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臺灣的日本人系列:將不毛之地化為綠色田野的日本人・八田與一(3)

古川勝三 [作者簡介]

[2018.11.02] 其它語言:日本語 |

八田技師的銅像秘辛

1930年5月,嘉南大圳的核心——烏山頭水庫大功告成,以「上天賜與之水」灌溉15萬公頃大地的世紀工程,迎向終點。八田技師又回到了臺灣總督府,烏山頭的工作人員也轉換到新的職場,應該沒有機會再次相聚。同甘共苦的十年歲月,引人思慕,別離更是令人難過。

自然而然有人提議:「想留下一些紀念之物。」「沒錯,鑄造八田所長的銅像,放在工程的起點吧。」

起初堅持婉拒的八田技師,在推辭不下之後,終於同意,但附上一個條件:「只希望不要是從臺上俯瞰下方的那種銅像。」

發起人代表是擔任機械課長的藏成信一。來自工作人員的捐獻和校友會的贈與,總計高達1779日幣,換算成現值大約為800萬日幣。之後透過住在東京的伊東哲的介紹之下,委託朝倉文夫塾的都賀田勇馬製作銅像。銅像呈坐姿,單手邊輕觸頭髮的沉思模樣,設置於水壩工程的起點。

時光飛逝,大東亞戰爭接近尾聲時,由於金屬類供出令(譯註:戰爭末期,物資缺乏,下令收集民間金屬器物,以供應軍隊使用)之故,因此許多銅像和吊鐘被政府徵收,八田技師的銅像也不例外,從烏山頭水庫失去蹤影。

1945年8月15日,日本接受波茨坦宣言,戰爭結束,臺灣成為被放棄之地。八田技師的銅像在送出之後,一直下落不明。真到一位名為坂井登的少年,偶然間在黑市裡發現銅像,並且告知父親坂井茂,坂井茂曾是八田技師的下屬,立刻通知嘉南農田水利會這個消息。水利會非常開心銅像完好無缺,趕緊前去買下,並運往水利會位於番子田的倉庫存放。當時臺灣正逢移除日本人銅像和神社的時期,由於擔心銅像被發現,水利會趁夜色掩護下運往烏山頭,放置於八田家的露台上。但是當時有人切下臺南神社的神馬雕像的尾巴變賣,因為此事件,水利會擔心出意外,將銅像藏在水庫管理事務所的地下室裡,自此封印30餘年。

1975年,水利會曾向政府申請重新設置銅像的許可,但當時日本才與臺灣斷了正式邦交不久(譯註:1972年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建交,因而與中華民國斷交),或許是局勢的影響,因而「不許可」銅像的重新設置。3年後,水利會再次提出申請,卻是石沉大海。水利會認為是默許之意,但仍舊擔心銅像可能遭受損壞,因此製作了可以重製銅像的鑄模,並存放於地下室。八田技師的銅像在1981年加上底座,再次設置到原來的地方。從烏山頭消失到復原,已經過了37個年頭。這些都要歸功於嘉南的農民,他們不辭辛勞地守護八田技師的銅像。

  • [2018.11.02]

1944年生於愛媛縣宇和島市,進入教育界擔任國中教師,1980年以日本文部省海外派遣教師的身分,在高雄市日僑學校任教3年。著有《臺灣之道:歷史與原住民族》、《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傳》、《日本人不可不知的「臺灣歷史」》、《愛臺日人系列第二部:KANO棒球隊名教練近藤兵太郎傳》。為促進日臺友好,目前在日本全國巡迴演講,並執筆「愛臺日人系列作」的第三部-磯永吉的一生。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