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長篇報道或論文,我們將採用系列連載方式,向您展示日本的方方面面。

系列一覽

最新報道

日本人口減少37萬人,旅日外國居民成長了17萬人日本資訊庫

根據日本居民基本臺帳顯示,截至2018年1月1日,在日外國居民數量較上年成長17萬人,達249萬人,創下歷史新高。在迅速步入少子老齡化及人口衰減階段的日本,外國人正在彌補勞動力的不足。
更多

(2)高效化的網上配對相親服務現代日本人的結婚現狀

最近,問及剛結婚的夫妻「在哪裡認識的?」,他們會回答「網路」,進一步交談得知,他們是通過匹配應用相識的。這是怎樣一種服務,他們是如何相識並最終走入婚姻殿堂的呢?本文就婚介行業最大規模的牽線配對服務APP「Pairs」,採訪了其運營公司和用戶。
更多

育兒與長照並至的「Double Care」時代日本資訊庫

隨著高齡化和晚婚晚育化的發展,育兒與長照之間的時間間隔正在不斷縮短。在擔負「Double Care」的人群中,有4分之3的人感到相關的公共服務不盡如人意。
更多

臺式日本料理 (2)黑輪、甜不辣、味噌湯、黃菜頭日本進階米果

黑輪就是後來的超商關東煮!甜不辣可不是天婦羅。味噌湯的舊稱豆醬湯,撩人鄉愁,其多樣和普及,無法三言兩語道盡。至於配角的黃菜頭,少它不可;茶壼湯的美妙滋味,更是臺式日本料理中的風雅代表。
更多

全國戰爭罹難者追悼儀式:直接向國民明誓「不戰」開啟日本的新紀元:聚焦兩次新天皇即位齊藤勝久

天皇陛下將於2019年4月末退位,現在以「平成時代最後的…」為主題的重要活動接連不斷。基於上一次昭和到平成天皇換代時的採訪經歷,筆者將以連載形式聚焦時隔30年新的一次「日本國家與國民統一象徵」的時代變遷。
更多

(1)「昭和時代的婚姻觀念」成為巨大阻礙現代日本人的結婚現狀

日本社會為那些有結婚意願卻難以步入婚姻殿堂的男女提供各種服務設施,婚姻介紹所就是其中之一。它要求利用者繳納入會費、註冊費及月會費,以諮詢的形式為會員介紹結婚對象,從交往到結婚提供一條龍服務。本文採訪了位於東京青山的婚姻介紹所「Marry Me」的法人代表植草美幸,她曾為很多對男女提供婚姻諮詢。
更多

國外日本料理店達11萬8000家日本資訊庫

截至2017年10月,國外日本料理店為11萬7568家,與2015年實施的上一次調查相比增加了3成。究其原因,主要是訪日外國人的增加使得人們對日本料理的評價和關注度進一步提高。
更多

新宿站猶如一座大都市!日均發送旅客人數可與一些大城市人口匹敵日本資訊庫

新宿車站的5家鐵路公司單日發送旅客人數總和超過350萬人次,這個數字與日本的橫濱市的城區人口不相上下,是一個猶如一座巨大城市的大型中樞車站。
更多

日本首都圈,發生6弱以上地震的概率很高日本資訊庫

日本政府公佈的《全國地震動預測地圖》顯示,日本首都圈、東海圈和關西圈的太平洋沿岸等人口密集地帶,在未來30年內發生6弱以上地震的概率很高。
更多

日本人平均壽命記錄刷新日本資訊庫

2017年日本人男女平均壽命創下歷史新高。2017年出生的人活到90歲的機率,男性為25.8%、女性為50.2%。
更多

日本人口1.26億,宗教信徒卻有1.82億!日本資訊庫

日本政府的《宗教統計調查》資料顯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日本的宗教信徒共有1億8223萬人,不知為何,比1.26億的日本總人口竟多出40%。
更多

教你如何吃遍日本的超商——特色食品日本入門

佔據日本超商內半壁江山的便當和各種食品,可謂是超商的主打商品。最近收銀臺上都被熱呼呼的熟食小吃給佔領,超商的自家品牌商品(PB商品)也很多,稱其為現代日本飲食文化的一大代表也不為過。本篇將為您介紹一些唯超商獨有的最新「美味」。
更多

從遺憾中奮起的游泳選手,目標瞄準東京帕運——一之瀨Mei《GO Journal》身障選手訪談錄

兩年前,她被譽為里約帕運獎牌有力爭奪者。但結果卻是參加了6個游泳比賽,未能闖進任何一場決賽。「沒能發揮出自己的水準,讓我痛心疾首,後悔之極」,一之瀨Mei說。在迎接2020東京帕運的今天,她與世界的差距正在迅速縮短。
更多

教你玩轉日本的超商——提現換鈔日本入門

走在日本街頭,到處都能看到超商。日本超商三巨頭「7-Eleven」「全家便利商店」「Lawson」在日本國內共有5萬家左右的門市。很多門市都是24小時營業,銷售的便當和咖啡比肩專業餐飲店,還設有ATM機和多功能影印機等等,它們提供的各種服務,也會讓外國遊客倍感方便。本篇將為您介紹與「錢」有關的一些超商的最新設備和服務。
更多

革命的體現者——高杉晉作吉田松陰及其弟子們

吉田松陰死後,門下弟子的激烈行動,讓長州藩在政治上自取滅亡。在此混亂之中,極短時間內取得軍事上的成功,踏上討伐幕府、明治維新之路的,卻也是吉田松陰的高徒。
更多

能否「重新做人」?日本監獄的現狀與問題考問日本的刑事司法

2016年末,日本的服刑人數降到了五萬人以下。1952年以後,2006年的服刑人數最多,大約為七萬人,後來一直在不斷減少。有人指出「再犯人員多」,而實際情況究竟如何?日本的監獄面臨什麼問題?我們採訪了NPO法人「監獄人權中心」秘書長、律師田鎖麻衣子女士。
更多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