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演:一青妙作品終於搬到臺灣舞臺劇

一青妙 [作者簡介]

[2019.01.11]

書拍成電影,接著竟是舞臺劇

我的工作是寫作和演戲。我把家族的故事寫成了書,之後原作被改拍成電影。在那部電影裡,自己也稍微露臉,演了個小角色。這次則是搬上舞臺劇,在舞臺上我將擔綱主角之一的「自己」,也就是一青妙的角色。

想來,自己真的很幸運呢。

在他人看來,也許會覺得自己演自己是很蠢的事。但是,希望大家能夠見諒,老實說,有這個可以詮釋自己的演出機會,我感到非常幸福。現在,我人在冬季的臺北,每天都在排練舞臺劇中度過。

這幾年,因為工作或私人因素頻繁往返日臺兩地。臺灣和日本都是我的故鄉,這樣的感覺逐年越來越強烈。但是,唯獨這一趟來到臺灣是繃緊了神經,有點戰戰兢兢。因為2019年3月要在臺北上演舞臺劇《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這是我在臺灣第一次參與的舞臺劇,為了排練,預計會在臺灣停留大約3個月之久。

舞臺劇《時空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之海報(提供:影像文化藝術基金會)

對待劇本的不同態度

當我在臺灣開始進行排練時,首先感到驚訝的是對待劇本的態度不同。劇本是舞臺劇的基礎,到目前為止,我在日本參與演出的舞臺劇,大多是重視劇作家描寫的世界,包括劇本裡的每一句臺詞,甚至連標點符號都得忠實呈現。可是,這次的舞臺劇,演員遇到難以表達的臺詞,可以轉換為自己認為通順的說法。

「咦,有這一句臺詞嗎?」「奇怪,怎麼和上次的內容不太一樣…」

起初我感到困惑,但現在已完全適應了。每次輪到自己講臺詞,多少也會出現微妙差異,但排練確實比較容易進行。可是,這樣真的沒關係嗎?大家好像都覺得沒差,劇作家似乎也不以為意。彼此溝通意見,彈性應對,真像臺灣的作法。以成果來看,有時反而能雕琢出更好的作品。當然,像日本那樣,依照一開始就決定好的劇本,按部就班地進行排練,讓人安心。不管是那一種,都各有優缺點。果然還是和國民性格和民族性有關吧。

  • [2019.01.11]

隨筆作家、女演員、牙醫。生於東京。父親是臺灣人,母親是日本人。幼年時期在臺灣度過,11歲起在日本生活。著書有《媽媽,飯好了沒有?》(2013年)、《我的箱子》(2012年,兩書均由講談社出版)、《我的臺南》(2014年,新潮社)。《我的臺南・東海岸》(2016年,新潮社)、《臺南》(2016年,新潮社)、《環島》(2017年,東洋經濟新報社)。還隨時通過部落格推特發布訊息。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