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臺灣的日本人系列:在臺灣建設國際貿易港的日本人——川上浩二郎與松本虎太

文化 臺灣香港

缺乏天然海港的臺灣,建設基隆港為當務之急

雖然臺灣的面積和日本九州幾乎同樣,但是天然海灣少,海岸線的長度是九州的3分之1左右。因此,能夠被稱為天然良港的地方很少。例外的是臺南的臺江內海原本是天然海灣,大航海時代荷蘭人分別於1625年在港灣內處建立赤崁樓(普羅民遮城),以及1630年在港灣出入口處建立安平古堡(熱蘭遮城),作為支配臺灣的據點。之後,安平港建造完成,明朝的鄭成功家族以及清朝時代,也都利用這個港口,臺南成為統治臺灣的中心。

在臺灣,中央有3000公尺級的高山橫亙著,近代以前的陸上交通並不發達。人的交流依賴海上交通。清朝末期,即使是比較發達的基隆港、高雄港和淡水港等,也只有中國式帆船(junk)或小船能夠駛入港口。

到了冬季,因為受東北風或來自北方的季風的影響,海面波浪起伏大,很多船隻因此遭遇船難。加上港口水深較淺,內港有一半的區域在退潮時會露出水面,礁岩也多,稍大一點的船也無法利用。

日本統治時代的初期,基隆港和沖繩・門司(福岡北九州市)・長崎之間有2000噸級的定期船班來往,但是抵達港口後,就必須轉搭小型木板船,才能夠上陸。

第一任臺灣總督樺山資紀(1837~1922年)在領有臺灣之後,立即向日本的本國政府提出建設縱貫鐵路和基隆港築港工程,並獲得許可。由此可知,基隆港在臺灣建設上是當務之急。第四代任總督兒玉源太郎(1852~1906年)時代,也把基隆築港工程列入四大事業之一。

對四面環海的臺灣而言,港灣事業非常重要。即使是建設臺灣縱貫鐵路也需要運送資材,基隆和高雄的港灣必須盡早實現近代化,為這項事業帶來莫大貢獻的是川上浩二郎和其繼任者的松本虎太這兩號人物。

進行各種實驗考察,克服種種困難,完成第1、2期的工程建設

川上浩二郎(提供:古川勝三)

川上浩二郎1873年6月8日出生於新潟縣古志郡東谷村。1895年7月從第一高等學校畢業後,有鑒於日本國內急需土木事業的人才,進入東京帝大工科大學土木工學科就讀。1898年7月畢業後,隨即擔任農商務技手,翌年7月任臺灣總督府技師渡海來臺。當川上抵達臺灣時,土匪橫行,風土病蔓延,被稱為「瘴癘之地」。在這樣的環境下,1899年開始基隆築港第1期工程的4年計畫啟動了。川上也在1900年8月擔任基隆築港局技師兼臺灣總督府技師,參與基隆築港工程,主導了避免港口受波浪侵襲的防波堤工程,以及確保港內水深的浚挖工程。1901年12月26日,前往英領印度、荷領爪哇島、歐州港灣進行視察,為期2年,增長見識。

基隆築港第2期工程從1906年開始,為期6年的計畫。這一年,剛從京都帝大畢業的青年擔任技手到基隆築港局工務課工作,他就是接替川上浩二郎的繼任者──松本虎太。

第2期工程相當困難。基隆的海底地質軟弱,1909年10月晉升基隆築港局出張所所長專任的川上,調查有關海外各港口的岸壁工程的失敗例子或困難工程做為參考。舉凡籌措材料、岸壁設計以及に工程的實施方法等,經過多次的嚴密測試實驗,才得以一一克服困難。結果,陸續完成了770公尺的岸壁工程、撤去港內岩礁、構築內港防波堤、興建倉庫等棘手的大工程,1912年第2期築港工程竣工,基隆港成為可以同時停泊13艘6000噸級船舶的港口。

川上在故鄉演講時,提到艱鉅的基隆港興建工程以及當時的心境,如此說道:「基隆港的興建地點不只是海水深不可測,潮流湍急,即使是大家公認的一流技術家也無法處理的艱鉅工程。自己也反覆經歷好幾次的失敗,但是堅忍不拔,不管受到外界如何指責批評,在堅信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人能夠完成築港工程的信念下,燃起了鬥志,終於大功告成。所以,人類不管身處什麼樣的困境,絕對不能喪失信心。」

第2期工程結束後,川上寫了以「探討基隆港的岸壁」為題的論文共5篇,取得東京帝大的工學博士,在基隆港的築港工程上留下輝煌的成績,1916年10月2日因應本人的希望,川上辭去總督府的工作回到日本。在那之後,他擔任博多灣築港株式會社專務取締役(專務董事),參與福岡筑豐線的鋪設和博多港築港工程,1933年3月29日逝世,享年61歲。

關於川上,據說留下這樣的故事。1920年左右,川上的姪子和友人一起到臺灣旅行時,當船長知道他是川上的姪子,還特別款待,吃飯全都由船上服務生點餐,而且親自送到船室。在臺灣,對川上的感念和尊敬之情由此可見一斑。

松本虎太接手,完成第3、4期的擴建海港計畫

松本虎太(提供:古川勝三)

川上之後,繼任者是松本虎太技師。松本1879年10月17日出生於香川縣綾歌郡陶村,1903年進入京都帝國大學土木科就讀,1906年一畢業就到臺灣,一開始擔任基隆築港局工務課技手,在川上浩二郎的下面參與基隆港的築港工程。之後,歷任臺灣總督府工事部技師、土木部技師,表現活躍,後來被任命為基隆築港所所長,負責第3期及第4期的基隆港的築港工程設計,參與工程的監督及指導。

晉升所長的松本為了解決基隆港當前的問題,訂定大規模的擴建計畫。首先,是增建位在岸壁後面的石造倉庫,以及從高雄巡航而來的新竹號進行疏浚工程。第4期工程到1935年為止,工程期間內撤除港灣區域內部的暗礁,建設大型造船所和軍港區域、漁港區域,以及整備碼頭倉庫到港灣區域的線路。從1899年到1935年間共4期的基隆港築港工程,不僅奠定了基隆港的發展基礎,也是1970年代基隆港之所以能夠躍居臺灣港灣之首的要因。基本計畫中將現在的岸壁延伸到700公尺多,可以同時停泊4艘4000噸級的船舶,興建可堆放年間80萬噸煤炭的設備,在港灣內部設置3000噸級和1萬噸級的修繕船渠。

甚至,560公尺岸壁的水深設定在9~10公尺,可停泊6000噸到1萬噸的船舶,最後的420公尺岸壁的水深設定在11公尺,讓1萬5000噸為止的船舶可橫向靠岸。如此一來,從3000噸到1萬噸級的船舶15艘,浮標也可繫留同樣大小的船舶6艘,共計21艘船舶可以安全停泊在內港,擁有近代化的港灣設備。

基隆港的完成預想圖(提供:古川勝三)

承載大型船舶進出停舶的基隆港,至今仍是活絡盛況的重要對外港口

在那之後,由大阪商船和日本郵船經營連結大阪港、門司港和基隆港的臺灣航路,於是8000噸到9000噸級的客船開始進出。

安裝30噸電動起重機並有大型貨客船停泊的基隆港碼頭(提供:古川勝三)

松本技師在確立了基隆港築港的目標後,他把據點移到臺南,為了興建連接因為泥沙淤積嚴重而無法使用的安平港和臺南市內的臺南運河,負責設計和施工的指導監督,於1923年動工,4年後完成。此外,作為臺南玄關口的安平港也在1936年完成整備。翌年1937年俯瞰基隆港的旭丘山上建造了「松本虎太紀念館」(旭丘指揮所前身)以表揚功績,可惜在戰後被棄置,呈現荒廢的狀態。

基隆有日本軍的軍事要塞,1941年爆發太平洋戰爭時,基隆港作為物資運送和海軍基地佔有重要地位,因此在二次大戰末期首當其衝,成為美軍空襲的主要目標。港灣碼頭設施和停泊的船舶全都遭到嚴重的破壞,港灣區域頓時成為廃墟。

現在依然使用的舊基隆港灣合同廳舍(今海港大樓)(提供:古川勝三)

許多日本人從基隆港上岸後在臺灣踏出第一步,但是戰後也從登陸的基隆港返回到日本。戰後,松本暫時留在臺灣,即所謂的「留用日本人」,被聘為顧問,協助維持臺灣電力,2年後的1947年,從基隆港歸國,於1959年80歲辭世。川上、松本兩技師打造的基隆港,至今依然是臺灣的國際貿易港,活絡的盛況不變。

從基隆港出港的蓬萊丸(提供:古川勝三)

標題圖片:現在的舊日本郵船基隆支店(提供:古川勝三)

日本 臺灣 貿易 日本統治時期 國際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