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校保健室看日本兒童的現狀——日本獨特的職業「養護教諭」的作用

秋山千佳 [作者簡介]

[2018.05.2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面對遇到種種問題的學生,學校保健室教師——養護教諭不會放過虐待的徵兆,堅持不斷地維護兒童的身心健康。這個以全面保障兒童身心健康為目的的日本獨特的職業,受到國外專家的好評,但在國內的認知度卻依舊不高。

從處理傷口,到呵護心靈

日本所有的小學和國中都設有保健室。孩子們遇到在學校受傷需要處置或突然發燒等情況時,都要去保健室,恐怕沒有一個日本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從未進過保健室的。保健室的作用也與時俱進,變得越來越重要了。它不再像以前那樣只負責處理傷口和急病,面臨貧困和虐待等種種困難的兒童也開始走進保健室尋求幫助。

在保健室接待這些孩子的教師,在日本稱「養護教諭」,是日本特有的一種職業。不過,知道這個正式名稱的人並不多,很多人都稱其為「保健室的老師」。這些老師都是在大學等上過培訓課程並獲得教師執照的教員,原則上每所學校配置1名。保健室的老師的醫療行為僅限於緊急處置,為了應對孩子們日常性的健康問題,他們總是在保健室「嚴陣以待」。

「養護教諭」的最大特長,是整體把握學生的身心情況,並進行持續性的追蹤,這一點與其他國家分別由兒童生活輔導顧問和學校護士負責學生「心」和「身」兩方面的健康不同。在小學和國中這個年齡段,孩子們用語言表達不出的痛苦,通常以「身體乏力」或「頭痛」等身體不適表現出來,他們有時會因此而到保健室來。在這種情況下,「養護教諭」通過與孩子的密切接觸,不僅對他們進行身體上的治療,還會引導他們說出自己的煩惱。

可是,恐怕有不少人並不了解保健室的現狀,對其重要性不甚瞭解。鑒於這種情況,我們在這裡向讀者介紹某所小學保健室的一天。

通過不自然的傷痕,推測虐待存在的可能

A小學位於關西郊外,有500多名學生。人多的時候,每天有近60名學生來保健室,由保健教師鈴木老師(化名)負責對應。

週一上午8點。新的一週,第一個來保健室的是一年級學生大地(化名)。班導師發現他鼻頭上有傷,於是帶他來到保健室。傷口有大約1公分長,已經結痂。大地解釋說,是「在家裡的樓梯上摔了一跤。」

「很痛吧?是不是哭了很久?」鈴木老師語調溫和地問道。

「嗯。」

「什麼時候跌的?」

「……今天早上。」

「不會是今天早上吧?這傷口好得也太快了呀!」

看到他面有難色,鈴木老師當時並沒有繼續追問,而是開始處置傷口。

聽說大地在保健室,校長拿著相機趕過來,在貼OK繃之前給大地拍了一張臉部的照片。「這張照片,留著畢業時用啊」,聽了校長的話,大地的臉上露出笑容,不過,在鈴木老師觸診時,可以看出他的整個鼻樑都感到疼痛。

實際上以前大地也因為不自然的傷痕來過保健室,學校懷疑他有可能遭受虐待,和兒童諮詢所聯繫過。校長拍照是設想孩子有可能遭受虐待,想留下證據。

遭受虐待的孩子,他們為了袒護父母,有時會隱瞞實情。如果強行追問,他們更是閉口不談。也許因為鈴木老師並沒有追問,而是仔細處理傷口,讓他感到放心吧,這一天大地多次來到保健室,吐露出的一些讓人擔心的話:「星期六也摔到了這裡,很痛」、「昨天晚上9點睡覺,3點就醒了」。鈴木老師留意傾聽,收集資訊,並告知了校長等有關人員。

  • [2018.05.28]

記者。生於1980年。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系畢業後,進入朝日新聞社。在大津總社和廣島總社任職後,赴大阪社會部及東京社會部負責社會事件和教育方面的工作。2013年離職後成為自由撰稿人。著作有《保健室通訊——兒童貧困、虐待與性侵害紀實》(朝日新書,2016年)、《沒有戶籍的日本人》(雙葉新書,2015年)。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