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as Yotaka的「豊」絕非「夜鷹」——從姓名標記事件思考多元社會和文化

栖來光 [作者簡介]

[2018.08.01] 其它語言:日本語 |

首任原住民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的姓名英文表記,造成熱議。習慣中文姓名稱呼的臺灣社會,由多數漢族組成的民眾,對於「原住民正名運動」的理解似乎仍停留在表面。名字背後的文化與語言,乃至歷史脈絡,需要更進一步的思索與包容。

我的名字是「ひかり」,羅馬拼音寫作「Hikari」。

這個字的意思為「光」,是我父母幫我取的名字。對外國人來說可能有點拗口,英語母語者常常會在中央的「ka」加重語調,唸成「ke-a」;而對臺灣人來說,開頭的「Hi」不太好發音,容易唸成「I-ka-ri」,因此初次見面時,我都會用中文請對方叫我「光子」(原本的名字「光」不好發音,所以加上「子」)。但先前採訪泰雅族之際,如同往常,報出自己的名字「光子」,對方卻跟我說,「請告訴我妳的名字真正的唸法」,讓我有點訝異。

到目前為止,我單純因為方便「對方稱呼」,而使用著「光子」這個名字。但在泰雅族人的面前,則映照出我個人對於自己的名字有多麼遲鈍。那都是因為我這個「以日語為母語的日本人」,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經歷過名字和語言被剝奪的艱難處境,毫無自覺地活到現在的關係。

不同於漢族姓氏的思考,原住民的名字與語言之傳承脈絡

2018年的現在,臺灣的原住民約有56萬人,占總人口2%,共16族群生活在這個島嶼。臺灣是他們原本居住生存的土地,但漢人移居,接著成為日本領土,之後更多從中國來的人和國民黨一同遷移至臺灣。歷經清朝、日本統治期、國民黨政權,在統治者的政權轉移之中,被迫依照當時情勢變更、同化的,正是原住民族的「名字」和「語言」。

1980年代,伴隨著臺灣民主化的步伐,原住民的權利促進運動正式展開,其中最主要的是「恢復土地和個人的傳統名稱運動」(原住民族正名運動)。

這個運動的成果是「姓名條例」終於獲得修正,1995年開始原住民可以選擇自己傳統的名字登記。大約與我同齡的原住民族,可以說是在反覆思考自己名字的身份認同,度過了青春歲月。

臺灣原住民的文化中,不像深受儒家影響的日本人和漢人一樣有「姓氏」的概念,而是多以「自己名字+母親或父親的名字+土地或自然的相關稱呼」來取全名,名字之中刻印了對孕育自己的土地的自豪,以及和先祖的傳承連接,也是個人身份認同之所在。所謂「正名運動」,就是原住民族的人們取回自己的名字,恢復民族榮耀和身份認同的運動。

  • [2018.08.01]

旅居臺灣的作家。京都市立藝術大學美術系畢業。2006年開始旅居於臺灣。為日本各類媒體撰寫有關臺灣的報道。著有《在台灣尋找Y字路》(玉山社,2017年),《山口,西京都的古城之美:走入日本與台灣交錯的時空之旅》(幸福文化,2018年)。個人網站:「台北歲時記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