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與英語(2):「口說幻想」衍生之大學入學考試“惡改”

阿部公彥 [作者簡介]

[2018.12.0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2020年度開始,大學入學考試將有所改變,把英語測驗區分為「4項技能」,並導入民間考試。尤其以「口說測驗」最受人注目,然而目前高中及大學的教育現場壟罩著一片不安與擔憂之聲。探求如此急忙改革的背後原因,有著多年來日本人對「英語流利」的幻想、以及想藉此抓住商機的英語產業的企圖心。

利誘民間業者的手法?

從2020年度開始,日本大學入學考試將有所改革,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英語測驗。將廢除以往的單一大考,並導入如實用英語技能檢定(英檢)、GTEC、TOEFL、TOEIC等七種民間英語測驗。考生於高中三年級的4至12月間,可以參加任一試驗最多兩次。根據入學考試改革推動派人士表示,相對於以往的入學考試「偏重」英語的「讀、聽」,民間測驗則注重「讀、寫、聽、說」4項技能,因此若入學考試採計這些測驗成績的話,將帶來提升英語能力的效果。其中尤以導入「口說測驗」將使「實用英語能力」達到大幅進步之效。

然而,多思考一下,就明白這樣的“宣傳”手法其實很弔詭。明明導入的學習方法並非最新技術,為何僅僅改變測驗方式便可增加學習能力呢?雖說是「4項技能型測驗」,但令人耳目一新的也就是加入了口說實作測驗而已。此外,各家業者亦將測驗方式模式化。為了盡快取得高分,學生與老師只看重如何應付考試的技巧,英語學習反變成次要目標。而現實中,在街上可以看到「你都會了嗎?想知道考試技巧請到本補習班!」類似的看板。如此一來,別說「實用英語能力」,反倒讓學習能力降低的可能性大為增加。而且民間測驗業者,甚至開始承辦如何應付考試之技巧並製作練習題販賣。為增加考生人數,聽說業者間的廉價競爭(傾銷)也已開始。這樣能否說是公平的考試呢?問題堆積如山。

此部分詳情可參閱拙作《史上最糟的英語政策》(Hitsuji書房),但老實說,「4項技能」的看板只不過是業者為了讓導入測驗顯得合理化所做之區分。最初「4」個概念只是為了方便分類,並非指使用英語時,腦部自動區分成4部分,僅以「口說測驗」代表「能開口說英文」也是一種幻想罷了。面對考試,學生只會太緊張反而開不了口,計分方法的可信度也低。比起過時的切割性的技能訓練,以學生們的興趣和自主判斷的綜合性學習為主,才是最理想的目標。

在政策推動背景下,有部分報導指出當時的下村博文教育部長(2012~15年)與測驗業者、補習班業者、英語會話學校等互有勾結。實際上,經營民間測驗事業的利害關係者中,有數位名字出現在民間測驗導入檢討協議會之委員名單內。我們應該要立刻中止,這項以“利誘”為目的,充滿弊端的政策。然而,在如此迷失方針的英語政策的背景下,也存在我們自身對英語根深蒂固的誤解。若不好好反省這一點,即使修改政策,未來仍然會發生同樣的事情。無法期待英語能力的進步、更無法增加國際競爭力。本篇將針對為何日本人懷有「口說幻想」核心誤解的現象進行剖析。

  • [2018.12.06]

東京大學文學系教授。1966年生,為英美文學研究及一般文學評論家。畢業於東京大學文學系、文學研究所,1997年取得劍橋大學博士學位。2001年進入東京大學任教迄今。2013年《「凝視」文學》(岩波書店)獲得三得利學藝賞。其它著作有《史上最糟的英語政策》(Hitsuji書房,2017年)、《小說思考的勸誡》(東京大學出版,2012年)、《英文詩理解法》(研究者,2007年)、翻譯作品有馬拉默德的《魔法之樽 及其它十二篇》(岩波文庫,2013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