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友的身上,看見了歌神的超級貼心

臺灣香港 娛樂

四大天王「歌神」張學友巡迴世界演唱會

11月7日,在中華圈素有「歌神」美譽的香港歌手張學友,來到埼玉超級體育館(Saitama Super Arena)裡開唱。張學友於1985年出道成為歌手,1986年進軍大銀幕,到了1990年後,他和另外三位香港的天王巨星被合稱為「四大天王」,風靡整個華語流行娛樂圈。這四人中,又屬張學友擁有無與倫比的歌唱實力,直到今天仍是大眾最喜歡的歌手之一。

一直以來,每隔兩、三年張學友就會舉辦一次大規模的巡迴演唱會,今次的巡迴演唱會名為「A CLASSIC TOUR」,從2016年10月第一場開始一路唱到現在,預計在2019年1月29日香港場時,上演巡演最終場,替約莫230場演出劃下句點。在埼玉超級體育館舉行的演唱會,是整趟巡演的第204場。

會場中央架著一座空無一物的巨大圓形舞臺,待演唱會開幕,部分舞臺區域便開始上下起落,擺上雅緻的街燈與沙發,舞者跳著舞,還有影片投影在舞臺地板上,各式各樣的佈景轉換,幾乎每換首歌都有不同花樣。張學友也換了很多套衣服,伴著30人的舞群,所有中場口白橋段都事先背起來,以日文對全場觀眾說話,不間斷熱唱整整三小時。

與此同等的事到當天為止,張學友已經重複了203次。

超級巨星的親切貼心與敬業表現

一直到1990年代以後,我才開始真正認識張學友這位歌手。當時,日本的寶麗多唱片(Polydor Records,即今之環球音樂)正打算把席捲華語圈的香港流行音樂引進日本發行CD,我成為代表到臺灣採訪,那年正是1994年,張學友第一次到臺灣舉辦演唱會。那時的點點滴滴,直到現在我仍然歷歷在目。

超級巨星來臺的消息讓全臺灣興奮不已,演唱會當天從中午開始飄雨,導致彩排進度落後。那時候沒有臺北小巨蛋這種室內場館,辦的是戶外演唱會,於是我的採訪時段也變得飄忽不定。旅館宴會廳擠滿了等待彩排的人群,我們一行人也只能徬徨地呆站在原地。張學友留意到我們,朝我們走過來,他說:「你們是日本來的吧?我知道你們有安排採訪,我一定會騰出時間給你們的,請再等我一下喔。」當紅歌手卻能如此貼心,讓我相當感動。

演唱會結束後到了慶功宴會場,眼看著時間已是半夜12點。張學友一桌一桌地到演唱會相關人員用餐的桌子巡場,表達他的感謝之意,也安排了團體採訪時段。接著他來到我們這一桌,說「現在有十分鐘左右空檔,先問我一點問題吧」,然後待慶功宴散場再到旅館繼續訪問。到最後真正開始採訪的時間,竟然是凌晨三點。

我問他會不會太累?張學友回答:「沒問題,每次演唱會結束我都會有點亢奮,這樣剛剛好。」這時候已經是演唱會結束4小時後了。

住在同一棟旅館的我,結束採訪後便回到房間裡睡死。早上六點時室內電話響了起來,電話那頭傳來工作人員的聲音,說張學友現在要離開了,問我要不要去送行?我急急忙忙跑到頂樓客房前,接著便看到張學友帶著爽朗的笑容走出來,隨後下樓到大廳,一路跟粉絲聊天、簽名、握手。「他接下來在中國還有工作」工作人員說道。

我真心覺得敬佩,五體投地。他幾乎每天都這樣工作啊・・・

張學友(環球音樂提供)

完美精湛的藝術演出

這時候的臺灣,已經解除戒嚴令,承認人民有創作表達的自由,充滿個人特色與風格的藝人如雨後春筍般展露頭角。當時沉醉於臺灣流行樂壇的我深深受到這類音樂吸引。因此對當時的我來說,從臺灣看香港,覺得雖然星光熠熠但總少了些社會性。

但那時候的我其實什麼也不懂。

後來,我有緣成為張學友的朋友,開始有了些私交,遂有機會得知他的心聲。得知被譽為華語圈第一歌手的他內心掙扎,以及他是如何孜孜不倦地努力克服障礙。私底下的他雖然有著粗枝大葉的可愛一面,但作為藝術表演者的張學友無疑是個完美主義者。這一次巡迴演唱會貨真價實是「專精再專精的職業演出」。

像這樣在香港長年立於不敗地位的巨星們,都是徹頭徹尾的天王天后,他們願為了娛樂、治癒、鼓勵那些肯注視、聆聽他們的人而存在,即便捨棄自我也在所不惜。這樣的身影讓我覺得帥氣無比。

香港電影在日本的全盛時代

1990年代初頭,港星在日本也很受歡迎,最重要的原因是香港電影太好看了。包括王家衛執導的好幾部電影在內,其中,《重慶森林》(1994年)大大捧紅了王菲,以及今日仍在第一線上的演員金城武。王菲演唱的Play Station家用遊戲軟體《太空戰士8》主題曲「Eyes On Me」在日本熱賣了50萬張,後來還在日本武道館開演唱會,甚至演出日本連續劇。

而拿下坎城影展金棕櫚獎的電影《霸王別姬》,主演的張國榮可以說是擁有最多日本粉絲的港星了。2003年過世的他,曾五度在大規模的場子舉辦演唱會。

曾經跟張國榮接觸過的回憶對我來說亦十分難忘,我想我可能是最後一個訪問他的日本媒體吧。

那場訪問選定在我於尖沙嘴入住的香港金域假日酒店(Holiday Inn),並於事前告知飯店員工要訪問張國榮一事。來過這間飯店的人大概都知道,金域假日酒店前停車下客的地方總是停滿了車子,然而在我採訪當日卻不見任何車影,只看到載著張國榮的漆黑車輛靜靜駛入,而平常人滿為患的旅館大廳人潮似乎也特別少,仔細一看還發現廳裡聘了保全人員。接著,張國榮下車,朝著我走過來,伸出他的手與我握手,感謝我找他採訪,然後我們一起走了段路。張國榮散發出懾人氣質,俊美不可方物。我覺得自己彷彿在看一場電影,而所謂明星或許就是如此。

採防過程中,張國榮表示心情很好邀請我一起吃飯,於是我們在飯店的總統套房點了中菜餐點,一群人圍著大圓桌享用。張國榮細心顧及每一個人,說著快樂好笑的事讓大家放鬆,最後他開口說:「差不多該走了,最後我想抽根菸,想抽菸的人一起來吧。」可惜我不抽菸,那時,張國榮笑著點起菸來並不忘看著每一個人,他給了我們一段難以忘懷的時光,果然是貨真價實的巨星。

為粉絲而活

我再多寫一段故事吧。如果說張學友是歌藝封頂,四大天王中另一位巨星劉德華,則是精益求精的頂尖演員。某次我為了採訪劉德華,前往他拍攝音樂錄影帶的攝影棚,地點就在香港的山中。那天晚上天有點涼,鐵門拉下一半的攝影棚像是間倉庫,外面站著兩位劉德華的女性粉絲,她們看起來非常冷。劉德華向她們走去,非常自然地開始跟粉絲聊天,接著,粉絲戰戰兢兢地遞出裝著溫熱飲料的熱水壺,劉德華接過飲料就口喝下。

我徹底體會到,港星真的是為粉絲而活的。

翻唱許多日文歌,超越語言國界的魅力表演

張國榮也好,王菲、劉德華以及張學友也好,他們的代表歌曲中不乏翻唱自日文歌的作品。1980~1990年代初期,是日本文化最受大眾喜愛的時期,張國榮翻唱了山口百惠的「さよならの向こう側」(風繼續吹)與吉川晃司的「Monica」,王菲唱過中島美雪的「ルージュ」(容易受傷的女人),劉德華唱過TULIP的「青春の影」(永遠記得你)。至於張學友,則唱過玉置浩二的「行かないで」(李香蘭)等許多歌曲,其中又以南方之星的「真夏の果実」(每天愛你多一點)最為著名,這首歌盤據香港暢銷榜長達半年,飯店大廳也常常可聽到鋼琴彈奏。甚至有一次,我說「這是日本歌喔」,旅館員工卻告訴我「不是,這是香港的歌」,我只得苦笑回應。

前陣子在張學友的日本演唱會,看著那些充滿港式娛樂魅力的演出,讓我再次體會到那真的是香港人的獨門絕活。類似這樣的演出,奠定於眾多香港明星的生命態度之上,一場完美精湛的表演,能超越語言隔閡,跨過大海,注定受到萬眾喜愛。

「深受折服」這是日本演唱會結束後,眾人口徑一致的感想。

張學友(環球音樂提供)

標題圖片:張學友(環球音樂提供)

臺灣 香港 張學友 中華圈娛樂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