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動漫製作第一線面對的「危機」

文化

日本導演新海誠的作品《你的名字》在日本和海外大受歡迎,日本動漫產業呈現出一派興旺的景象。但是,日本動漫製作的第一線卻處於惡劣的工作環境之中,長此以往,日本原創動漫的前景堪憂。

日本動漫市場不斷擴大的背後

包括海外銷售、視訊・DVD銷售額等在內,日本的動漫產業市場在2015年達到了1兆8255萬日圓的歷史最高規模,預計2016年的規模將達到2兆日圓。新海誠導演的《你的名字》(2016年8月上映)成為繼宮崎駿導演的《神隱少女》(2001年上映)之後日本票房收入史上第2高的作品。而講述生活在廣島吳市的女性在二戰時期積極面對生活、由片淵須直導演的動畫電影《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於2016年11月上映後成為長期熱映的作品。

此外,還有一個令人欣慰的話題,湯淺政明導演的作品《宣告黎明的露之歌》於2017年6月摘得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最佳長篇動畫水晶獎,這是日本動漫作品時隔22年再獲該獎項。同時,《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還獲得了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評審團大獎。

不過,在日本動漫產業市場規模不斷擴大、動漫產品受到許多國家的喜愛和好評的同時,作為支撐動漫製作基石的年輕的動漫製作者們的勞動條件卻處於低薪資、長時間勞動的常態中,業界根本沒有培養新人的餘地。

吉卜力工作室的新人招募

4年前曾宣稱不再製作「長篇動畫作品」的宮崎駿導演,於今年5月宣佈了將著手製作新的長篇作品的消息,讓各國影迷都喜出望外。與此同時,吉卜力工作室開始招募新的工作人員,提出的待遇是簽3年契約,月薪20萬日圓起。英文版Facebook中發佈全球動漫產業招聘資訊的頁面上,也登載了吉卜力的招募資訊,但卻收到了「動漫製作者的待遇真差」等海外人士的大量留言。

日本動漫製作者&演出協會(JAniCA)代表理事入江泰浩對此表示,吉卜力在日本國內發佈的招聘資訊被擴散至海外時意思被誤解了。其中的「招聘人員是以新人實習為前提」這點沒有被翻譯出來,讓別人誤以為吉卜力是用20萬日圓的薪金聘請資深的動漫製作者。但事實上,即使是在其他國家,也很少有工作室會在新人實習期間提出20萬日圓的固定薪資吧。

入江泰浩提到,宮崎駿導演和高畑熏導演曾經就職的東映動畫、Telecom Animation Film等公司的製作現場,都有資深的動畫製作者指導新人被稱為「OJT(On the Job Training)」的培訓。他說,現在日本的大多數工作室沒有設置OJT的餘力,能夠實現OJT制度的地方少之又少。

新人最開始負責製作的「動畫」

日本動畫製作者&演出協會(JAniCA)於2007年成立,主要目的是為了改善動畫製作者的現狀和地位的提高。該協會近年來開展的動畫製作者實況調查資料顯示,新入職動畫製作者(動畫)的平均年收入約為111萬日圓左右,月收入不到10萬日圓。而從業界整體來看,動畫製作者1天平均要工作10~11小時,1個月的休息日平均只有4.6天。動畫製作者整體的平均年收入約為333萬日圓,大大低於日本所有產業領域工種的平均收入(414萬日圓)。

入江泰浩說,動畫產業的薪資確實很低。新手較集中的動畫製作中,1張動畫底畫的單價標準是200日圓,雖然1小時繪製5張底畫時薪能達到1,000日圓,但實際上1個小時一般也只能完成2張。且員工報酬基本上都是計件薪資制,動畫工作室只會給新人5萬日圓的底薪…。此外,還存在超時勞動的問題,1天的工作時間長達12~18小時。

「動畫製作者」是指負責繪製原畫與原畫之間過渡場景圖畫的人,用翻頁漫畫來比喻的話,「原畫製作者」只負責第一頁、最後一頁以及過程中的要點部分,而「動畫製作者」則需要把其中的變化都補充完整,讓畫中的內容流暢地動起來。動畫製作這行的規矩是新手一般都要從動畫製作入行。

入江泰浩曾負責過《鋼之鍊金術師FULLMETAL ALCHEMIST》等多部人氣動畫的製作,他也是從動畫製作踏出了走向動畫片導演的第一步。

入江泰浩說:「我18歲開始用兩年時間通過製作動畫積累經驗,然後負責把草圖繪到原畫上。得益於在動畫製作中積累的經驗,掌握了許多動畫製作的基本知識,才可以順利開始負責原畫的繪製。但是現在很多新人即使不懂動畫的知識,只要能把線條畫的漂亮,就會被委任原畫的謄寫工作。在沒有基礎知識的情況下,一旦他們被要求進行原畫的製作工作,就會無從下手不知道該做什麼。」

受宮崎駿作品的影響,入江泰浩立志成為動漫工作者。1989年高中畢業後從山口縣來到東京,從動畫製作起步,一步一步走到導演。曾參與了《聖天空戰記》(1996年)、《惡童》(2006年)等大量作品的製作,最新導演作品是2016年的《灼熱的桌球娘》

動畫製作過分依靠海外的負向螺旋

入江泰浩指出,日本的年輕人無法在動畫製作工作中積累經驗,原因是目前動畫製作基本上都是依靠其他國家。據推測,現在日本動畫的8~9成都是委託給中國和韓國等國家製作。

「其中的一個原因是需要製作的電視動畫作品條數增加了,以及單季度作品(日本的電視、電臺節目將1年分為4個播放季度,分別從1月、4月、7月、10月起算——譯注)增加了。以前一個作品會持續播放1年,但是現在基本上都是3個月。每3個月1期,頻繁更換新作品,結果導致作業效率低下。製作力量也被分散,只能依賴其他國家的勞動力來補充人手。」

「由於動畫的單價很低,很多新手由於無法維持生活而辭掉了動畫製作的工作。現在繼續留在動畫業界的人都是需要父母補貼家用的。估計應該有很多雖然能力很強,但是苦於沒有來自父母的補貼而放棄動畫製作的人吧。新手無法生活而離開動畫業界,動畫製作只能委託給其他國家,這種惡性循環會導致無法在日本培養出新生代動畫製作者。」

「也有很多從高中、職業學校、大學畢業後,或走入社會後又投身動畫製作的人,對他們來說最開始的2年至關重要。只要能夠讓他們通過動畫獲得維持生活的收入,應該可以培養出更多新人吧。」

國家級的年輕動畫製作者培養機構

近期,在日本自民黨的「Cool Japan戰略推進委員會」、超黨派的「MANGA·動畫·遊戲相關議員聯盟」總會上,入江泰浩有機會對動畫產業的現狀進行了說明。

說明結束後,針對動畫製作對海外勞動力的依存狀況,有議員表示,跟其他產業一樣,把能委託海外的部分委託出去不就好了麼。深知這種理解的危險性的入江泰浩為了讓議員們理解其中片面之處進行了如下解說:運用日本的優秀原畫進行動畫製作,韓國、中國培養出很多優秀的「動畫製作者」,這就相當於日本在為其他國家培養動畫製作者。而相反日本國內的年輕人沒有機會運用優秀原畫進行動畫作業,所以學習的機會很少。長此以往,下一步就會變成原畫也要依賴海外。到時,恐怕會變成頂著「日本動漫」的名字,日本人卻沒有參與繪畫和製作過程的可悲境地。

具體來說,JAniCA所要求的扶助措施,包括在稅務方面給予動畫製作公司一定優惠政策、給動畫製作者發放補助金或助學金等。2009年麻生太郎內閣執政時期提出的「國立媒體藝術綜合中心構想」,曾被大眾批判為「國營漫畫咖啡廳」從而流產,如今重新被定義為「國家漫畫中心構想」,再一次開始了議員立法可行性的討論。入江泰浩表示,不能將其當作一個擺設,最理想的是讓它成為年輕動畫製作者可以在此學習各種技能(招聘講師系統授課,學習攝影、動畫剪輯、音響等其他部門工作的學習會等)的主要教育機關來運營。

動畫製作工作室步入優勝劣汰的時代

動畫片市場逐年擴大,製作一集動畫片的費用卻在20年前就已經到頂。入江泰浩指出,大家都明白增加製作費就可以減少作業前線的壓力,但同時都擔心一旦自己要求提高製作費,製作的業務就會被其他工作室搶走,所以無法將這個要求說出口。

日本的大部分動畫片都是由多個企業出資成立的「製作委員會」方式製作的。製作公司提出增加製作費要求後,即使委員會成員的5個公司中有1家批准,其他4家都不贊同的話,也無法增加費用。入江泰浩指出,「製作委員會」也會儘量避免出資比例一家獨大的情況。這是一種風險均攤的體制,這種形式本身並沒有什麼不好,但最大的問題是製作現場的實際情況並沒有上達。所以,製作公司應該更積極主動地說出意見。

目前,日本主要的製作公司大約有400家,它們之間也在進行著激烈的淘汰。《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的製作公司MAPPA前不久開始招募新人,簽約初期雖然只是臨時的契約制員工,但以後可以升格為正式員工,因此可以說是「劃時代」的好條件。

入江泰浩表示,像MAPPA這樣提供好條件的製作公司可以集聚很多優秀的工作人員。而因襲一貫經營方式的公司和新成立的公司,即使能夠拿到製作委託業務也會陷入到留不住員工的境地。可能會出現一些資歷較老的製作公司會因為優秀製片人、編輯、繪畫人員的流失而經營不下去吧。

打造一個讓年輕人能夠實現夢想的行業

對剛入行的動畫製作者來說,維持生活是長期堅持這份工作的前提和基礎。之後才能從眼下的工作中萌發更多的夢想和雄心:與自己崇拜的動畫製作者、導演、角色設計人員等一起共事,繼而製作出自己的原創作品。

入江泰浩正在籌備推出自己原創漫畫《萬聖節・睡衣》的動畫版,他計劃在首部原創作品的動畫版製作中,將動畫製作單價定為500日圓。他說,希望年輕人能夠瞄準一個目標去工作。而為了保證作為基本生活條件的收入水準,整個動畫業界必須協力提高勞動待遇水準。

採訪、撰文:nippon.com編輯部
翻譯合作:客觀日本

動漫 電影 宮崎駿 吉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