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多元文化共生,NPO法人為移民孩子提供援助

田中寶紀 [作者簡介]

[2018.11.29]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需要接受日語學習指導的外籍孩子不斷增多。但對他們的援助全都交給了地方政府,於是各地區之間出現了很大差異。讓這些「少數派」孩子們接受應有的教育,是邁向未來「移民社會」的第一步。

日語和母語都是「四不像」

我所在的「YSC國際學校」,是NPO法人「青少年自立援助中心」從2010年開始運營的一個援助專案,專門針對來自海外的青少年開展教育,為各種背景的孩子提供幫助。舉個例子說, 第三代日裔秘魯人真由美(化名),5歲時隨母親一同來到日本後,上了公立幼稚園,然後上小學。日常生活中,她在家裡用母語西班牙語和家人交流,一旦走出家門就用日語。

在她上的小學裡,沒有日語補習機制,無人提供特殊幫助。她的日語會話基本沒問題,但因為用日語讀寫困難,在學習上很快就落後周圍的朋友。

到了高年級,即便認真聽課也有一大半課堂內容無法理解,她開始不願意去上學。可能是生活中使用日語的時間減少了的影響,日語的日常會話,結結巴巴的時候也多了起來,於是就越來越不想去上學了。

「我,不一樣。昨天,不知道。」

剛認識真由美的時候,她剛升入國中,日語很「彆扭」,想像不出已在日本上過6年學。雖然能斷斷續續用單詞或短句來表達,但當她狀態不好時,別人無法猜測她究竟想說什麼,很多時候都是支離破碎的日語。在家裡,她和母親說西班牙語,鍛煉了西班牙語的會話能力,但遠遠達不到秘魯國一學生的水準,讀寫基本上不會。

像當時的真由美那樣,外語能力和母語能力都沒有達到與年齡相稱的熟悉程度,這種狀態被稱之為「雙限雙語」,與「雙語人才」形成對比。陷入「雙限雙語」狀態的人,用兩種中的哪一種語言都無法進行抽象程度較高的思考和交流會話,自我表達變得困難。

正值青春叛逆期、苦於身份認同的真由美,可能是因為言不達意的壓力,之後頻繁出入一些不正經的地方,直到畢業基本上沒再去國中上學。之後,由於她家突然搬家,有好幾年我只能透過SNS勉強了解一些她的情況,後來發現她已有了一個孩子。那之後不久,她的SNS帳號停止更新,現在她的情況無從而知。

地方政府、各地區之間援助體制存在巨大差距

2016年,在日本全國公立學校(小學、國中、中等教育機構、高中、特別支援學校等)上學的孩子中,不會日語、學習跟不上,「需要補習日語的學生」超過4.3萬人,在過去的10年裡成長了1.6倍以上。這個數字不僅僅指外籍的孩子,也包括雖有日本國籍但因常年寄養在海外親戚家裡,日語不是母語的孩子。而且,其中1萬人在學校裡沒有得到任何幫助,面臨陷入真由美那種「雙限雙語」狀態的風險。

父母或監護人中一方是外國人,對於這種來自海外的孩子應該如何支援,目前完全依賴於各地方政府。有的地方政府或為他們開設日語班級,或與NPO合作為他們提供援助;也有些孩子生活在「外國人居住地區」,學校裡只有一兩名不會日語的孩子,難以保障為這些孩子準備單獨的預算和志工。需要補習日語的孩子當中,超過一半屬於這種情況。

在外國人居住地區,不僅地方政府難以保障預算和援助人員,很多情況下學校之外的市民團體或NPO提供援助也不充分。特別是校外援助,大多依賴於志工的運營,活動資金無法充分保障,幾乎沒有年輕一代新生力量的加入,志工老齡化,導致活動規模縮小乃至停止。不同的地方政府和所在地區,在援助的有無、品質和數量上都存在極大的差距,這是長年來的老問題了。

  • [2018.11.29]

NPO法人「青少年自立援助中心(YSC)」永居外國人援助事業部負責人。1979年出生於東京都。16歲時單身前往菲律賓的高中留學。曾在援助菲律賓兒童的NGO組織工作,2010年擔任現職。除了運營針對來自海外的孩子們開展援助性專業日語教育的「YSC國際學校」之外,他同時致力於幫助那些非日語母語的年輕人自立就業。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