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灣扎根的日本人系列:每天都是新的出發——藝人・大谷主水(夢多)

生活 臺灣香港

大谷主水 Mondo

藝名為夢多。1980 年7 月18 日生。過去是跆拳道日本代表隊,2006 年開始在臺灣演藝圈發展,參與許多電影與電視廣告及連續劇等演出。擔任2016 年臺灣電影《人生按個讚》的動作指導。以及2016 年度三菱重工的形象代言人。目前是臺灣和日本都有播出的《夢多玩東九州》、《臺灣宮崎夢多行》、《地球的慶典》節目主持人。在臺灣演藝圈主持節目及參與電視、連續劇、廣告等的演出。

曾經,有一位來自宮崎縣的選手,他在國內賽事成績出色,連戰皆捷,高2那年即入選跆拳道日本國家代表隊,不僅數度參與國際賽事,也肩負萬眾期待,被視為未來的奧運國手。如今,20年光陰逝去,臺灣演藝圈成為他一展身手的舞臺,不但出任收視長紅的旅遊節目主持人,擠身綜藝節目固定班底,還跨足模特兒、演員、武術指導等領域,活躍範圍廣泛無設限。

曾是日本頂尖運動選手的大谷主水,是如何改頭換面以日籍的臺灣藝人「夢多(Mondo)」身分重新出發?而他的下一步又志在何方呢?筆者在臺北潮流中樞「東區」的咖啡廳裡,聽夢多娓娓道來。

提供:夢多

迷上跆拳道,獲選日本代表隊,參加國際比賽

小時候的大谷主水雖然調皮搗蛋,但是個充滿正義感,又很會打架的孩子。假若有外校學生跑來欺侮他的同校同學,他就會自告奮勇去替對方討公道。這樣的少年大谷,某次偶然看見了電視上的異種格鬥技比賽,就此與跆拳道結下緣分。

「擂臺上的一位跆拳道選手,雖然後來敗陣下場,但他格鬥的動作好美,讓我著迷。再加上我本來就很仰慕李小龍跟成龍,於是開始去老家附近的跆拳道場上課。」

去跆拳道場上課的第一天,他就被高段班的人突然找來對打,然後輸得一塌糊塗。大谷完全不是對手,心中滿是不甘,這才明白原來自己只是井底之蛙。不過也因為這件事,喚醒他天生不服輸的韌性,使他抱著變強的渴望,全心全意投入練習。接下來,他突飛猛進,展露頭角,國中三年級時拿下全日本青少年組跆拳道冠軍,高中時更勢如破竹,榮獲全國優勝,年僅17歲便如願獲選為日本國家隊代表。

1998年在越南舉行的亞洲杯跆拳道錦標賽,是大谷的第一場國際賽事,他在首輪比賽即對上世界排名第三的菲律賓選手。大谷忍著左腳的傷勢頑強應戰,最後仍不敵落敗,他在鏡頭前嚎啕大哭,並在這一刻領悟到肩負日本國旗的重責大任。後來,他透過推薦入學的管道,進入跆拳道名校大東文化大學就讀,並接著四度連霸大專盃賽事。大谷在日本國內儼然已無敵手,只不過,國際賽事的高牆依然橫亙在他眼前。2001年越南世界盃跆拳道賽事中,他在首輪初賽便首當其衝遇上三連霸世界跆拳道錦標賽的韓國選手。結果,大谷發動的隨機攻勢被對方抓準機會還以踢擊,導致他受傷出血,再次於首戰敗陣退場。

「我那時很氣自己,因為我在國內毫無敵手,心裡生出了傲慢。我好想贏那個韓國選手,好想拿奧運金牌。就這樣我心裡的熱情再次熊熊燃起。」

提供:夢多

這時候,大谷在飛往拉斯維加斯參加全美公開國際賽事的途中,湊巧在飛機上與臺灣選手代表隊同席。臺灣是擁有自我風格的跆拳道大國,不過當時搭同班飛機的臺灣選手卻顯出一片和睦,毫無一絲即將參與國際賽事的緊繃感。臺灣選手平時開朗樂觀,比賽時卻強得不得了,這點引起大谷的好奇心。當他從美國返日後,便透過日臺雙方奧委會中介,敲定要前往臺中的臺灣體育學院留學,觀摩跆拳道,就此牽起大谷與臺灣的緣分。此時,正是2004年雅典奧運前一年。

放棄運動選手之路,重新轉換跑道

大谷待在臺灣體育學院的那一年,他每天從早練習到晚,就連週末假日也不休息。回首從前,大谷覺得那是段既嚴苛又快樂的日子。然而,大谷卻在雅典奧運前夕負傷,飲恨落選日本國家代表。他想著不如換個環境從頭來過,遂在親友建議下決定前往跆拳道起源地韓國,重新整頓旗鼓,為北京奧運做準備。大谷插班進入韓國啟明大學三年級就讀,那裡與他的母校大東文化大學有交流。在啟明大學練跆拳道的日子,比在臺中體院還要更嚴苛,他每天不斷重複鞏固基礎練習,每天練得幾乎忘神。連霸日本大專盃的大谷,終於在2005年澳門東亞運58公斤級賽事中重拾日本國家代表資格,然而就在此時,他的心境卻出現轉變。

提供:夢多

「比賽如火如荼進行時,我心裡突然出現一道疑問,想著我是否還能變得更強,就這樣分了心。2006年時,我在世界大學錦標賽中韌帶斷裂,放棄北京奧運之夢,但其實內心在更早前就已喪失信心了。」

贊助商一口氣全沒了,收入也就此中斷,可是,他心裡並沒有回日本發展的選項。從年少時起便不斷征戰各項國際賽事,見識過各方異地的大谷,覺得國外才是自己的活躍之處。同時,他心裡也覺得自己半途放棄奧運金牌夢,沒辦法就這樣回國。於是,大谷選擇前往過去曾留學過一年的地方——臺中。因為他覺得臺灣「和自己的靈魂頻率很合拍」。後來,他在臺中的百貨公司被某間演藝經紀公司相中,決定了大谷的下一個目標:「在臺灣當明星。」就這樣,2007年,大谷主水在臺灣化身為藝人「夢多(Mondo)」。

活用原本運動員的身手,抓緊機會,參與各種演出

夢多在臺灣的演藝事業起步並不順利,有過無數跆拳道國際賽事經驗的他,雖然很習慣鏡頭,卻是頭一次從事演戲,無法按照演技指導的指示做出反應,連著19次試鏡悉數陪榜,過著接不到工作的日子。不過,他在第20次挑戰中成功拿到某點心公司的廣告拍攝工作,開始斷斷續續有些案子找上門,但也僅止於勉強餬口的程度。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幾年,他在2011年時邁入下一次轉機。

「當時,我認識了香港動作巨星洪金寶的兒子,洪天祥。我加盟他的經紀公司,同時前往道場『傅龍會館』習武。『F4』的團員吳建豪跟DEAN FUJIOKA也常來這間道場。我在洪天祥旗下接了些幕後工作,像是替身演員或武打戲等等,這些經驗後來幫助我以動作指導的身分,參與2016年的臺灣賀歲片『人生按個讚』拍攝工作。」

提供:夢多

可是,想站在幕前一試身手的念頭在夢多心中愈來愈強烈。就在此刻,東森電視臺的熱門綜藝節目『二分之一強』邀請他加入,成為固定班底。約莫同一時期,也開始參與各項臺灣電影或日臺合作電影的演出,像是2013年的「變身」,還有2014年的「大稻埕」,以及2017年的「雖然媽媽說我不可以嫁去日本」等等,「大稻埕」在日本也有公開上映。2016年時,三菱重工聘夢多為空調產品的代言人,臺北車站旁的大樓牆上貼滿一整面夢多的全身海報,名符其實地成為臺灣能見度最高的日籍藝人。

這一段時期裡,夢多同時也從2014起連著3年,參與製作故鄉MRT宮崎放送公司的美食節目「臺灣宮崎夢多行」,於節目中擔任主持工作,向臺灣介紹宮崎縣的迷人之處。這份經歷受到賞識,使大谷在2017年獲得「宮崎觀光大使」的殊榮,向國外推廣宮崎縣的觀光、產業與歷史文化等各項魅力。不僅如此,2017年,他更成為TVBS電視臺熱門長壽節目『食尚玩家』中,第一位被起用的外國人現場主持人。這齣節目不只在臺灣播放,收視群還遍及東南亞各國以及澳洲等地,是夢多嚮往多時的節目。

終於站上屬於自己的舞臺,發光發熱

跆拳道練出來的肉體之美與運動能力,綜藝節目鍛鍊出的臨場反應,以及一口流利詼諧的中文,再加上帥氣又具喜感,深受觀眾喜歡的性格,同時,幕後工作的經驗讓他懂得體諒工作人員,美食節目又帶給他豐富的飲食知識等等,種種經歷及能力打造出今天的夢多。除此之外,最近他還出版一本口述自傳書《叫我真男人》,身兼模特兒、演員、主持人多職的全方位藝人夢多,如今正邁入巔峰。當我問他對自己的定位時,夢多給了我下述明確的定義。

「雖然我是日本人,但是我是臺灣藝人。」

夢多暢談他的抱負,說希望未來能把觸角拓展到中國、香港等中華圈,並放眼包含日本在內的整片亞洲。當我把話頭轉到「逆向輸入」日本的可能性時,他則立刻這樣回答我。

「我非常討厭『逆向輸入』這句話,我覺得這話裡有一股上對下的意思,彷彿在說自己才是宗家似的。我打從一開始,就是抱著骨灰都要留在他鄉的覺悟出國,不論我身在何方,從事什麼活動,我仍舊是我。明天要比今天更好,明年要比今年更上一層樓,對我來說『每天都是新的出發』,就是這樣而己。」

提供:夢多

夢多的父親在3年前過世,他曾是短距離田徑選手,同時也是宮崎縣400公尺賽事的紀錄保持人,當年還在1964年東京奧運擔任傳遞聖火的跑者。夢多自己也曾在1998年長野冬季奧運中擔任聖火跑者,這份運動家精神從父親身上傳給了兒子,以不一樣的姿態在臺灣這塊土地開花。夢多清楚聲明,眼前的目標是「在3年內拿下『金鐘獎』的最佳綜藝節目主持人獎」。今天,夢多想必也在站一個新的起跑點上,相信在不遠的將來,他定能摘下這面臺灣演藝圈的金牌。夢多在天國的父親,一定比任何人都期待這天的到來。

標題圖片提供:夢多

文化 觀光 日本 臺灣 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