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方案(1):藍眼睛的日本人呼籲縮小貨幣面值

傑瑞米・惠普爾 [作者簡介]

[2018.06.18]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對「0」的位數之多感到震驚的青年

1971年7月15日,我初到日本,開始了為期一年的留學生活。最先令我吃了一驚的是日本紙幣上居然有那麼多個「0」。實際上,當年夏天爆發的 「尼克鬆衝擊」導致日圓兌美元匯率開始變化,但我赴日之初依然是1949年以來長期維持的1美元兌360日圓的匯率。換言之,1日圓的價值僅僅是1美元的360分之1。

怪不得人們平時用的都是500日圓(當時還是紙幣)、1000日圓、5000日圓和10000日圓這樣位數很多(面值很大)的貨幣。而在我的家鄉美國,市面上最大面值的紙幣是100美元,並且還很少見到。我總覺得連用三四個「0」來表示金額的日本紙幣缺乏真實感,就像是桌遊裡用來押注的「玩具貨幣」一樣。戰爭結束後,日本走向復興,迅速地成長經濟及發展科技技術。帶著這種先入之見,再看看日本的貨幣,就會覺得兩者之間極不協調,因為僅從貨幣來看,日本和那些因為經濟政策失敗引發惡性通脹的國家一樣,這種違和感至今仍然讓我記憶猶新。

1971年12月,日圓兌美元匯率被調整至308日圓兌1美元,1973年採用了浮動匯率制。之後,日圓匯率不斷上漲,現在維持在1美元兌110日圓左右的水準。即便如此,日圓兌美元匯率依然高達三位數。

雖然日本國內多次討論過縮小貨幣面值單位的問題,但始終沒有變成現實。想必來到日本的歐美人都和47年前的我一樣,覺得紙幣上那麼多「0」看著很彆扭。於是本人提出拙見,建議應該堅決縮小貨幣面值單位,讓日圓與美元、歐元等國際主要貨幣的匯率保持在一位數對一位數的水準。過去始終未能落實這項行動,或許存在各種原因,但明年日本要更改年號,後年還要舉辦奧運,即將迎來新時代的現在,不正是一次良機嗎?

  • [2018.06.18]

翻譯家。1950年生於美國麻薩諸塞州。1971~1972年居住於東京,學習日語。1973年畢業於哈佛大學(以語言學為專業),進入第一生命,從事再保險和國際投資業務。1984年離開該公司,進入翻譯出版企業Japanecho公司,主要負責日本對外宣傳資料的翻譯工作。1987年~1991年擔任NHK廣播節目「速成商務英語」嘉賓主持。1995年創立有限公司Try,自立門戶繼續從事翻譯事業。2000~2001年擔任日本翻譯者協會(JAT)會長。2013年3月取得日本國籍。2017年解散Try,成為個人翻譯家。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