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臺灣的日本人系列:將不毛之地化為綠色田野的日本人・八田與一(1)

古川勝三 [作者簡介]

[2018.06.26] 其它語言:日本語 |

每年一到5月8日,腦中就會浮出的情景,即35年前的1983年,在烏山頭水庫附近舉辦「八田與一慰靈追悼式」。當時,我身為海外派遣教師在高雄的日本人學校任教,已邁入第3年,在臺南車站與嘉南農田水利會的吳徳山和黃粲翔兩位碰面後,一同參加儀式。八田技師的銅像前,羅列著供品,而且也請了3位僧尼。現場有40多人參加,儀式結束後,大家一邊收拾整理,一邊開始交談。

「如果八田還活著的話,也96歲了吧!」聽到一旁有人用流利的日文如此說道。

「如果八田沒有建水庫的話,這裡的土地就無法種稻。他真是大恩人啊!」大家的話題都圍繞在八田技師的身上。

「不,比起大恩人,應該說是神明啊。在嘉南,有不少人把他視為神明。」另一個人說道。

我低頭致謝:「為日本人舉辦這樣的儀式,真的非常感謝!」對方的回答是:「不要這麼說,八田過世後已經變成臺灣人了,要說謝謝的是我們啊。你是戰後第一個參加這個儀式的日本人,我們很謝謝你特地前來。」

被嘉南農民視為神明般的敬慕,每年到了忌日都會舉辦墓前追悼式,八田與一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呢。還有,他在臺灣有什麼樣的事蹟?這一系列報導,將分數次介紹他的相關活動記事以及八田技師的軼事。

出身石川,受恩師廣井的推薦前往臺灣

學生時代的八田與一(提供:古川勝三)

1886年,八田與一在石川縣河北郡今町村出生。上有1位姊姊、4位哥哥,他是么子。父親四郎兵衛擁有15町歩(計算土地面積的單位;1町≒109m2)的稻田,作為豪農受到村人的尊敬和人望。與一是父親超過50歲後才有的孩子,又是么子,所以備受疼愛。與一也恃寵而驕成為孩子王,他爬到庭院的樹上,大聲呼喊「喂~~」,附近的孩子紛紛靠過來,問說:「與一,我們今天要玩什麼?」

他一路從花園尋常小學校、森本高等小學校念到金澤第一中學校,畢業後進入第四高等學校就讀,跟日本知名哲學家西田幾多郎(1870-1945年)學習。他在這四所學校的成績都維持80分上下,屬於中上,他不是秀才型,而是比較接近努力型的人。

廣井勇教授(提供:古川勝三)

與一擅長數學,他想要走土木之路而進入東京帝國大學工學部土木工學科就讀。在這裡,他遇見了影響日後人生甚鉅的恩師──廣井勇。廣井是札幌農學校二期生,和新渡戶稻造、內村鑑三、宮部金吾、南鷹次郎是同期生,基督教名字為查理斯。他自費到歐美留學6年後回國,27歲當上札幌農學校助教授,30歲被任命為小樽築港所長,35歲設計小樽北防波堤並且施工,是位卓越的技師。37歲,他被提拔為東京帝大教授,為社會培育許多優秀的年輕人。他也被譽為偉大的教育家,「如果沒有廣井的話,日本的近代土木將會落後50年吧」,可見其受到推崇的程度。

因為學生時代的與一喜歡講大話,因此又有綽號「大風呂敷的八田」(風呂敷是日本傳統包東西用的四方巾,大風呂敷又比喻為「畫大餅」),而廣井教授面對這樣的與一,總是面帶笑容在一旁守護著。「對八田而言,內地太狹隘了。如果待在內地的話,會被那些心胸狹窄的公務員排擠,所以八田的風呂敷只有在外地才得以真正施展啊」,而強力推薦八田到臺灣的正是廣井教授。

  • [2018.06.26]

1944年生於愛媛縣宇和島市,進入教育界擔任國中教師,1980年以日本文部省海外派遣教師的身分,在高雄市日僑學校任教3年。著有《臺灣之道:歷史與原住民族》、《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傳》、《日本人不可不知的「臺灣歷史」》、《愛臺日人系列第二部:KANO棒球隊名教練近藤兵太郎傳》。為促進日臺友好,目前在日本全國巡迴演講,並執筆「愛臺日人系列作」的第三部-磯永吉的一生。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