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奧運:男子花式滑冰「四周跳時代」的未來

文化

5個四周跳還「不夠」

今年1月,在全美花式滑冰錦標賽男單比賽電視轉播中,解說員針對陳巍(Nathan Chen)選手的FP表演,說了一句令人驚訝的評語。

「不夠。」

陳巍的奪冠表演中有5個四周跳(Salchow、Toe loop),其中包含了2個後內點冰四周跳(quadruple Flip jump),並全部成功完成。只是他以往的節目中都有2個勾手四周跳(quadruple Lutz jump),解說員認為他的表演還「不夠」,就是因為這次的節目中沒有編排勾手四周跳。後內點冰四周跳是高難度的花式滑冰技術,現在全世界只有陳巍和宇野昌磨在正式比賽中完成過。陳巍此次完成了2個後內點冰四周跳,但解說員居然還是認為「不夠」。

對花式滑冰的這種看法,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若說陳巍的表演裡缺少了什麼東西,那應該是他為了成功完成5個高難度的四周跳,多多少少地犧牲了他原本的那種流暢的滑行和出色的表現力。

花式滑冰的看點難道只是四周跳嗎?跳了哪種?跳了幾次?關心的就是這些嗎?男子花式滑冰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一種比賽了?

關注冠軍的「制勝之道」

平昌冬奧開幕在即。花式滑冰男單選手,誰將問鼎?眾口紛紜。然而,更希望大家關注的,是新的奧運冠軍,將以何種表演獲勝。

平昌冬奧前一年的2017年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獲得前3名的選手都成功完成了4個四周跳和2個三周半跳,那是一場震驚世人的高水準較量。這一年站到領獎臺上的是羽生結弦、宇野昌磨和金博洋(中國)3名選手,再加上雖然不擅長三周半跳但卻能成功完成5個四周跳的陳巍,今年平昌冬奧花式滑冰男單的冠軍估計會在這4個人之中誕生吧。

但是,他們如果在多個不同種類的四周跳中出現失敗,那麼,儘管四周跳次數少,但卻富有藝術性且發揮穩定的選手也有奪冠的可能。比如,費南德茲(Javier Fernandez,西班牙)、陳偉群(Patrick Chan,加拿大)和科爾亞達(Mikhail Kolyada,俄羅斯)。

另外,雖然在跳躍技術上可與頂尖選手媲美,但在實際成績和節目表現力方面評價還較低的一些選手,比如,周知方(Vincent Zhou,美國)和薩馬林(Alexander Samarin,俄羅斯)等,如果他們能成功完成所有四周跳,那麼在其他選手出現失誤的情況下,也有獲得較好名次的可能——現在大致只能預測到此吧。

在奧運上,到底還是希望能看到所有選手的最佳表現,絕不想看到挑戰多個四周跳的選手們接二連三地失利;而且更可怕的是,在那些完美地完成4個或5個四周跳的選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將花式滑冰的精髓——音樂與滑冰的融合,通過肢體表現出來,最終僅僅靠令人震驚的高難度跳躍來獲勝。

因偏重四周跳而失去的東西

羽生結弦、陳巍等挑戰多個不同種類四周跳的選手們,都絕不是單純的跳躍者。這是因為他們能躋身世界一流選手,滑冰技術與音樂演出能力也都是十分出色的。但是,在一決勝負的時候,如果想要盡可能完成更多的跳躍動作,四周跳便把他們身上其他東西悉數奪走。精神集中力和體力全用在了四周跳上,精心準備的節目內容變得空洞無物,原本應該是與整個表演融為一體的音樂,淪為了單純的背景音樂。即使這並非選手所願,但為了能完成多個四周跳,也就不得不如此了。但如果將四周跳控制在2個左右,那麼他們理應可以更多地展現各自原本所擁有的魅力。可惜,他們是「跳躍者」。在冬奧上,他們可能會盡力挑戰自己的極限,到最後關頭,就算捨棄其他一切,也會在跳躍上一拼到底的吧。

憑藉這樣的表演獲得奧運冠軍,即根據現在的賽事規則,通過四周跳的爆發性威力取勝,一定會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但這種制勝之道,是不是會讓世人錯覺為男子花式滑冰僅僅是一種跳躍比賽項目呢?!

有報導稱,平昌冬奧之後,國際滑冰聯盟(ISU)將討論下調有關四周跳基礎分的問題。這或許多少可以糾正現在偏重四周跳的風氣。然而,社會上已出現一種普遍看法,認為節目中不編排勾手四周跳就不完美,即上述解說員所謂的「不夠」。這實在是很悲哀的狀況,因為對於很多觀眾來說,他們想欣賞的,除了跳躍之外,還有精湛的演技、華美的色彩。

留下美好「記憶」,勝於創下「紀錄」

最終創造時代的不是賽事規則而是選手自己。選手們想要展現演技的強烈願望,將引領花式滑冰新世界的誕生。奧運冠軍的演技,將在接下來的4年裡成為選手們重要的訓練指標。是「要憑跳躍取勝」的選手奪冠?還是「要堅守花式滑冰本質」的選手勝出?現在只能交給他們自己選擇了。

但是,從長期關注花式滑冰的愛好者的立場出發,如果可能,我們想看的還是那種能讓人感到「啊,這才是花式滑冰」的表演。不是憑藉跳了多少個四周跳而創下紀錄,而是留在人們記憶中的花式滑冰——「平昌的那次表演,讓人永遠難忘」。希望奉獻了這種表演的選手,能成為奧運冠軍。

比如,本賽季前期,許多選手都挑戰了高難度的跳躍動作,但給人印象最深的,是分別只跳了2個和1個四周跳的兩位選手,即2017年11月NHK杯的沃羅諾夫(Sergei Voronov,俄羅斯)和12月全日本花式滑冰錦標賽的無良崇人。

對今年30歲的沃羅諾夫而言,即使只有2個四周跳,4分半鐘的FP已十分消耗體力。FP一結束,他就筋疲力盡地倒在了冰面上。即便如此,他仍向觀眾全程展示了充滿男性魅力的《薩拉班德舞曲》的表演,首次在花式滑冰大獎賽中獲勝。在爭奪奧運參賽資格上,年齡已顯劣勢。但他把無論如何都要戰鬥到底的強大意志表現得淋漓盡致,讓觀眾由衷地為之喝彩鼓掌。

今年27歲的無良崇人或許是最後一次挑戰奧運了,他在全日本花式滑冰錦標賽上的表現同樣十分精彩。無良是一位跳躍潛能很高的選手,曾說「如果我現在是19或20歲,也想衝擊這個四周跳時代」。但他在奧運最終選拔賽上,只編排了1次四周跳,全身心地演出《歌劇魅影》,從而展現了「自己的特色」。他要展現的是自己在20多年運動生涯中找到的「只屬於自己的花式滑冰」,並通過淋漓盡致的表演展示給了觀眾。

令人遺憾的是,沃羅諾夫和無良崇人都未能入選奧運選手。但是,他們留下了比紀錄更加令人記憶深刻的表演。

平昌冬奧之後,花式滑冰將走向何方?

平昌冬奧寄託著眾多選手的夢想。面向那些一味關注跳躍的人們,我希望真正的冠軍能用精湛的演技全身心地傳遞出「花式滑冰並非只有跳躍!」的理念。但是,如今是注重四周跳的時代,或許筆者的要求過於嚴苛了。

宇野昌磨、費南德茲和陳偉群,這些選手注重花式滑冰原本的魅力更勝四周跳。他們能否在表演精心編制的節目的同時,成功地完成各自的跳躍?

羽生結弦、陳巍和金博洋等選手,最終則還是會將重心放在跳躍上吧。他們在完成高難度跳躍動作的同時,能夠展示出多少自身原本的特色呢?

無論最終由誰奪冠,都希望能看到被稱為「這才是花式滑冰!」的精彩表演。平昌冬奧後之後,花式滑冰之路將通向何方?——我衷心希望選手們帶來的表演能開創一個花式滑冰男單的新時代。

(2018年1月22日)

標題圖片:2017年10月21日,羽生結弦在花式滑冰大獎賽俄羅斯站(莫斯科)中表演FP(阪本清/Aflo)

奧運 花式滑冰 羽生結弦 冬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