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人氣拉麵店進軍臺灣!——沖繩旅遊熱潮推波助瀾

文化 臺灣香港

不退燒的臺灣拉麵熱

沖繩拉麵店「琉球新麵 通堂」推出的菜單有點奇特,依湯頭區分為豚骨的「男味」,鹽味的「女味」。其9月10日,在臺北市信義區的百貨公司「統一時代百貨」地下2樓的美食街開幕。

緊接著,10月在臺北車站北側的京站時尚廣場(Q square)的地下街開了2號店,從大排長龍等著吃麵的人潮來看,相當受到好評。2002年8月,通堂拉麵店在沖繩縣内開業以來,受到許多來自臺灣及香港觀光客的熱烈支持,成為沖繩的美食景點之一。從海外到訪沖繩的觀光客逐年增加,在這波旅遊熱潮的推波助瀾下,一傳十十傳百,讓沖繩美食因而到臺灣來展店,通堂拉麵店的成功是其中一例。在臺灣,許多知名的日系拉麵店已經變得不稀奇了,來自沖繩的拉麵是否會在臺灣發光發亮呢?沖繩縣設定的觀光人數目標,期望在東京奧運的隔年2021年達到1000萬人次。自2016年起的5年內,觀光客若是能夠增加16.1%的話,觀光帶來的經濟連環效益就更加可觀,同時也大幅提升了沖繩往海外發展的機會。

有位30幾歲的臺灣女性去年到沖繩旅遊,她一連拜訪了好幾家拉麵店,熱衷於比較不同的拉麵味道,感想是「通堂是裡面最美味的。」所以,她在通堂的臺北信義店剛開幕不久,就去朝聖了。開幕兩個禮拜後的9月24日中午12點半左右,筆者也到統一時代百貨的通堂拉麵店,當時正值中午用餐尖峰時間,前面已經有20位上下在排隊,我也等了約15分鐘。雖然不是每位客人都像上面那位臺灣女性是特地為了通堂的名字而來,和同一層美食街的其他店家比起來,這裡的來客數毫不遜色。

未開幕卻已有知名度的沖繩拉麵店

經營通堂拉麵店的公司「りょう次」(那霸市)負責人是沖繩市出身的金城良次先生。他一開始投入餐飲業是以居酒屋起家,後來為了學習做拉麵,親赴九州的博多修業。2001年3月,進駐「新横濱拉麵博物館」展店,這也是「琉球新麵 通堂」的起點。因為同博物館的展店限定只有1年,因此隔年2月暫時歇業,半年後他在那霸市內開業,小祿本店就成了沖繩通堂的1號店,目前共有4家店。

臺北的通堂是公司將「通堂」的品牌和調理、接待等的技術提供給臺灣企業「和時」(臺北市、倉田友朗代表),委託其經營。和時在臺灣雇用大約30位員工,其中3人在沖繩的通堂拉麵店接受1~3個月的訓練,配合開幕日期回到臺北。統一時代百貨的1號店從試營運開始,就出現排隊人潮,金城先生在9月9日出席正式開幕儀式時,語氣略帶緊張地說:「事先沒有特別宣傳,可是看到大家如此熱情捧場,耐心排隊等候,心情很戰戰兢兢。」

通堂1號店開店(攝影:松田良孝)

臺灣觀光客帶動的SNS效果

沖繩的「そば」(*1)與日本本島的蕎麥麵不同,特產的「沖繩麵」、「八重山麵」、「宮古麵」等,很多都冠上地名。金城先生曾經在電臺的個人訪談裡,提到在沖繩開通堂拉麵店時,經常被問到,「沖繩已經有沖繩麵了,為什麼還特地開拉麵店呢?」因為從日本本島來到沖繩旅遊的人,會有不少人認為:「難得來到沖繩,當然要吃當地的沖繩麵啊。」可是無心插柳柳成蔭,雖然沒有特別鎖定客群,拉麵店意外地受到來自臺灣等外國觀光客的歡迎。

根據沖繩縣的統計資料,2016年到訪沖繩的觀光客比前年多出85萬0100人(增加11.0%),共861萬3100人,創下記録。大概4位裡面就有1位是來自海外的觀光客,同年首次超過了200萬人。外國觀光客中又以臺灣人最多,高達60萬7300人,占了29.2%,即使是包括日本人在內的整體觀光客人數,也占了7.1%。在發生311東日本大地震的次年2012年與2016年相比的話,整體而言,沖繩的觀光客增加了將近1.5倍,其中來自海外的觀光客更是成長了5.5倍,光是臺灣旅客就增加4.3倍,甚至可以說臺灣人扮演了重要的牽引角色。

大型水槽裡有悠遊自在的鯨鯊的「沖繩美麗海水族館」(本部町)或是世界遺産「首里城」等,都是吸引大批觀光客的熱門景點,可是很多地方「沒有特別宣傳,卻有很多臺灣遊客到訪」,例如在浦添市内的公園有座長90m、高低差12m的大型溜滑梯,就可以看到多數臺灣人的身影。(2016年2月29日《沖繩時報》)

根據那霸市政府等的調查,某位在通堂拉麵店小禄本店用餐的顧客發的推特文,以「通堂拉麵」為主題標籤(Hashtag),上傳內容是「沖繩第一餐」。搭乘單軌電車的話,從那覇機場站到小禄站只隔了兩站,因此一抵達沖繩就衝到通堂吃拉麵,以距離來說一點都不誇張。或者是最初的午餐就選定通堂,也許在那覇機場周邊租車直接前往。還有其他的投稿寫著「到了,好多人排呀……通堂」,可以想像投稿者在排隊的人龍中一邊遠遠望著店門口,帶著無奈的表情一邊打字吧,我腦海裡浮現這樣的畫面。

總之,各位讀者應該注意到了,關於通堂拉麵店的喜怒哀樂等各種感受一一透過SNS不斷地出現,達到的擴散效果實為驚人。因為投稿數一件件地累積之後,通堂拉麵店打出的知名度就成了進軍臺灣的契機。

(*1) ^ 譯註:雖然日文發音都是「そば」,可是製法與中華麵相同,是用麵粉揉捏而成,因此本文以「麵」稱之。

日本的拉麵很鹹,卻讓臺灣人上癮?

沖繩的通堂為何會受到來自臺灣的觀光客歡迎?老實說,要找到一個明確的理由並不容易。和時的倉田先生在臺灣經營韓國料理店,並參與過臺灣餐飲業進軍澳洲的展店,他一開頭說:「好吃的感覺是很主觀的」,接著提到,「一般來講,日本的拉麵對臺灣人而言有點太鹹了,可是通堂的拉麵並不會」。金城先生也不是一開始就鎖定臺灣遊客而開店的,為何會如此受臺灣人歡迎,本人也毫無頭緒,他表示是因為在臺灣人之間有了知名度之後,「(從倉田先生那裡)聽到『這是臺灣人會喜歡的味道』,之後也聽到很多朋友的想法,才知道臺灣人不喜歡過鹹的味道。」

在沖繩旅遊的臺灣觀光客(攝影:松田良孝)

實際上,拉麵的味道臺灣人的接受度如何呢?上述的推特文裡,也寫到「美食攻撃!味道好豬喔」,問了朋友之後才知道,喜歡豚骨口味的不只是這位投稿者而已。

日本拉麵對臺灣人而言確實有點太鹹了,可是對於鹹的理解每個人似乎都有不同的想法。有位20多歲的女性在臺灣的某家日本知名拉麵店用餐時,覺得太鹹難以入口,日本朋友給的建議是不要喝湯,她說:「這樣一來,吃拉麵就不會覺得鹹了。」40歲出頭的男性則表示:「(朋友)每次吃都說太鹹,可是下次來還是吃一樣的。」也是就說,喜歡拉麵的終究是離不開拉麵,等同於在臺灣已經形成吃拉麵的固定客群。

因為「拉麵=很鹹」的刻板印象,所以看到「鹽味」或「醬油」的文字,還沒實際品嚐,在味覺上就覺得鹹,「也許這就是我喜歡豚骨的原因吧」,有位30多歲的女性指出豚骨口味具有的相對優勢。

在沖繩累積了大批臺灣遊客的關注之後,通堂拉麵店大約從10年前就開始尋求在臺灣展店的機會,因緣際會之下,倉田先生因為沖繩朋友的大力推薦,在那覇市内實際品嘗通堂拉麵之後,透過沖繩縣臺北事務所的仲介與金城先生會面,積極說服:「我想把這個味道傳到臺灣。在臺灣人潮聚集的地方也想開一家通堂拉麵店。」於是從去年初開始具體籌畫進軍臺灣的開店計畫。

堅持原汁原味的用心

在臺灣,日本知名的拉麵店已經不算稀奇了,沖繩的通堂也參與其中。詢問金城先生覺得勝算如何,他說:「其他拉麵店是如何經營的,我並不太在意。」他在開幕儀式的致詞中,沒有要贏過競爭對手的雄心壯志,卻在結尾說道:「臺灣也有通堂的家族了,我感到相當高興,以今天為原點,我們會努力不懈,把心意都放入一碗拉麵裡傳達給客人。」他講到的「莫忘初衷」,我想應該是他一心想把沖繩的原汁原味搬到臺灣來,所以才以這句話作為對通堂臺灣店的期許與勉勵吧。

根據金城先生表示,因為受限於臺灣的進口規定,所以在沖繩的通堂所使用的食材無法直接運到臺灣,光是醬油要取得進口許可就相當花時間。此外,製麵用的小麥麵粉也是沖繩製粉公司(那覇市)在約2個月的短期間內完成要在臺灣店使用的特製品。出口業務則是委託沖繩物産企業連合(那覇市)處理。沖繩製粉的廣域流通事業部長安慶名浩表示:「(能夠趕得上開幕)總算能夠安心了。在海外展店的店舖和商家、製粉公司全都是沖繩的企業,別具意義。」

通堂拉麵(攝影:松田良孝)

在符合進口規定的情況下採購食材,並在調理方法下功夫,倉田先生充滿自信地說:「本店提供與沖繩店幾乎相同味道的拉麵。」

要理解通堂拉麵店在臺灣展店,沖繩的旅遊熱潮是相當重要的關鍵因素。來自臺灣的觀光客透過SNS社群網絡把評價擴散出去,逐漸累積了知名度。通堂拉麵店在這樣的基礎之上,向海外邁出一大步,背後有無數的臺灣人做出了不少貢獻。之後,臺灣方面提出邀約,透過沖繩縣的仲介,在沖繩製造商及商社的大力支持下,拉麵店的營運終於付諸實現。拉麵在臺灣作為「日本食物」受到大眾的接納與喜愛,成為日常生活裡熟悉的人氣美食,因為有這樣的環境,來自沖繩的拉麵也得以登臺「外送」到臺灣人的面前。

標題圖片:許多人在通堂前排隊等候(攝影:松田良孝)

日本 沖繩 臺灣 拉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