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和沖繩的漁業歷史淵源

文化 臺灣香港

臺東成功的漁民張旺仔的沖繩體驗

去年,在日本公開上映的紀錄片《臺灣萬歲》(酒井充子導演)裡,有位小個子的老人如此說道。

「大概有2、3年,我和沖繩人一起捕魚,所以多少記得一些簡單的日本話。」

這番話出自住在臺東縣成功鎮的張旺仔老先生(86)。

口述捕旗魚情形的張旺仔先生,2017年10月4日,臺灣臺東縣成功鎮(攝影:松田良孝)

《臺灣萬歲》的主角是一群生活在臺灣東部的人。片裡描寫依賴大自然為生,在時光的流轉中運用傳統智慧維生,用鏡頭記錄下進入山林狩獵的布農族原住民及出海捕旗魚的討海人身影,從在地生活的角度認識臺東這片依山傍海的土地故事。

已經退休的旺仔伯以前是鏢旗魚的好手,片中有一段他自述曾經和來自沖繩的漁民一起出海捕魚的回憶。

其實,在日本統治時期以及後來的一段時間,沖繩漁民在臺灣港口留下足跡的例子不在少數,而臺東的成功鎮也不例外。根據史料顯示,在二次大戰結束當時,出身沖繩的漁民有201人。

而旺仔伯的「沖繩體驗」是怎麼樣的情形呢?在訪談過程中,可以看出和沖繩漁民的「臺灣體驗」重疊的部分。即使臺日之間劃定國界已經超過70年,臺灣和沖繩在海上的密切往來至今仍深刻烙印在漁民的記憶裡。

和佐良濱出身的沖繩漁民一起捕旗魚的記憶

旺仔伯搭乘的船上,和臺灣漁民一起捕魚的幾乎都是佐良濱出身的漁民。佐良濱位於琉球群島西部的宮古諸島,是宮古本島一旁的伊良部島的港口。他回憶道當時船上有50幾歲的船長吉濱金市,30幾歲的副船長仲松正勝,還有和旺仔伯幾乎是同個世代的船員久高忍等人,旺仔伯和這些來自佐良濱的漁民一起在宜蘭縣南方澳上船出海,船隻是搭載25馬力熱球式引擎(hot bulb engine)的「福源11號」。1931年出生的旺仔伯當時20歲,依此推算,這是1950年代初的事情。他和佐良濱的漁民們隔年也一起出海捕魚,這次是在基隆港搭乘「逢盛1號」。這2艘船都是專門用來捕旗魚的「鏢釣船」,船首有突出的「標臺」,站在鏢臺上直接擲標槍射海裡的旗魚,旺仔伯也曾和佐良濱的漁民一同在佐良濱上岸過。

鏢釣船,2011年2月24日,臺灣臺東縣成功鎮新港漁港(攝影:松田良孝)

旺仔伯的面容和藹慈祥,當話題一轉到海上時,原本柔和的目光突然增加了幾分光芒。

「鏢臺上有條繩索是為了拉響鈴用的,響了3次以上,大概是4次,一聽到鏘鏘鏘鏘的鈴聲,就是『ホウスイ』(housui)的指令,命令船加速前進的意思。」

而且,擲鏢槍是有規定的。「船長一旦擲鏢槍,副船長也必須馬上跟著擲出去,在船長還沒出手之前就先擲的話,可是會被訓斥一頓。」也就是說,船長先擲鏢槍,副船長就必須隨後立刻擲出。

我一邊觀看紀錄片裡旺仔伯的口述,腦海裡開始回想起一些事情。

已經是5年前左右的事情了,在2012年到13年之間,我曾經到過佐良濱訪問一些有過「臺灣體驗」的居民,而受訪者裡面也有退休的漁民。

已故的山口銀朝先生是1928年出生,比旺仔伯年長3歲。

山口銀朝先生,2013年9月13日,沖繩縣宮古島市伊良部(攝影:松田良孝)

山口在就讀佐良濱的尋常高等小學校高等科時,離開了佐良濱投靠在澎湖島的長兄,二戰結束時,他人在新竹。雖然一時回到了佐良濱,但不久後再度前往臺灣,當船員跟著鏢釣船出海捕魚有10年之久,他在南方澳搭乘的船隻也叫做「福源」。

福源?

旺仔伯說他在南方澳搭的船也是福源,該不會是同一艘船?我打電話向旺仔伯確認,得到的回覆是「福源的船主是林永泉,他有2艘叫福源的船,船長都是沖繩人,船員也以沖繩人居多。」

光是這樣的線索,很難直接證明旺仔伯和山口有接觸過,但至少存在這個可能性,電話那頭傳來旺仔伯的聲音,他繼續說道:「我想船上應該有這號人物喔。」他的口氣似乎正和自己的記憶確認Yamaguchi Ginchou的存在。

來臺灣捕漁十餘年的沖繩海人仲松利雄

接著再介紹另一號人物:已故的仲松利雄先生。

利雄是在太平洋戰爭末期,為了避難而第一次踏上臺灣土地,離開臺灣時25歲,也就是日本結束臺灣統治後已經過了10年的1955年,戰後他在南方澳及基隆搭乘鰹魚船或鏢釣船出海討生活。

故仲松利雄先生,2012年5月29日,沖繩縣宮古島市伊良部(攝影:松田良孝)

日本結束殖民統治後,臺灣和沖繩之間就劃定了國界,但是雙方在國界上往來互動相當頻繁是眾所皆知的。利雄自己留在臺灣賺錢,妻子則待在佐良濱分居兩地。利雄從船主那裡一拿到薪水,就在基隆換成金戒指交給妻子,妻子再把金戒指拿到宮古島換成錢,當時沖繩在美軍的統治下,使用的是B型軍票,也就是所謂的「B圓」(B-yen)時代。

上述的山口也有在臺灣買金子的經驗。

「(用拿到的薪水)買金子收集起來,再拜託要前往佐良濱的走私船轉交金子(帶回故鄉的家)。」

只是,捕旗魚的薪水也必須留一些作為自己生活所用,即使聽說有船要從臺灣到佐良濱,但也不確定消息正確與否。山口在臺灣賺的錢幾乎都用在自己的生活花費上,送往佐良濱的「金子」並不多吧。

佐良濱漁港進行黃鰭金槍魚的秤重,2013年9月13日,沖繩縣宮古島市伊良部(攝影:松田良孝)

搭郵輪前往宮古島,卻沒遇到當年在海上一起奮鬥的沖繩夥伴

旺仔伯在5、6年前曾經搭乘基隆往返的郵輪,途中在宮古島上岸,那時他的視線停留在島上的警察身上,心裡懷抱著一絲希望,說不定曾經一起在「福源11號」和「逢盛1號」共事過的久高忍就在裡面。因為旺仔伯至今依然記得久高曾經說過:「如果回到沖繩,想要報考警察。」即使自己心裡也很清楚,就算是久高當上警察,應該也已經退休了。本來應該帶著玩笑的話裡卻凸顯出沉重,因為去年2月,旺仔伯才聽說有位叫久高忍的人在宮古過世的消息。

因為旺仔伯是跟團旅遊,當郵輪在宮古島上岸的時候,他也沒辦法一一打聽久高的下落,只好放棄找人的念頭。在有限的停留時間內,即使認真找,也不見得真的找得到人。但是當他知道那個時候久高應該還活著,自己卻沒有去嘗試尋人而感到懊悔不已。他回憶道:「我在宮古島上岸時,心裡一直想如果(久高)忍君當上了警察,應該會站在岸邊巡視或者是在派出所吧。」

2015年1月,佐良濱所在的伊良部島開通了連接宮古島的伊良部大橋,成為熱門的觀光景點,全長6.5公里,很多遊客是通過這座橋前往伊良部島旅遊,這些人裡面應該也不乏拜訪佐良濱的人吧。看樣子,年輕時曾經到訪的旺仔伯,記憶裡的漁村風景正隨著觀光發展而不斷變化。

標題圖片:2015年1月開通的伊良部大橋。從宮古島可眺望伊良部島,2016年8月19日,沖繩縣宮古島市(攝影:松田良孝)

<參考文獻>

  • 小池康仁『琉球列島の「密貿易」と境界線 1949―51』(森話社、東京、2015)
  • 西村一之「移動・移住の経験と実践」(上水流久彦ほか編『境域の人類學』風響社、東京、2017所収)

日本 沖繩 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