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bound新時代:民宿的「人情味」是日本旅遊業的原點

日本指南 觀光旅遊 社會

分佈在全國各地的「民宿」正在被越來越多的日本遊客所疏遠,然而有些民宿卻受到外國遊客的歡迎。筆者指出,在Inbound(赴日外國人)業務引人注目的背景下,民宿服務的靈活變通和人情味具有很大的優勢。

「阿寅」體現的民宿原點

影片《男人真命苦》是一部「國民電影」,每集都是描述主角「阿寅」在漫遊途中發生的戀情,同時也展現了日本的原始風景。導演山田洋次拍攝的這部多達48集的系列影片中,主角「阿寅」遇到女子然後產生戀情的地點大多為民宿。

在1983年上映的《男人真命苦》第31集《旅行、女伴和寅次郎》中,「阿寅」住進新潟縣佐渡島的一家民宿。經營民宿的是一位駝背的老婆婆。她安排「阿寅」住在自家的2樓,晚飯就是自家廚房做的飯菜。只要客人「阿寅」招呼一聲,她就會過來陪「阿寅」聊天。當地居民與遊客之間沒有隔閡,這正是「樸實美好的昭和時代」民宿的原點。

民宿也被稱為「家庭式旅館」,是以天數為單位將家裡閒置的房屋出租的簡易住宿設施(與「民泊」不同,須遵守旅館業法)。由於是自家的一間房屋,過去當然是不上鎖的,僅以一道拉門與其他房間分隔開來,有時甚至能聽到隔壁房間傳來的呼吸聲。不僅是民宿,在昭和時代(1926~1989年)的日本,有些旅館也保留著不上鎖的日式房間。

如今,平成時代(1989年~)也已接近尾聲,民宿依然分佈在全國各地。現在客房上鎖了,主人的生活空間裡能讓遊客住宿的空間也減少了。不過,很多民宿還是主客共用洗手間和浴室,年輕一代注重隱私以及設施新舊程度,他們大多難以適應這種民宿。古老的民宿正在被淘汰。

民宿看似已退出時代主流,新的需求卻有正在萌芽之勢。日本遊客日趨減少,但也有靠接納外國遊客成功經營的民宿。

外國人青睞的民宿

鹿兒島縣志布志市有明町的民宿「すず風」,是住遍世界各地客房的「背包客」增田禎朗(71歲)在10年前開始經營的。增田與遊客共同生活在木平房的「同一屋簷下」。

與旅遊資源集中的薩摩半島相比,位於大隅半島的有明町屬於遊客較少的地區,不過增田介紹說:「開業以來,接待了很多外國人。」這棟民宿的建築年代並不久遠,看上去非常清新整潔,今年春天的房間都已經預約滿了。

鹿兒島縣志布志市的「すず風」,其家庭式氛圍深受歡迎。木平房建築,客房僅兩間榻榻米房間

另一方面,有些古老、樸素的民宿也很受外國遊客的歡迎。在可以漫步遊覽古城的岐阜縣高山市,每年都有超過40萬的外國遊客前來觀光。市內建有大規模的飯店和高級旅館,也分佈著日式建築的民宿。其中有一家名為「惣助」的充滿懷舊風情的民宿,是由一棟具有135年歷史的古民宅移建而成的,建於45年前。建築自然是十分古老,浴室和洗手間也是主客共用,走在地板上會聽到碰碰碰的聲響,而且牆壁也很薄。

客房只有13間,平時住滿外國遊客,回頭客也很多。老闆娘玉井惠子(53歲)說:「有一位瑞典客人,第一次是夫妻兩人來的,第二次帶孩子一起來,後來孩子上了大學,又帶女友一起來。」「惣助」的房間裡掛著一張澳洲學生畢業旅行時的照片,一位當時的學生成年後再度來訪,告訴老闆娘說:「這張照片中的就是我。」

當然,外國遊客也不是從一開始就適應民宿的。玉井說:「昭和時代,有人嫌脫鞋麻煩,就穿著鞋子進屋;還有一位婦人哭訴說討厭直接睡在榻榻米上。」然而在剛進入平成時代的1989年前後,來「惣助」的外國遊客人數開始超過日本遊客。

受外國遊客歡迎的「惣助」,位於岐阜縣高山市

如何靈活變通

筆者在高山市的住宿設施內曾經有過一次不愉快的記憶。到達旅館後,服務臺不見工作人員的身影。大聲喊,也只能聽到「嗨——」的應答聲。這是因為「還沒到規定的入住時間」。這或許是個特例,可是一般來講,日本的旅館確實比較死板,不善於靈活變通。

「惣助」則秉持隨機應變的經營理念,玉井介紹說:「雖然規定是下午3點入住,可是從香港來的客人早上9點半就到了。預訂的房間正在打掃中,所以不能請客人入住,但是我們給客人寄存了行李。還有一位英國客人比入住時間早兩小時到達,當時馬上就讓客人入住了。」

不少遊客被這家民宿所吸引,可能也在於其靈活變通吧。日本旅遊住宿業嚴格執行規定和守則,而這家民宿卻注重「人情味」,靈活變通。

筆者採訪了靜岡縣駿東郡富士之堡華園飯店的經理、臺灣人薛森唐,這家飯店不屬於民宿行業,但在Inbound方面是非常成功的。他說了這樣一番話。

「日本的旅館出於為員工考慮,對客人的就餐時間有嚴格限制。日本人習慣了行動受時間限制,但外國人卻不行。尤其是來自中國或泰國的旅遊團,他們當然會很隨意。該如何進行靈活應變,這才是體現我們經營優勢的地方。」

薛森唐認為,「超越規定或原則的服務才具有價值」,在他經營的飯店,無論旅遊團的遊覽車多晚抵達飯店,「都會端上熱騰騰的飯菜」。最近隨團赴日遊客呈減少趨勢,但這家飯店的入住率並沒有降低,這正是由於飯店採用了這種經營方針。

民宿的妙趣在於「交流」

最近,農林水產省也很重視Inbound,正在積極誘導遊客入住農林漁家民宿。其目的也在於增加山間村落和漁村的來訪者,從而促進地區經濟。

日本民宿研究第一人、福知山公立大學地域經營系的中尾誠二教授表示:「農林漁家民宿才是古樸美好的昭和時代的民宿。」總之,民宿的「原型」正如本文開頭所描述的佐渡島的民宿一樣,是農民或漁民兼營的自家開放式小旅館。

要想在山間村落或沿海漁村品嘗獨具當地特色的手工製作的美食,只有選擇此類民宿的遊客才能體驗到其中的樂趣。對此中尾教授也持同樣的意見。

「小規模民宿的優勢不僅在於和親朋好友共度美好時光,還在於可以和民宿主人交談。」

的確,大型飯店和旅館的工作人員過於忙碌,恐怕無法抽空與客人聊天。事實上,筆者在各處住宿的旅館與工作人員交談時,很多情況下對方回答的都是工作手冊中的問答內容。

另外,這也可能是因為很多日本人性格羞怯,他們苦於和初次見面的人交談,對於和外國人接觸尤其感到壓力巨大。然而,有些民宿卻特別注重與客人之間的對話。

愛媛縣內子町的「從古至今」就是這樣一家民宿。在庭院內的五右衛門浴缸泡個澡,是只有在這裡才能體驗到的樂趣,而更有價值的是與民宿的主人森長照博聊聊山村的事情。

愛媛縣的「FARM·IN PAUM至古以來」建在綠蔭環抱的山谷間。庭院內設有五右衛門式浴缸(下圖)

健談的森長向遊客介紹罕見的樹木果實,讓遊客在樹葉上寫信,帶給遊客無窮的樂趣。「上二樓看看吧」,他還帶筆者參觀了樓上陳列的當地工藝品收藏。她的妻子禮子也很注重和入住客人主動交談。

禮子說:「我跟那些看似很想開口交談的客人打招呼說『喝茶嗎?』我只會說簡單的英語,很難和客人進行深入的交談,不過我想心意也許能相通吧……」

細膩的「款待之情」是這家民宿的優勢。

以「人情味」和「人的魅力」取勝

事實上,在前面提到的「惣助」所屬的高山市,旅宿經營者所處的經營環境十分嚴峻。從2015年開始,以民宿為主,客房等簡易住所驟增,2016年達489家,比上年增加92家。很難統計出精準的房間數的「民宿」也混入其中,嚴峻的市場爭奪戰拉開序幕,有些民宿經營者怨嘆「房客急劇減少」。隨著少子化及高齡化的發展,有些經營者下一代難以繼承事業,或難以克服英語障礙,他們雖面對Inbound這個機遇,卻也只得放棄民宿的經營。

要想在競爭中獲勝,修繕房舍或進行廣告宣傳或許是有效的,然而在嚴峻的財政形勢下,這些民宿很難下決心對古舊的設備設施進行再投資。

換一個思路,民宿經營應當重視的恐怕是「軟體」,而不是「硬體」。高山市市長國島芳明表示:「經營Inbound業,最重要的是當地生活者的『人的魅力』。」總之,國島市長強調的是,賴以取勝的不是景觀和溫泉,而是要鍛煉自身的溝通能力。

當今日本的Inbound業關心的只是「外國遊客的消費是多少」。很遺憾,「對話」和「交流」變成了次要因素。

在為數眾多的企業家加入其中、競爭日益激烈的日本旅遊住宿業,勢單力薄的民宿要想生存下去,就只有靠「人情味」取勝了。「阿寅」至今仍為民眾所喜愛,正是因為他身上具有令人難以忘懷的人情味。如果重視這一原點,民宿必將不斷釋放出獨特的光輝。儘管民宿經營者性格羞怯、不健談、英語不夠流利,然而營造一個注重讓遊客體驗人情的環境,恐怕應該是日本成為真正的旅遊發達國家的捷徑。

標題圖片:岐阜縣高山市的民宿「惣助」(提供:姬田小夏)

(2018年1月4日)

觀光 旅遊 外國人 Inb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