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意擒抱問題與「黑色」社團活動指導
有名無實的「自主性」帶來的悲劇

內田良 [作者簡介]

[2018.10.0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學習指導綱要規定,課外社團活動必須基於「學生的自主、自發參加」。然而,現實生活中,校方似乎在「強迫學生自主參加」,並且剝奪了他們自主思考判斷的機會。筆者將追溯國中高中的社團活動的狀況,分析日本大學橄欖球社團的惡意擒抱事件。

「第一球就給我幹掉」

作為大學運動項目不能談上主流的美式橄欖球,過去恐怕從未受到過如此的關注。在5月6日舉行的日本大學和關西學院大學定期比賽中,日本大學防守線球員(DL)對一名已結束傳球的對方隊員惡意犯規,在對方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從背後擒抱(tackle)關西學院大學的四分衛(QB),導致其受傷,媒體對此進行了連續多日的報道。

在此事件中,相較於惡意擒抱這一行為,發生問題的背景原因及當事人後來的應對更加引人關注。尤其是針對日本大學總教練和教練教唆防守球員「第一球就給我幹掉」關西學院大學的四分衛這個問題,總教練和教練聲稱「說那句話並無命令球員傷害對方的意圖」,此番辯解遭到了強烈的譴責。

關於事件詳情,在此不做贅述,本文將主要針對事件背後的運動社團活動和校園體育指導工作的狀況展開思考分析。

「未能自己做出判斷」

在本次事件中,給人留下印象最深的恐怕要算日本大學防守線球員那場記者會。這名學生剛滿20歲,在記者會上露面並公開了真實姓名。而且,他主動承認了自己故意擒抱關西學院大學四分衛,導致其受傷。

似乎他也可以找藉口說成「是比賽中發生的意外」「慣性太大沒控制住」。但他並沒有找藉口,而是老老實實地坦白了那是故意行為,即使這很可能導致他被追究刑事責任。可見他在發言之前已經下定了決心。

在記者會上宣讀的陳述書的最後一段,展現了他的決心。

此次,即使受到了總教練和教練的指使,但原因還是在於自己未能做出「拒絕」的判斷,按照指示做出了犯規行為,結果採用卑劣行為導致對方選手受傷,對此,退場之後我一直苦惱、反省至今。我認為坦白真相是贖罪的第一步,於是下定決心寫下了這份陳述書。

他道歉表示,自己未能注意到總教練和教練下達的「幹掉」指令的問題性,並且按照指令做出了危險的擒抱動作。最大的問題在於未能自己做出判斷。

  • [2018.10.07]

名古屋大學研究所教育成長科學研究科副教授。生於1976年。博士(教育學)。研究專長為教育社會學。特別關注校園風險(運動事故、團體操事故、跌落事故、體罰、自殺、半成人式、教師社團活動負擔等)。獲得2015年「雅虎作家大獎」。著作有《黑色社團活動》(東洋館出版社)、《教育這種病》(光文社新書)、《柔道事故》(河出書房新社)、《教師的黑色加班》(學陽書房,合作編著)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