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中夜校」管窺旅日外國人面臨的複雜現實

社會

「夜校」,曾經是為那些在日本戰後的混亂時期未能完成義務教育的人們提供的學習場所。隨著旅日外國人的增加,「夜校」被期待發揮新的作用。當前,由市民志工組織運營的「自主國中夜校」,為各地的外國人提供了學習的機會。

今年春天,埼玉縣川口市教育委員會表示,將於2019年4月在市內開辦一家公立國中夜校。據說這是考慮到了這樣一些因素,例如除了由於家庭經濟狀況、校園霸凌等原因無法上國中的人們之外,不少希望學習日語的外國人也在增加等。

川口市內有一所從上世紀80年代起由市民志工組織運營的「川口自主國中夜校」。千葉縣松戶市的「松戶自主國中夜校」,和川口市的這些市民志工一直有交流,他們一起向國家和地方政府做工作,力促開辦公立的國中夜校。在國中夜校重新受到關注的今天,筆者採訪了全國300多所自主國中夜校的先驅——松戶自主國中夜校。

外籍孩子在增加

「松戶市創設國中夜校市民會」理事長榎本博次

5月中旬的一個週5下午,5點45分,筆者到達了千葉縣松戶市的勤勞會館。2樓有4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都掛著「松戶自主國中夜校」(以下簡稱「自主夜校」)的牌子。前來迎接的,是運營「自主夜校」的NPO法人「松戶市創設國中夜校市民會」的理事長榎本博次先生(67歲)。榎本說,最近,來夜校上學的外籍孩子有不斷增加的趨勢。

「1983年我們學校開班的時候,學生很多是5、60歲的旅日韓國人和在日韓籍北韓籍人以及從中國回來的殘留孤兒。隨著歲月流逝,他們有些人已經過世。最近,有很多出生成長在國外、和父母一起來到日本的孩子,他們一邊在市內或周邊地區上國中國小或高中,一邊來自主夜校學習。學生多的時候有20人左右。從他們的國籍來看,有中國、韓國、越南、菲律賓、尼泊爾、孟加拉等10多個國家。」(榎本博次)

上課時間為下午6點至9點

松戶市位於距東京市中心20km的範圍內,作為東京的近郊城市發展起來,近年來人口成長乏力。但去年,居民基本資訊登記簿上的人口首次超過了49萬人,一個很大的因素就是外籍人士的增加。

松戶市政府2016年底進行的調查顯示,該市外國籍人口總數為14,120人(2015年為12,966人)。從國別來看,中國人5,998人(2015年為5,576人),越南人2,039人(2015年為1,828人)、菲律賓人1,653人(2015年為1,590人)、北韓以及韓國人1,651人(2015年為1,603人)。

為了通過「特殊選拔」考上高中

在自主夜校上學的外籍學生中,有些人日語雖然很流利,但卻不能準確理解中小學課堂上老師的講課內容和課本上的文章,尤其感到困難的是國語的現代語、社會、地理等科目。

這種情況突出地表現在那些要參加高中升學考試的學生們身上。從高中升學考試前一年的6~7月開始,這些學生逐漸增多,秋季達到20~25人。他們幾乎天天來上夜校,直到2~3月份的考試季節。榎本說,「最近這已成為每年的慣常現象」,「除了新年假期之外他們每天刻苦學習,無論是他們還是我們,為了能考上都是很拼的。」

千葉縣實施「外國人特別入學選拔」制度。據教育委員會說,照顧對象是那些和家長一起居住在縣內或者計畫居住在縣內、來日本還不到3年的外籍學生。

只要符合這個條件,去參加由縣教育委員會批准實施特別入學選拔的縣立高中或市立高中的入學考試時,只需要面試和提交作文(可用英語或日語),而不需要像日本一般的國中生那樣參加縣立高中入學考試時的必考科目(國語、數學、英語、社會、理科)。根據面試和作文的結果以及所畢業國中的檔案記錄、外國人特殊措施適用申請書等書面材料,經綜合審查評判來決定是否合格。

自主夜校現在正逐漸變成為幫助參加特別入學考試的學生補習功課的場所。

呼籲設立公立國中夜校

松戶的國中夜校,是1983年在市民志工們的努力下創設的。學校開班當初,學生主要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和戰後的混亂時期由於各種原因而未能讀完國中的人們,也有在日北韓韓國人和從中國回來的殘留孤兒。之後,那些因校園霸凌等而不願去上學的學生和身障人士也逐漸增多。到目前為止,大概有1,700人在這裡學習後走向社會。在2017年5月,這裡有學生大約50名,其中,外籍學生大概為10~15人。

夜校有工作人員30名左右,包括退休的中小學教師、公司職員、公務員等,平時約有20人為學生授課。學生們選擇想學的科目或內容,然後到任課老師那裡去學。時間是從晚上6點到9點,有集中授課、單獨授課、自習等形式,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靈活選擇。

沒有入學考試,也不收入學金和學費。多數學生學習2、3年後就離開了。運營資金來自大約250名會員繳納的會費,以及工作人員做章魚燒等在跳蚤市場上售賣所得的收入。

根據文部科學省的調查(2014年5月1日),全國共有307所自主國中夜校,幾乎全都是由市民志工們一力承擔的。

「松戶市創辦國中夜校市民會」從1979年開始,就向市教育委員會申請開辦能獲得國中畢業資格的「公立國中夜校」。所謂「公立國中夜校」,是指在市町村開辦的公立國中裡,利用晚上時間進行教學的公立國中夜校。

「市民會」的活動終於開花結果——松戶市教育委員會今年2月份公布了在其中一所市立國中開設夜校(國中夜校)的方針。但根據2010年的人口普查,全國那些國中未能畢業、即所謂「未完成義務教育者」的人數超過12.8萬人,其中也包括外國人。政府針對「未完成義務教育者」所採取的應對措施還不夠充分。1954年,當時全國曾有89家公立的國中夜校,現在只在8個都道府縣僅剩下31所了。文部科學省雖然提出「每個都道府縣至少要創設1所國中夜校」,但卻遲遲不見進展。

上了高中,仍在自主夜校學習

筆者採訪的這天,看到有兩對母子圍坐在教室一角的長桌旁,跟著一位70多歲的男性老師學習日語。這4位是今年2月從中國山東等地來日本的。一對是母親和她上小學6年級的兒子,另一對是母親和她上小學3年級的女兒。這兩個孩子都在當地的小學上學。

男孩的母親用日語說道:「日語太難了。我兒子在課堂上領的卷子(作業),我都看不懂。來自主夜校,可以請這裡的老師教我們。他們態度和藹,講起來簡明易懂。希望孩子能夠學好日語,交到很多朋友。要是小學增加教日語的機會就好了。」

她丈夫8年前因工作關係獨自一人來到日本,在松戶市附近的一家公司上班。今年2月,孩子就要上小學6年級了,丈夫把她們接到日本團聚,現在一家3口住在松戶市內。另外一位母親,也是為了和6年前來日本工作的丈夫團聚,帶著女兒「投奔」而來的。

夜校「工作人員」很多是已經退休了的中小學教職員工、公司職員或公務員

在另外一間教室裡,有4名外國人在學日語。其中3名男學生通過了千葉縣的「外國人特別入學選拔」,今年4月已經升入縣立或市立高中了,但他們仍然在上自主夜校。

其中一位16歲的菲律賓男生,是3年前與父母一起來日本的,他說:「我想學習現代日本社會各方面的知識,想更多地了解日本,但我跟不上高中的課程,所以在這裡補課,希望能跟上學習進度。」另外兩位是中國人。其中一位3年前與父母一起從上海移居到松戶市內。「高中的理科課程更不上,聽不懂老師講的內容。我現在還在其他地方上補習班。我自己學習不夠用功,總覺得學不進去。」另一位中國學生,是兩年前和母親一起來日本的,他父親一直住在松戶市。「我聽不懂高中的課程,理解不了老師講的內容。」

「技能實習生」們學習日語的場所

由於日本勞動力短缺,近年作為「技能實習生」來日本的外國勞工人數猛增,國中夜校好像也成為了他們學習日語的大好場所。2017年1月厚生勞動省發布的外國人就業狀況資料顯示,2016年10月底在日本工作的外國人大約為108萬人,首次超過了100萬人。其中特別是「技能實習生」的人數,比上年同月成長了25%,增加了大約21萬人。

利用日本政府推進的「外國人技能實習生制度」赴日的中國、越南、菲律賓、泰國、印尼等國的實習生們,在製造業、農漁業、建築業等勞動力嚴重不足的行業工作。上述的川口市之所以創設公立國中夜校,其中也有技能實習生越來越多這個因素。

從企業的角度來看,利用「技能實習生制度」的好處,是可以把勞務費控制在低於僱用日本人的水準上。但同時也糾紛頻發。有些實習生因為薪資、薪資支付方式、長時間勞動等問題與企業陷入勞資糾紛。據說有的實習生連護照都被公司沒收,陷入走投無路的境地。在全國的國中夜校上學的技能實習生當中,可能就有那些日語不太好、又面臨著這些勞動問題的人們。

開辦國中夜校動向的背後,正在慢慢地發酵著的,是對國家在這個問題上應有姿態的考問。

(2017年6月5日)

標題圖片:「松戶自主國中夜校」的授課場景(所有圖片攝影:吉田典史)

教育 外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