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訪臺灣少棒聖地紅葉村

酒井充子 [作者簡介]

[2018.08.03]

 獲勝五十年後的紅葉村

1968年8月,抱回世界冠軍盃的日本少棒隊來到臺灣,並在一場友誼賽中以7比0的比數,敗在某一支少棒隊的手下。於是這支少棒隊成為了臺灣的希望,更點燃了臺灣少棒的熱潮,這支球隊就是布農族的紅葉少棒隊。臺灣的500元紙鈔上印著一群棒球少年開心拋起球帽的圖樣,證明少棒文化深植臺灣民眾心中,此少棒文化可以說源自於紅葉少棒隊的活躍。距離當年大快人心之舉已逾五十年,如今臺灣少棒聖地紅葉村,已成為作育原住民菁英球隊的培訓地點。

1968年紅葉少棒隊選手們使用的練習球具,以竹棒打擊石頭(攝影:五十嵐真帆)

座落於臺灣東南部的臺東縣延平鄉紅葉村,四面環山,人口約莫為500人。住在這裡的布農族自從在日本統治時期,被強迫從高地遷居至此,便一直在這裡生活。目前年屆幼稚園到小學六年級之間的兒童僅有52人,其中打少棒的就有22人。這22人中只有一人來自布農族,其餘則是阿美族、普悠瑪族、泰雅族的孩子。他們離開雙親,與總教練和各個指導教練一起在宿舍過團體生活,一邊上學,一邊努力練球。這是在2014年時,透過政府機構「原住民族委員會」的大力推動,整備完善的宿舍,讓全國各地的原住民球員的明日之星得以齊聚一堂。

原住民族球隊的意義

為什麼要辦一支全部由原住民族組成的的球隊呢?目前臺灣原住民族的人口只有約莫55萬人,僅佔臺灣總人口2350萬人的2.3%。自從漢民族在17世紀移入臺灣以後,原住民族在漫長的時間裡,被迫屈居於社會的邊緣。2016年8月1日「原住民日」當天,蔡英文總統邀請原住民族各部落代表到總統府,為原住民族在過去400年來受到的苦難與不公平,向原住民族致歉,這件事仍記憶猶新。我認為身為日本人,更不能遺忘這400年歲月中,也包含了50年受日本統治的日子。

直到1980年代後半,隨著臺灣民主化的腳步,才終於迎來守護原住民族固有的文化和語言的趨勢,並確保其人權與土地所有權。距紅葉少棒隊打贏得的那場球,已有不短的歲月。但毫無疑問的,這些布農族孩子的活躍不只影響了臺灣的棒球之子,也帶給整個原住民社會莫大的勇氣。今天在民主化已趨成熟的臺灣,原住民族面對的處境卻依然困難。加強培育少棒隊伍是原住民族委員會推動的各項措施之一,此舉背後的想法為,孩子們的活躍能替原住民族社會注入活力。

  • [2018.08.03]

生於日本山口縣周南市,慶應義塾大學法學部政治系畢業後,先後任職製造產業、新聞記者。其後,深入採訪臺灣的日語世代,所執導的電影處女作《台灣人生》,於2009年正式上映。其他紀錄片電影有《聳入天際――建築師・郭茂林》(2013、暫譯)、《台灣認同》(2013)、《兩個祖國之間的愛――李仲燮之妻》(2014、暫譯)、《台灣萬歲》(2017),著書有《台灣人生》(光文社)。常被問道「什麼時候歸化成日本籍的呢?」仍致力串起故鄉與臺灣之間的友好橋樑。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