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灣扎根的日本人系列:橫跨異文化之間的電影才女——影像製片人・西本有里

生活 臺灣香港

西本有里 NISHIMOTO Yuri

三重縣四日市市出身。因為父親喜愛電影,從小就常被帶去電影院,她崇拜劉家輝、李連杰,為米高·J·福克斯(Michael J. Fox)著迷,一心想要從事電影工作,所以選擇以大眾傳播為強項的大學就讀。畢業後,進入東寶電影公司工作。因工作訪問臺灣之際,楊德昌導演的團隊成員之一,也是日後執導電影《闘茶》(2008年)的王也民導演對她一見鍾情,兩人結婚後便移居臺灣。她參與了臺灣布袋戲《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的日臺合作電視劇系列,作為精通日中英3國語言且別具一格的影像統籌,活躍於第一線。從小學2年級開始練習的空手道,也取得黑帶,身手十分矯健。

因電影結緣的異國婚姻,成為定居臺灣的契機

大學畢業後,西本如願進入電影製作發行公司的東寶工作,一開始被分配到關西支社,在梅田車站旁的電影院上班。這裡聚集了喜愛電影的同好,也是擁有電影迷(cinéphile)會員的電影院,所以自新人的時候便利用院線片上映的空檔,自己企劃香港電影的晚場映演活動。她也喜歡逛神戶的南京町,到處搜購學生時代熱中的香港電影錄影帶,像是徐克導演的《黃飛鴻》系列等,包括香港電影節的時期,一年飛香港的次數多達4次。

對香港電影如此專情的西本,在偶然機緣下也和臺灣有了交集。楊德昌導演的《一一》(2000年)是部日臺合作電影,當時參與製作的日本友人(在日本拍攝期間擔任副導演)邀請她到臺灣的拍攝現場參觀,這是1999年的事。

「這趟三天兩夜的旅行也身兼英文翻譯,現場充滿了活力熱情,感覺很棒。而且,也受到楊導演的款待,拍片以外的時間就在市內觀光,那個時候還派了一位工作人員隨伺在側,也就是之後成為夫婿的王也民。」

西本回到日本後,幾乎是每晚接到王打來的追求熱線。雖然兩個人聊電影聊得很熱絡,她卻不為所動。但是,1999年李安導演在中國拍攝《臥虎藏龍》時,陪著張震的王邀請西本到北京參觀拍片現場,以「電影拍攝現場」為誘餌,成功地吸引她上鉤。在北京,每次遇到麻煩,王都很爽快地解決問題,覺得他是個可靠的人。趁著拍攝的空檔,西本被約到萬里長城一起看獅子座流星雨,這是交往的關鍵。1年後,作為王的妻子,西本再度踏上臺灣的土地。現在精通中文的她也兼職口譯,可是當時幾乎完全不懂中文。

「當時住在臺北郊區,依照慣例週末回先生的老家基隆。每次在夫婿的親戚朋友的聚會時,處於只有中文的世界,感覺很孤獨。聽不懂中文的窘境,只能夠故作微笑帶過,非常討厭這樣的自己,於是心念一轉,決定好好學習中文。」

在臺灣企業中磨練中文能力,內心卻念念不忘電影

她在臺灣師範大學累積了1年半的中文基礎之後,2002年進入楊德昌導演的動畫製作公司工作。在臺灣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楊導演和成龍總監製的作品《追風》(未完成)。這部動畫也計畫要和日本的公司合作,可是在製作途中,2004年左右楊導演關閉公司,2007年病逝,這部作品也因而塵封,不見天日。在一位香港導演的引介下,西本轉行進入2003年在臺灣創刊不久的報紙《蘋果日報》工作。

「在周遭都沒有日本人的環境下,這個時期中文突飛猛進,廣告業務的團隊之間,競爭相當激烈,每個團隊為了業績拼命地掙錢工作,充滿了活力。我錄下每天早上的會議內容,一邊向丈夫確認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確,想要跟上團隊夥伴的腳步。」

之後,又換到日商的臺灣現地法人公司工作。雖然生活穩定,可是日子不知不覺就這麼過了。某天,突然察覺自己完全遠離了電影的世界,我真的很想再回到電影的現場,蘊藏在心底的某個東西開始蠢蠢欲動。

就在那個時候,由姜秀瓊導演執導、以能登半島為舞臺的《寧靜咖啡館之歌》,需要日文翻譯人員,機會來了。她回歸電影世界的這部作品,在2015年的第17屆臺北電影節,獲得國際新導演競賽的觀眾票選獎,以及永作博美獲得最佳女主角獎。讓她更加深刻體認到自己喜歡現場。

提供:西本有里

實際上,就在西本決定參與《寧靜咖啡館之歌》拍攝工作的同個時期,她也收到其他公司的邀約,就是以前公司的客戶──霹靂國際多媒體股份有限公司。霹靂是以臺灣的傳統偶戲的布袋戲為基礎,設計出現代的、美型角色群登場的霹靂布袋戲系列,充滿影像魅力,受到廣大布袋戲迷熱烈支持的製作公司。

「辭掉工作後,難得剛恢復自由之身,最初的提議是1個禮拜上3天班,先簽3個月的短期契約,於是在霹靂國際多媒體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偶動漫娛樂事業股份有限公司開始工作。可是,期間也幫忙處理授權、企劃、海外版權販售的工作,3個月的契約延長為1年。過了不久,社長直接要我做正職員工。原先沒有這樣打算的我,猶如跳下社長設的陷阱,成為了這公司的正職員工。」

成為臺日合作的偶戲電影製片人,發揮至今累積的才華

回溯到2014年,以遊戲和動畫的劇作家聞名的鬼才──虛淵玄受邀參加臺北國際動漫節時,對霹靂布袋劇的展覽一見傾心。西本得知此事,於是和虛淵玄的所屬公司Nitroplus(遊戲與角色設計公司)取得聯絡,陪同當時擔任偶動漫公司的傅總經理前往會面。一方面是為了販售預計隔年上映的電影《奇人密碼−古羅布之謎−》(2015年)的版權,同時也邀請虛淵執筆《奇人密碼》的外傳。但是,虛淵的回覆是想要自己原創的作品,撰寫出淺顯易懂的主流故事,用以抓住日本人的心。

2014年啟動的Thunderbolt Fantasy電視劇系列是臺日合作的新企劃,此合作激發出絢爛的火花。尤其是在戲偶角色的製作和拍攝現場,日本人注重細節的作風,對長久以來只參與自家公司作品的臺灣工作人員來說,得到很多新奇的刺激。例如,霹靂過去使用的戲偶,手的零件是統一規格的大量生產,運用於全數的角色上。但是,日本方面為了表現出女性的纖纖玉手,對手的大小很講究,並且提議在戲偶的指甲進行漸層彩繪。此外,戲偶臉上的淚珠大小,戰鬥場面受傷流血的位置等,都提出非常細微的要求。而霹靂製作現場的工作人員相信虛淵,對於日方要求完全照單全收。

©2016 Thunderbolt Fantasy Project

2016年夏天完成的臺日合作《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自當年7月起的3個月期間,在日本、臺灣、中國、美國同步播出。許多充滿個性和富有魅力的角色,兼具大膽和纖細的動作及唯妙唯肖的表情,超乎對人偶劇的想像,武俠世界裡融入了奇幻元素的獨特世界觀,每一樣都令人感到新奇驚豔,在各地獲得青睞。動畫迷之間,不曾接觸過臺灣布袋戲的觀眾層也為之著迷,在日本把Thunderbolt Fantasy略稱為「Thun Fan」,獲得廣大迴響。這是展現「臺灣傳統文化」與「日本技術內容」融合成果的一刻。而且,隔年的2017年12月推出了外傳《Thunderbolt Fantasy 生死一劍》,在2018年10月起,播映續集《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剣遊紀 2》。

©2016-2018 Thunderbolt Fantasy Project

西本擔任霹靂的製片人,每天負責和日本方面的製作公司工作人員進行交涉。瞭解日本人的做事方法和心情,同時也必須完整傳達臺灣方面的想法,要如何扮演如此困難的角色呢。西本說自己的任務不只是「語言的溝通」,包括背後的「文化的翻譯」。

「重要的是自己所站的位置不能動搖,例如,臺日雙方為何要這麼做?我的工作就是理解原因後進行說明,化解一些細瑣的衝突,一點一滴建立起合作夥伴的信賴關係。即便如此,彼此也有無法相互理解的時候,遇到這種情況,就好的意義上選擇放棄,或是相互尊重彼此的差異性,我想這也是異文化交流的關鍵。」

今後的目標

詢問西本今後的目標,她回答有三個。一是繼續製作奇幻武俠偶戲Thunderbolt Fantasy系列;二是製作自己目前企劃中的作品;最後是在製作方面上協助丈夫王也民執導的電影。而且,她還補充說道。

©2016-2018 Thunderbolt Fantasy Project

「臺灣的電影人重視原創劇本,即使花上大半的時間,也堅持拍出自己想要的作品,這樣的人不在少數。電影畢竟是以劇本為底子,所以希望自己也能夠成為讀懂劇本的製片人。」

露出靦腆笑容的西本,不愧是電影界的才女啊。

標題圖片提供:西本有里

日本 臺灣 電影 寶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