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生如何解釋「家裡蹲」的社會現象

社會

「社會性家裡蹲」這個名詞,出現已將近快有20年了。但至今外界對於被社會邊緣化的這些人是過著怎樣的生活仍不甚瞭解。精神科醫生關口宏先生從事多年諮詢的工作與「家裡蹲」當事人及其家屬溝通,接下來的專訪他將為我們介紹其真實情況和社會現狀。

現今日本的年輕人很多開始陸續斷絕與社會聯繫。

他們和社會脫節,被稱作為「社會性家裡蹲」(以下簡稱「家裡蹲」)。但是,至今外界對於他們的真實狀況還尚未理解。「家裡蹲」的狀態、背景和緣由的經過都不同,甚至可說各式各樣。那麼究竟什麼樣的人我們會稱他為「家裡蹲」呢?

「家裡蹲」的定義如下:

①不工作,不上學

②沒有精神障礙

③與家人以外的其他人沒有任何交流,一直呆在自己家裡持續6個月以上

此定義中,最重要的是③。他們沒有一個朋友,完全孤立於社會,雖然身處於大都市卻很孤獨,並與社會毫無聯繫。

有一種說法認為,這種人在日本社會中有100萬人。100萬的「家裡蹲」當事人,再加上幾十年來與之共處的父母雙親200萬人,總數達到20歲以上人口的近3%,這是一個無法讓人忽視的數字,其實演變成重大的社會問題。但卻很多人對此社會問題毫無感到擔憂。

很多日本人把「家裡蹲」看作是不工作、依賴父母啃老的人,是「寵壞了的孩子」或「懶鬼」。我想先強調一點,其實沒有一個人是因為自己喜歡而選擇當「家裡蹲」的。如果只是「溺愛」或「懶惰」的問題,為何「家裡蹲」和他們的父母會如此痛苦不堪呢?

關鍵字是「羞恥」和「糾結」

「羞恥」和「糾結」是理解「家裡蹲」的關鍵字。「家裡蹲」當事人和普通人一樣,對自己不能出去工作深感羞恥,甚至覺得無法像大家一樣工作的自己是垃圾,一輩子都沒有資格獲得幸福。大部分「家裡蹲」覺得自己辜負了父母的期待,對不起父母。

所謂「糾結」,就是無法走入社會的自己,和為此一直感到自責的自己,兩者在內心中天人交戰,陷入無法擺脫的狀態。很多「家裡蹲」說,希望就此消失,要是自己從來沒有被生出來該多好啊。其中有些人甚至痛苦到因此無法起床的地步。這種糾結的痛苦,會一直持續好多年,有的甚至是幾十年。

有些嚴重的案例裡,「家裡蹲」當事人除了上洗手間和洗澡之外,完全把自己關在自己的房間。吃飯也是等家裡人睡安穩之後的半夜裡,出來翻找冰箱裡的東西吃。雖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和家裡人完全不說話,極度恐懼與家人接觸。一位母親歎息道,自從她的孩子12歲變成「家裡蹲」之後,就再沒和孩子說過話,連孩子青春期變聲後的聲音都沒聽見過。

他們總是緊閉窗戶和窗簾,試圖消除自己在房間裡的氣息。為了不發出任何聲音,他們在看電視或電腦的時候也帶著耳機。走路也是躡手躡腳,防止出聲。有人不管酷暑還是寒冬都不開空調。大家大概能夠猜到是為什麼吧。不想因為使用空調而讓家人或鄰居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和行為,甚至認為自己沒有資格使用這些家電。在將這些處於如此痛苦狀態的人稱為「寵壞了的孩子」「懶鬼」之前,希望大家能夠更深入地去瞭解他們。

「必須工作」,但是「無法工作」

他們害怕別人問「現在做什麼工作?」有一位患者說,「因為怕被問這個問題,就像逃犯一樣逃走了」。結果,自己切斷了與朋友、熟人以及其他人的交流。

據說60%左右的「家裡蹲」有過工作經歷。他們中的很多人,經過超時的繁重工作(有時一個月加班超過200小時)或者經受了慢性職權騷擾。導致他們對工作產生了強烈的恐懼和生理性排斥。

就像「家裡蹲」定義中指出的,他們沒有精神障礙。由於沒有精神障礙,也就沒有有效的治療藥物和治療手段,只能靜待其本人轉變。也有些人不是「不去工作」,而是「無法工作」或「變得無法工作」。人們通常容易冷漠地認為,「家裡蹲」有精神障礙或者內心意志薄弱。但是,「家裡蹲」並不是內心強弱的「心理問題」,可能有必要從「(由於自責)雖然覺得必須工作但卻無法工作」的「就業問題」這個角度來看待。

2016年11月創刊的《家裡蹲新聞》。執筆者皆為「家裡蹲」當事人和相關人士。是一個由當事人主辦、服務於當事人的媒體,報紙提供專訪、專欄以及有關互助小組和諮詢等資訊

那麼,怎樣才能把他們從如此嚴重的「家裡蹲」狀態中解救出來呢?其中,也有使用強制性介入手段將當事人強行拉出的案例,但效果並不理想。另一方面,這些年來,由「家裡蹲」當事人組織開展各種活動和網路,形成互相説明的機制正在不斷出現。有的與諮詢專家、精神科醫生合作,有的由「家裡蹲」當事人舉辦以當事人為對象的集會,有的當事人創辦了《家裡蹲新聞》報紙,等等。在有些案例裡,經過父母與諮詢專家的諮詢溝通,家人之間的氣氛發生變化,當事人的狀態也出現好轉。我們能做的,就是讓當事人自我發現與社會產生關聯的契機,逐步改善社會對「家裡蹲」的理解,創造能夠接受他們的環境。雖然,這很需要時間。

「家裡蹲」,其實是那些即便自身想融入社會卻無法融入的人,為了在當今的日本社會生存下去採取的終極戰略,是為了保護自尊的一種自我保護手段,也可能是他們最後僅存的一個選項。

標題圖片:石崎森人,曾經身為「家裡蹲」,現在在家人創辦的企業裡負責企業內部資訊系統、市場行銷和新人招聘工作,同時擔任《家裡蹲新聞》的編輯

就業 孤立 家裡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