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吉田松陰及其弟子們
孕育出吉田松陰的「危機世紀」
[2018.08.10] 其它語言:日本語 | Русский |

無論是吉田松陰的行動或發言,都顯現出一種激亢的魄力,若詳細檢證當時的日本局勢,即會理解到吉田松陰的出現,勢所必然。從天明的大饑荒到西南戰爭結束為止,日本面臨著持續不斷的內憂外患,深陷於「危機世紀」之中。

注定會崩毀的世界

吉田松陰過世後,其門生以頻繁又極度激進的方式訴諸政治行動,例如暗殺、破壞、恐嚇,以及無視國家利益的損害,而以政局優先的諸多計畫,煽動非理性的排外主義,這些行事風格成為往後日本政治的惡習,許多分析都歸咎於吉田松陰的思想。已脫離明治維新直接影響的二戰後,對他的批判特別熾烈。那些分析確實沒錯,但是事物發生的背後必有其因,本篇藉由歷史背景的綜觀,試圖釐清吉田松陰所處的社會局勢。

每當回顧歷史,日本人自身的分析總是流於從內部觀點出發的評價,此時需要的是第三者冷靜客觀的視點。1862年來到日本的英國外交官、翻譯官薩道義(Ernest Mason Satow)歷經幕末、維新和明治初期,得以近距離觀察當時政治變化的表象與內幕,借用他的觀察來回顧歷史,他在回憶錄中曾如此解說。

「(自德川政權成立)經過數個世代後,德川家康時代曾立下戰功的武將和政治家的子孫,都成了愚昧的傀儡之流,同時,世襲制度的弊害同樣地影響了如法官等等家老的子孫。如此一來,所有大名的家中,流於類似蘇格蘭山地氏族的狀態,其中有決定性的權力者見識貧乏,而且常被貴族的寡頭執政者的主觀情感和個人意見所左右。」

「如此狀態下,大名能夠行使的,只不過是名目上的權力,實際上,家臣之中富有聰明才智且積極任事的人(大部分是沒有身份地位的下級武士)能夠取代大名或家老掌握行使權,要等到令人驚異的1868年革命爆發之際才得以實現。實際上支配整個藩,決定藩主的政策,向藩主進言在公開場合應該如何發言的人,就是這些武士。」

江戶灣御固繪圖。此圖顯示出1854年由培理率領的黑船艦隊二次來航時,幕府方面的防衛體制(國立公文書館藏)

「雖然已是老調重彈,總之大名之類的人根本就是無足輕重的角色。他們手上連近代立憲君主般的權力都沒有,教育方式也錯誤百出,因此知性程度往往遠低於一般水準。如此奇妙的政治體制居然得以持續不滅,終究是因為日本完全孤立隔絕於各國之外的緣故。當歐洲新思想的風潮襲來時,此體制就會像從石棺中取出的木乃伊一般,粉碎破滅殆盡。」(薩道義著,坂田精一譯『一外交官の見た明治維新』,中譯本書名『明治維新親歷記』)

各位覺得如何?他的描述和日本人所描繪的江戶時期及幕末風景大不相同,而且和現在的某個國家簡直是一模一樣。將這裡所提到的「大名」替換成「德川幕藩體制」或是「作為支配階層的武士層」也無不可。這正是吉田松陰所擔憂的,也是當時日本的實際狀態,徹底擊潰摧毀了他。

順帶一提,薩道義的這本著作1921年在倫敦發行,但直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為止,日本國內都列為禁書。1938年文部省的維新資料編纂事務局以非賣品圖書的方式,開始擷取翻譯出版。其中少數的複印本發送給一部分的研究者,但「擔心被公開的部分,則全數遭到刪除。」

  • [2018.08.10]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