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關心」更甚於「不相信」:日本媒體面臨考驗

林香里 [作者簡介]

[2018.05.1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假新聞」一詞已經成為世界流行語,與此同時,人們對媒體和網路資訊的不信任感也在與日俱增。而筆者指出,在日本國內,大家對媒體的「不關心」更甚於「不相信」。其背景原因在於傳統媒體的行為方式——他們總是猜測社會情緒,避免直接挑起衝突,在狹小的框架內展開競爭的同時,團結起了整個日本社會。另一方面,某些報紙呈現出越來越強烈的黨派性。本文將對日本媒體社會的特殊性與問題進行考察。

近年來,「假新聞」常常透過Facebook或Twitter等網路管道廣泛傳播,擾亂了發揮民主主義作用所必須的民眾的政治知識。與此同時,川普總統也大罵自己不喜歡的媒體發佈「假新聞」。如今,「假新聞」一詞已成為社會流行語,人們對媒體資訊的信任感發生動搖,不相信媒體消息的現象似乎在全球各地愈演愈烈。

在日本我們也經常聽到人們說「不相信媒體」,但與歐美國家的情況卻略有差異。那麼到底差在何處?是否也有相同的傾向呢?本文將考察分析日本國內的有關「不信任媒體」的問題。文中部分論述源自本人2017年出版的拙著《不信任媒體 問題何在》。

「忖度」社會情緒的媒體

牛津大學路透新聞研究所(以下簡稱路透新聞研究所)2017年發佈的報告分析認為,導致人們不相信媒體的根源在於當事國根深蒂固的政治分化,以及傳統媒體依據那些分化意見所做的偏頗報導。換言之,圍繞各種話題,政治爭論趨於意識形態化並不斷激化,從而導致人們越來越不信任媒體。

如果套用這個結論來觀察日本的媒體,我們會發現,除了一部分媒體外,日本大多數傳統媒體的報導風格都比較克制,注重保持中立,很少有意挑起爭議。長期以來,歐美媒體都在抨擊日本傳統媒體鬱悶無聊,稱其報導「不知到底想說什麼」或是「照搬政府公文」。

實際上,日本並不缺乏爭議性的話題。歧視部落民(社會下層民眾)問題、歧視日本的韓國僑民問題、核能利用的問題、歷史認識的問題、皇室報導方式、保留死刑的問題等等,話題不少。然而,日本的媒體不但無意在這些問題上引發爭論,不如說反而會謹慎地保持距離。

2017年,與安倍首相政治醜聞相關的「忖度(揣測)」一詞獲得「流行語大獎」,引起大家議論紛紛。用它來形容日本政界和中央政府部門中金字塔式上下等級制度森嚴的行為方式,可謂是恰如其分。這個「忖度」也正是日本媒體的一種行為特徵。換言之,整個媒體行業彌漫著濃重「忖度」空氣,都避免挑起不必要的對立;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說這是媒體代表日本的多數派,承擔起團結社會作用的一種姿態。

或許是媒體這種乖巧姿態的功效,政治意見的分化從未在日本社會公開顯露出來。為此,前面路透新聞研究指出的那種意義上的「不信任媒體」現象,在我們的社會裡很難看到。

因為這種狀況,日本的報紙發行量在各個國家之中遙遙領先。日本報紙協會宣稱,時至今日,紙質報的每日發行量超過4000萬份,而NHK的民意調查顯示,每天的電視收視時間也能達到近4小時。

不過,能否把這些當作人們「信賴」日本媒體的證據,則另當別論。

  • [2018.05.17]

nippon.com編輯委員,東京大學研究所資訊學環教授。1963年生於名古屋市。2001年於東京大學研究所人文社會系研究科獲得博士學位(社會資訊學)。歷任路透社東京分社記者、班貝格大學客座研究員(德國洪堡基金會)等,2009年9月起任現職。公益財團法人東京大學新聞社理事長、德國日本研究所顧問、GCN(Gender and Communication Network)共同代表、朝日新聞新聞工作者學校研究員。著述有《「女人和孩子」的新聞工作》(岩波書店,2011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