長澤雅美與櫻庭奈奈美兩人,都在接演北村的電視劇之後,收到活躍於好萊塢的香港電影導演吳宇森邀請,參與電影演出。這件事是純屬偶然嗎?如果有機會筆者真想直接問問吳宇森導演。而話又說回北村,北村豐晴的作品,今後又會往什麼方向前進呢?

提供:北村豐晴

「今後,我仍會繼續堅持拍攝愛情與喜劇,直到哪天觀眾看膩,或是我自己拍膩為止。」

截至目前為止,北村豐晴的作品舞臺幾乎都設定在臺北城裡。對於一直都住在臺北的北村來說,此舉的優點在於他不必從頭設定故事的日常生活背景。不過,北村也說,未來他希望能前往臺灣其他地區拍攝,像是南部的城鎮,若有機會也想前往日本拍片。北村會如何以他的風格與視角,捕捉當下的日本社會呢?對這點寄與厚望的人,我想絕不單只有當事人自己才是。

「關鍵在於你有沒有做好覺悟,願意花整整10年持續做同一件事。《愛你一萬年》是我用堅定的信念跟執著拍完的作品。一個人花多少時間努力,就能彌補天分的不足。只要把自己保持在良好狀態,那麼機運跟緣分遲早會降臨在你身上。」北村對下一個世代的電影人如此喊話。

「臺灣是讓我美夢成真的奇蹟之島,是名符其實的『美麗島』。」北村導演如是說道。今年金鐘獎,他的導演功力終於獲得肯定,抱回了二座金鐘獎。再過不久,他的最新作品《逃婚一百次》也即將透過網路公開首播。除此之外,北村導演還預定在年底出版自己遷居臺灣20週年的紀念自傳。如今聲勢正熾的北村豐晴,身為臺灣愛情喜劇片的佼佼者,他的未來動向勢必越發令人注目。

標題圖片提供:北村豐晴

日本 臺灣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