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軍機的飛行演練激增,成為日臺的「共同威脅」

政治外交 臺灣香港

近年來,中國海軍在日本周邊海域的航行日漸頻繁,中國軍艦穿越宮古海峽後,在西太平洋進行演習訓練,已是日常風景。甚至在2017年7月,中國海軍的情報收集艦由日本海通過津輕海峽直至太平洋,一度侵入了日本的領海。中國海軍的活動範圍已擴大至日本列島,並非危言聳聽。此外, 2016年的12月底,中國海軍以遼寧為中心的航空母艦從宮古海峽進入巴士海峽,之後轉往南海,通過臺灣海峽後,繞行臺灣島一周。這些航行顯示中國海軍的例行性活動範圍已經擴展到東海、日本海、臺灣海峽、巴士海峽、西太平洋及南海的廣大亞洲海域。此時,我們也必須關注中國空軍近來在日本周邊航空領域的最新動向。

中國軍機積極擴大飛行範圍

在中國單方面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中國版ADIZ)之後,日本航空自衛隊因中國軍機而緊急出動的頻率日漸增加,其中,為因應中國軍機在東海防空識別區內外的行動,占壓倒性多數。2012年度日本針對中國軍機的緊急出動次數為306次,超過針對俄羅斯軍機的248次;2015年度則為571次,2016年度更高達851次(統合幕僚監部発表資料)。以數字來看,可說是「激增」也不為過。但對於中國空軍,該注意的不只是飛行次數的增加,事態更為嚴重的是,飛行路線和軍機種類的多樣化。

觸發日本航空自衛隊緊急出動的中國軍機,典型的飛行範圍在東海上空,但2015年時,可以見到H-6轟炸機(中國命名為「轟-6」)和Y-8偵察機等軍機從東海通過宮古海峽,往返西太平洋。自2016年底開始,越來越多中國軍機採取穿越宮古海峽後,進入巴士海峽並繞行臺灣島的飛行路線,當然也有些軍機以相反方向繞行。除此之外,中國空軍最新的飛行動向,也值得日本密切注意。其一是在2016年8月18、19日,中國軍機穿過對馬島和九州之間,北上日本海的往返航行,此時出動的是1架Y-8預警機和2架H-6轟炸機的組合;其二發生在2017年8月24日,6架H-6轟炸機從宮古海峽飛越至西太平洋,自琉球群島東側北上,直至紀伊半島近海後返回。無論何者,都是至今中國空軍未曾嘗試的飛行路線。

不只是日本必須注意中國空軍飛行路線的變化,將中國軍隊視為最大威脅的臺灣軍隊,傳統的軍事部署偏向臺灣海峽,因為西海岸容易登陸作戰,須重視其防禦工作。而東海岸的地形,如花蓮縣的代表性地形,山脈非常接近海岸線,大多為懸崖峭壁,相對於西海岸,是較不利於登陸作戰的地形。東部的唯一例外是位於臺灣東北、擁有廣大原野的蘭陽平原,長久以來,臺灣軍隊假想中國軍隊會在此登陸,利用高速公路一鼓作氣直取臺北,漢光演習便是因應此假想的軍事演習。2017年7月,沿著臺灣海峽中間線附近飛行的H-6轟炸機,對臺灣而言也是至今未有的新動向、新威脅。海軍、空軍再加上中國火箭軍的強化戰力,臺灣本島不僅位於飛彈的射程和戰機的飛行戰鬥半徑之內,就演習訓練的層面而言,更完全被劃入中國軍隊的軍事行動範圍內。對照中國欲實現的「中華民族統一的偉業」來看,不難理解中國為何如此強化其軍事力量。對中國而言,臺灣問題是「核心問題」,更是內政問題,這個立場讓人更清楚中國的目的為何。徜若中國能將臺灣納入版圖,便等於在第一島鏈上握有「不沉的航空母艦」。達成「統一臺灣」這個終極的政治宏願,能讓中國獲得軍事上的壓倒性優勢。

東進及南下至西太平洋

另一方面,中國軍隊進行穿越宮古海峽和巴士海峽的訓練,是由於這些海域是所謂第一島鏈突破口。若無法突破此處,中國無法運送軍隊到西太平洋,將被困在第一島鏈之內,若考慮與美軍對抗,中國軍隊必須提高西太平洋上的兵力投射能力。中國軍機擴大其飛行路線,以及多樣機種的運用,皆是為了提高軍事戰力,中國空軍因而進行更複雜化、高度化的演習與訓練。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一種很直接實際的發展方向,中國空軍的活動範圍及飛行路線的多樣化,正急起直追中國海軍之後。

若從其他國家在日本周邊進行的海空軍事行動來看,蘇聯時代到現在的俄羅斯是值得參考的前例。根據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譯註:相當於臺灣的國防部參謀本部)發布的飛行路線圖,在日本周邊出動的俄羅斯軍機多為Tu-142偵察機、Il-38反潛機、電子偵察機,其基本飛行路線多自北海道南下,經過東北地方,南下至關東地方沿岸的空域,日本海則大多飛至竹島東部的空域,而戰略轟炸機Tu-95(航程為15000公里)有時會繞行日本一周,最近一次發生在2017年1月24日,發現3架Tu-95以逆時鐘方向在日本周邊飛行。

從俄羅斯軍機和中國軍機最近的飛行活動來看,可以推測中國空軍今後仍以東海空域為飛行中心區域,但也會擴展到日本的沖繩、九州、四國和本州的周邊空域,也有可能出現中國空軍版的「東京急行(*1)」,以試探日本方面的反應。伴隨這些動向,若中國軍隊仍是以美軍為東亞的假想敵,不僅九州和本州的周邊海域,今後應該會考慮進行遠至關島的飛行巡弋。而為了達成前述目標的演練,同時也牽制日本,硫磺島和沖之鳥島也將列入飛行範圍之中。

那麼,中國軍機會如同俄羅斯軍機一般,出現繞行日本的狀況嗎?理論上,這並非無法想像的事,但是,鄂霍次克海被俄羅斯定位成「內海」,之前當中國的破冰船「雪龍」航經此海域時,俄羅斯便在其航線上實施飛彈演習以示威懾。若從此點思考,雖說是公海上空,中國軍機在此海域飛行,容易讓中俄之間產生巨大摩擦,因此現在這個時間點,中國軍機冒風險繞行日本的可能性不大。另一方面,中國軍機有可能飛越津輕海峽公海上的狹長空域嗎?雖然在理論上無法否定其可能性,但只要飛行路線稍有偏移,便很可能會侵入日本的領空,就算沒有侵入領空,日本政府也無法容許軍機穿越如此狹窄的空域,勢必會對中國發出嚴正的抗議。中國軍機在日本周邊活動的目的大多為電信、電子情報的蒐集、長距離飛行訓練、進行威嚇行動,若造成與俄羅斯和日本的關係惡化,並不是合宜的舉動,因此,無論是宗谷海峽或津輕海峽,穿越其空域的空軍行動,就現狀而言,一般認為可能性很低。

(*1) ^ 冷戰時期,蘇聯空軍長期飛行至日本周邊空域進行偵察,「東京急行」意指自千島群島,經北海道東側、本州太平洋側,南下至伊豆半島附近的飛行路線――譯註

擴大周邊鄰國共同偵測及防衛的重要性

雖說如此,但必須預想所有軍事上的可能性,並研議因應對策才是上上之策。日本當前應該注意的是,中國軍機從巴士海峽往西太平洋,進而直指本州的飛行動向。航空自衛隊設置於宮古島的雷達站,偵測到中國軍機從東海穿越宮古海峽的飛行蹤跡,但如果從巴士海峽靠近菲律賓的上空,前往西太平洋的話,日本的雷達站無法涵蓋此空域,很難持續追蹤軍機的飛行動線。若考慮到飛機的移動速度,有必要掌握中國軍機從南海飛向巴士海峽的動態,但日本目前無法獨自完成此要務。因此,比較可能的解決方法如下。目前設置在硫磺島上的雷達使用於起降管制,無法進行遠距離的偵測與監控,考慮到中國軍隊目前的活動大多是在突破第二島鏈,在此處運用可偵測並監視遠距離目標的雷達,具有重大的戰略性意義。日本至今未在太平洋上的島嶼設置雷達站的原因在於,之前沒有來自太平洋側的直接威脅,但現在狀況劇變,盡早填補太平洋空域的監視漏洞非常重要。另外,更必須加強與巴士海峽周邊地區的情報交換和緊密合作。

中國的外交政策從來不是完全的友好或敵對,清楚的非黑即白,以往也曾為了達到自身的政治目的而採取軍事手段。中國無論是經濟上還是軍事上都在崛起當中,要如何和中國來往並確保國家安全,日本必須竭盡所能理智應對。雖說不須和中國針鋒相對,但是一定要有相應的準備,以及更加靈活的思考。

標題圖片:對統合幕僚監部報導發表資料內的Y-8電子戰機和H-6轟炸機圖片進行了加工(出處: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網站

中國 日本 自衛隊 臺灣 人民解放軍 東海防空識別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