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進臺日友好的重要推手:月刊《な~るほど・ザ・台湾》(美好臺灣)停刊

文化 臺灣香港

創刊超過30年的臺灣日文月刊《美好臺灣》,早期曾是日本遊客及旅居派駐臺灣的日人的主要資訊來源及認識臺灣的管道。其存在亦見證了臺灣30年來的發展與時代變遷。

在臺灣發行的日文免費雜誌.月刊《な~るほど・ザ・台湾》(美好臺灣)(以下稱《美好臺灣》)於今年4月號(2018年4月1日發行)出刊後,宣布停刊。

《美好臺灣》是以日本遊客或旅居臺灣的日本人為對象,除了觀光、美食、購物之外,也包括商業、社會、文化等,廣泛介紹臺灣相關的情報雜誌,自1987年4月創刊以來,發行至今已超過30年。

遊客及旅居日人認識臺灣的重要資訊來源

1987年創刊時,臺北還沒有捷運,當然也沒有台北的知名地標101大樓,也沒有網路。

旅行資訊的主要來源是旅遊手冊。

在這樣的情況下,介紹當地情報的《美好臺灣》成為遊客和旅居者認識臺灣的重要雜誌。

初期以男性遊客及商務人士為對象

說到臺灣旅行,從1970年代開始就很受歡迎。

戰後,海外旅遊的自由化要到1964年才開始,到了 1970年代逐漸興盛,而鄰近的韓國和臺灣即成為關注的焦點。話雖如此,很多都是男性遊客,在韓國旅遊時會有稱為「妓生」的女性來接待。「妓生旅行」這種名稱也在社會上流傳下去。也許是看到韓國這樣賺取龐大外匯很誘人,雖然起步較晚,臺灣方面也開始積極招攬日本遊客來臺觀光。當時臺灣又有「男性天堂」的別稱,在林森北路一帶,專門做日本人生意的酒店櫛比鱗次。當然一般遊客也不少,但這種一面也成為了社會焦點。

不久後,日本的泡沫經濟不斷擴大,日幣也跟著升值,到海外旅行的潮流也越來越普遍。

此外,戰後臺灣的日語世代搭起的橋樑及積極開拓,臺日之間的商業和技術轉移的情形日益普及,因此很多日本人被公司派到臺灣出差,或是長期派駐。

在這樣的背景下,月刊《美好臺灣》必然有很多廣告來自俱樂部等以招攬日本客人的店,內容也以男性讀者為主。

創刊號刊登的廣告就出現「男生不壞,女生不愛(原諒你的花言巧語)」(キザな男でも許されます)及「親愛的,你是花花公子嗎?」(あなた、ダンディしてますか?)等標語,都很吸睛。

在旅遊文章裡,以熱情的筆觸傳達臺灣的魅力。創刊號介紹臺灣的夜市,內容如下。

在當今的日本,除了大都市裡特定的熱鬧地區,其他的街道都在沉睡。(略)然而,臺灣的街道在呼吸,如脈搏般鼓動著。(略)可以坐在同個地方靜靜觀察街道,不用5分鐘,就會感受到現代日本失去的「人情味」還有「活力」等。

內容如實反應了臺灣的時代變遷

我第一次到臺灣旅行是在1990年3月。在那之前,有機會認識在日臺灣人(擁有臺灣國籍或是已經歸化)以及從臺灣來的留學生,很想知道他們生長的背景。

於是,接觸到了或許是現代日本所失去的「人情味」或「活力」,以及錯綜複雜的文化積累,突然對臺灣產生高度興趣。

回國後,我注意到住家附近有一間「日華資料中心」,是臺灣政府駐日機關營運的圖書館。

在「日華資料中心(之後改名為臺灣資料中心/現在關閉中)」發現了月刊《美好臺灣》的存在。在那之後,在日本也好,到臺灣旅行也好,只要有機會,我會拿來翻閱的雜誌就是《美好臺灣》。1990年代,我不過是《美好臺灣》的一位讀者。

這個時代,臺灣在前總統李登輝的帶領下朝民主化邁進,似乎同時也在推動「本土化」和「國際化」。

例如,身為旅人的我,也曾經出席剛成立沒多久的「臺灣筆會」的聚會,只是去湊熱鬧。當時臺灣已經有「中華民國筆會」,可是另外又組成「臺灣筆會」,我看到的可以說是「本土化」的一種體現。

我雖然是到臺灣旅行,可是卻不只是去觀光景點,當想要更廣泛認識臺灣時,與臺灣的書籍和報紙加上《美好臺灣》是我的最佳參考。

進入1990年代之後,來自日本的遊客對臺灣的關注也趨於多元化。到臺灣的旅遊人數在1990年代初期,一年有60萬人左右,到了後期,增加到約90萬人。而且,提到臺灣就想到「男性天堂」的刻板印象也逐漸淡薄,取而代之的是「美食天堂」等等的稱呼。《美好臺灣》的文章也如實反映了這樣的時代變化。

90年代的《美好臺灣》(攝影:梶山憲一)

面臨網路的考驗,為紙本情報誌畫下句點

進入2000年,是前總統陳水扁上臺執政的時代,加速「本土化」的腳步。例如「中國石油」被改名為「臺灣石油」,原本冠上「中華」或「中國」的國營事業紛紛進行改名。但是,積極地展開這種跳脫中華文化的「去中國化」的同時,許多臺灣企業家、投資人出走臺灣,一窩蜂地到中國鉅額投資,兩岸關係快速變的非常緊密。

當發現中國的經濟正突飛猛進成長時,日本企業外派臺灣的人數也減少,相對地有不少企業改派員工到中國。

這個變化對《美好臺灣》而言是一大打擊,因為這些被外派到臺灣的日本人通常是固定的讀者。但從日本到臺灣的旅遊人數在2005年超過100萬人,之後也持續增加。日本遊客的訪臺目的也越來越多樣化。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有幸在2003年3月開始擔任該雜誌的總編輯。

2003年春天正值SARS在臺灣廣大流行的時候。雖然我一開始就需面對遊客和廣告收入的減少,但到了7月時危機也結束,日本遊客數量也隨之恢復。

為了對應日本人對臺灣所關心的多樣化,我打出了許多種類的報導。例如哈日杏子女士、片倉佳史先生等,邀請了既文筆良好且有社會影響力的筆者來撰稿。可惜雖然讀者的反應很好,但對於免費雜誌的主要收入來源的廣告來說還是沒有增加。

2006年9月,我從總編一職轉為該雜誌顧問。之後相繼有3位擔任總編,筆者也有前述的片倉佳史先生之外,還邀請了木下諄一先生、栖來光女士等,常住在臺灣的筆者。雜誌內容越來越充實,但財務狀況仍舊無法改善。

現在回想起原因還有網路的普及、90年代已開始出現的全球性出版業不景氣等因素。

接著,在2010年以後,智慧手機的普及更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往來於臺灣街頭的日本遊客拿著智慧手機上網,已經不是拿著雜誌《美好臺灣》。《美好臺灣》的功能變的更加狹隘了。

在此停刊之際,簡單地回顧月刊《美好臺灣》的演變,我想在這30多年臺日關係的發展中,《美好臺灣》的存在功不可沒。縱使《美好臺灣》不過是免費雜誌,我相信也深留在很多人的記憶裡頭。

最後補充的是,當公開宣布雜誌停刊之後的兩個禮拜內,接到不少讀者惋惜的聲音,在此也特地感謝讀者過去對《美好臺灣》的支持和愛護。

《美好臺灣》第150號紀念刊(攝影:梶山憲一)

標題圖片:《美好臺灣》創刊號(攝影:梶山憲一)

觀光 日本 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