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文化在日本

日本的齋月:一位穆斯林公司職員的一天

社會 文化 生活

今年的齋月,包含有一年中白天最長的一天——夏至日,在日本每天的封齋時間長達16個小時以上。由於正值梅雨季節,總算能幸運地躲過酷暑。在日本工作的穆斯林,是如何處理好工作與作為宗教義務的封齋生活之間的平衡的呢?讓我們追訪一位穆斯林公司職員,看看他是如何度過齋月中的某一天。

阿武芝巴克爾 ABUSHIBA Bakuru

東芝公司火力水力事業部海外火力營業第一部海外營業第一擔當主務(主務,是日本企業裏職位級別的一種,介於課長以下、組長以上——譯註)。1982年出生於沙烏地阿拉伯,父親是蘇丹人,母親是埃及人。國中時代在蘇丹度過,從高中開始在埃及上學。2003年,以日語專業第1名的成績從開羅大學文學系畢業,獲日本文部科學省獎學金,2004年來到日本,在弘前大學研究所人文系社會科學研究科攻讀碩士。2008年入職東芝公司,負責火力地熱發電設備的海外營銷(東南亞地區)。2012年加入日本國籍。

阿武芝巴克爾,是已經歸化日本的埃及蘇丹混血兒。2004年,作為文部科學省獎學金獲得者來到日本攻讀碩士,碩士畢業之後,2008年進入東芝公司工作。入職之後,負責火力地熱發電設備的海外營銷。已在日本定居了12年多。他在日本度過的第1個齋月(*1),是在青森縣弘前市留學期間。當時,由於周圍沒有其他穆斯林,只能獨自一人白天封齋,晚上孤零零地吃開齋飯(齋月裏,白天把齋的人們日落之後吃的第一頓飯)。而現在,他和在日本已經度過兩次齋月的蘇丹妻子一起生活。齋月裏,忙完工作回到家,就能飽餐有故鄉味道的開齋飯,過著幸福的每一天。

白天封齋

齋月裏,阿武芝的1天,是從在禁止一切飲食的黎明到來之前,凌晨2點半左右吃封齋飯(封齋之前的進餐)開始的。做完晨禮之後,再小睡一覺,然後去上班。一路上,要在上班早高峰裏擠來擠去大約40分鐘,換乘3條線路。在伊斯蘭國家,齋月裏一般慣例會縮短工作時間或學校上課時間,以便人們能夠早點回家。可是,日本企業當然沒有這種制度。不過,由於東芝公司實行彈性上下班制,員工可根據身體狀況在一定範圍內調整上下班時間,也算是一種幸運。

與海外火力營業第一部的同事們溝通工作

封齋期間,阿武芝照常開展業務工作——參加社內外的會議,撰寫報告,與負責地區東南亞的生意夥伴舉行電話會議,有時還要出差。平時盡可能堅持不加班原則,但在必要時,也只能加班到晚上9、10點鐘。在齋月期間,基本上不加班,趕上會議延長實在無法趕回家吃開齋飯時,只能等日落之後先喝點水、果汁和椰棗來聊以充飢,回家之後再好好吃一頓。出差時,路途之中則根據伊斯蘭教規中有關「旅行」的規定停止齋戒,日後再補齋戒。在出差當地,則按照當地時間進行封齋。

(*1) ^ 「齋月」,是伊斯蘭曆法中9月的別稱。穆斯林在齋月裏,從黎明到日落之前,禁止飲食、吸煙、性行為及其他惡行等行為,即進行禁止所有生理慾望的「封齋」修行。由於伊斯蘭曆法是太陰曆,每個月根據月亮觀測狀況為29天或者30天,每年的天數比公曆少11天左右。

公司的理解和周圍同事的配合

在東芝公司,除了阿武芝之外,還有來自印尼、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的穆斯林員工。

阿武芝說,「剛進入公司的時候,公司方面跟我說『現正在準備做禮拜用的房間,還請再等一等』,我感到非常吃驚」。阿武芝半信半疑,但工作後不久,東芝公司就在濱松町總部設立了禮拜室。據阿武芝的上司長家隆次組長說,「由於公司是在全球範圍內僱用員工,所以就設法為穆斯林員工設立了禮拜室」。阿武芝目前工作的東芝公司智慧社區中心(Smart Community Center),位於川崎市,也設有禮拜室。此外,雖然公司的員工餐廳還無法提供清真食品,但也通過用插圖一目了然地標明食材等方式,想方設法讓那些有食物禁忌的人們能輕鬆選擇食品。

東芝公司智慧社區中心裏設立的禮拜室。標示了朝拜方向(朝向麥加[Mecca]的方位),備有做禮拜用的絨毯。

Energy System Solution公司火力水力事業部海外火力營業第一部海外營業第一擔當長家隆次組長

周圍同事也非常理解和配合阿武芝。負責東南亞地區的部門同事,由於平時也會遇到商業合作夥伴是穆斯林的情況,所以大致都知道「齋月」,經常會關心地問阿武芝「今年的齋月什麼時候開始」、「每天要封齋幾個小時」、「會不會很辛苦」等等問題。不過,阿武芝笑著說,面對自己提出「要不要一起嘗試一下封齋」的邀請,同事們都婉拒了。長家組長曾經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常駐8年,也有在當地封齋的體驗,到了齋月,他就會跟周圍的員工們打招呼,「阿武芝連中午飯都不吃在辦公室裏工作,所以大家盡量不要在他周圍吃喝東西」。為了讓阿武芝能趕在晚上的開齋飯之前回到家,基本上不讓他加班。這倒不是公司的指示,而是一起工作的部門同事們的關照和配合。

齋月裏的樂趣

下午5點半,阿武芝比同事們先一步踏上下班的歸途。途中去買了一些飯後喝紅茶用的薄荷,在日落前30分鐘左右到家。妻子哈迪爾夫人正在廚房裏忙碌,開齋飯已經擺滿了一大桌。在阿武芝把西裝換成舒適的傳統白袍之時,夫人已經熱好了湯,倒上了果汁,準備好了食物。

下午7點,阿武芝的智慧手機裏傳來了招呼去做日落禮拜的宣禮聲。不像在祖國那樣,每個區域都有清真寺,在哪裏都能聽到宣禮聲。因此,為了知道做禮拜的準確時間,手機裏專門的APP是不可或缺的。

圍坐在餐桌前吃開齋飯

在經過大概16個小時的封齋之後,阿武芝首先喝了一點果汁,然後吃了一顆椰棗。由於封齋期間做菜不能試吃,哈迪爾夫人非常在意飯菜的味道是否合適,當阿武芝肯定「味道正好」之後,她才笑著開始吃飯。

阿武芝說,「在弘前大學度過的4次齋月,由於周圍沒人知道封齋,只能獨自一人封齋,非常孤獨」。在青森的時候,由於聽不懂和日語專業所學的標準日語完全不同的津輕方言,一開始受到了打擊。但生平第1次看到了雪、滑雪等等,也有美好的記憶。之後,隨著入職東芝公司,阿武芝遷居到了東京。在東京有很多穆斯林同胞,封齋的艱辛減輕了,感受到了和夥伴們一起吃開齋飯的快樂。而結婚之後,「能夠在溫馨的家庭環境裏度過齋月,一點都不寂寞了」。

哈迪爾夫人說:「他平時回來比較晚,齋月期間每天能早回家,我很高興。」哈迪爾夫人笑著表示,從家庭生活優先於工作這一蘇丹人的生活習慣來說,她對阿武芝熱衷於工作還很不習慣。去年齋月,她在幾乎不懂日語的狀態下去購物,每天做完飯菜後等著丈夫回家,非常寂寞。而現在,她已經結交了很多日本朋友。由於正在上日語學校,學習上也很忙。另外,夫妻倆有時會去參加由住在東京的蘇丹人或埃及人社區舉辦的開齋飯聚餐,或者在家招待朋友,有時也會被朋友叫去聚餐。

哈迪爾夫人

即便如此,她仍然覺得,在日本要想維持齋月裏的慣常活動是很困難的。比如,在蘇丹的時候,晚上吃完開齋飯後總是和母親一起到附近的清真寺裏去做「泰拉威哈拜」(做完晚禮之後至黎明之前這段時間裏,模仿先知自行做禮拜)。但在日本,由於附近沒有清真寺,不可能每天都去清真寺,很多時候就在家裏做禮拜了。

在日語學校學習了半年時間,現在遇上了漢字這個「攔路虎」。但是,她希望通過努力學習,將來能在日本工作。哈迪爾夫人的笑臉,看來是這個家庭之所以溫馨的源泉。

將來的夢想

「阿武芝巴克爾」原名「阿布‧巴克爾」。2012年歸化日本的時候,選擇在開羅大學學日語時用過的漢字名「阿武」,加上當時所居住的地名「芝」和從公司名稱「東芝」借用的「芝」字,確定自己的日本姓為「阿武芝」。至於加入日本國籍的原因,是因為碩士畢業之後,阿武芝和普通日本學生一樣就業,在家人親戚也都久聞大名的大企業東芝公司工作,與中東地區開展商業合作。在此過程中,逐漸萌發了「這份工作將來也要繼續做下去,今後在日本定居」的想法。

站在東芝公司智慧社區中心大門前

上司評價阿武芝「日語能力比一般日本人都高」,但阿武芝自身則覺得,還要更多地理解日本的思考方法和社交方式。在日本,他同時學到了團隊合作和個人責任兩個方面,既要「提出自己的意見和想法,也尊重他人的意見和想法,最終大家一起努力得出對團隊整體有利的結論」,同時也要「不依賴他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好」。

在東芝公司希望員工積累廣泛經驗的人才培養方針下,阿武芝現在負責東南亞業務,完全不需要使用阿拉伯語。但是,將來,「如果可能的話,希望自己能作為東芝公司中東分部負責人,扮演一個把握日式工作方法和中東文化宗教之間的平衡、使兩者更加協調的角色」。

世界穆斯林人口大約為16億人。像阿武芝這樣深入理解日本社會的人才,今後在日本和伊斯蘭國家之間的商業往來和交流方面,定將發揮巨大的作用吧。

採訪·撰稿:加藤惠實、穆哈默德‧哈桑(nippon.com編輯部) 攝影:nippon.com編輯部

日本 東芝 穆斯林 齋月 封齋 開齋飯 封齋飯 做禮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