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人的貼心源自「歃血為盟」?

酒井充子 [作者簡介]

[2018.05.08] 其它語言:日本語 |

如果要問我臺灣哪裡迷人,我會豪不猶豫地回答:「人」。去過臺灣的人大概有相當高的比率會贊同我的意見。我想不出有任何東西,能和臺灣人民的貼心與古道熱腸媲美。不過當然,我也遇過不在此限的人。臺灣人的貼心究竟是從哪裡來的呢?對於這個問題,有多少人恐怕就有幾種答案,在此我想提出一個我想到的理由之一。

就是結拜兄弟(日文「義兄弟」)。這不是指日本法律上所謂的「姻親兄弟」,也不是黑道世界的用語,存在於一般臺灣民眾生活中。人生中第一次直接從他人口中聽到「結拜兄弟」這句話,是在2007年找蕭錦文先生(92歲)採訪時的事。義兄弟是日文的說法,實際上的說法是「兄弟會」,簡單說,就是一群夥伴誓約要互相幫助扶持。

據蕭先生所言,二次大戰後他跟13位年紀差不多的同鄉結義為拜把兄弟。當時正處於戒嚴令之下,民眾集會遭到禁止,於是大家小心提防四周,悄悄前往蕭先生座落在臺北市內集合住宅一隅的家中聚會。席間,大家劃傷自己的手指,再將流下的血滴一飲而下。這段彷彿日本黑道電影的故事,讓我對「結拜兄弟」一詞留下難忘的印象。據悉,這份結拜兄弟關係不涉及金錢往來,只是精神層面上的支持。蕭先生在那之後自行創業,辦了間製造結繩的公司,當時就是他的結拜兄弟出面替他作保。蕭先生的弟弟在白色恐怖中身亡,他遂把比自己年輕的結拜兄弟當親弟弟看待,疼愛有加。

  • [2018.05.08]

電影導演。生於日本山口縣周南市,慶應義塾大學法學部政治系畢業後,先後任職製造產業、新聞記者。其後,深入採訪臺灣的日語世代,所執導的電影處女作《台灣人生》,於2009年正式上映。其他紀錄片電影有《聳入天際――建築師・郭茂林》(2013、暫譯)、《台灣認同》(2013)、《兩個祖國之間的愛――李仲燮之妻》(2014、暫譯)、《台灣萬歲》(2017),著書有《台灣人生》(光文社)。常被問道「什麼時候歸化成日本籍的呢?」仍致力串起故鄉與臺灣之間的友好橋樑。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